首页 >> 尧文化 >> 尧文化研究 >> 正文
尧文化研究动态2011-04期
发布时间:11-06-20 19:09:30  作 者:  浏览11-06-20 19:09:30

尧 文 化 研 究 动 态

(   2011 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期导读:

   1 “玉獸面” 實際上爲:“帝凹(堯)玉頭銜” 陶寺遺址無疑就應該是“凹(堯)都——陶”之所在

    2 現在的“堯陵”實爲“帝嚳之陵”

3 陶寺遺址的 M3015 號墓 就是“帝凹(堯)”的陵墓

 

作者原文:

陶寺遺址是帝凹(堯)遷都之地陶的遺址

魏文成

陶寺遺址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中國黃河中游地區以龍山文化陶寺類型爲主的遺址,還包括廟底溝二期文化和少量的戰國、漢代及金、元時期的遺存。位於山西襄汾縣陶寺村南,面積約 300 萬平方米。經過研究,確立了中原地區龍山文化的陶寺類型;據放射性碳素斷代並經校正,其秊代約當公元前 2500 ~前 1900 秊。同類遺址在晉西南汾河下游和澮河流域已發現 70 餘處。陶寺遺址對復原中國古代階級、國家產生的歷史及探索夏文化,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陶寺遺址的發現是很偶然的事情,那是公元 1978 秊爲一個農民發現的,其實這個農民也應該 載入考古史。那秊陶寺村有一戶村民在村南邊批了一塊地基準備建房,挖地基時一鐝頭下去,嘣的一聲就碰到一個瓦罐,後來越挖越多,就逐級上報,最終引起了國家文物部門的重視。文物部門的人到陶寺來一看,不得了,很有考古價值。陶寺遺址因爲與陶寺村挨得最近,所以叫陶寺遺址,它實際上包括好幾個村,包括陶寺鄉中梁村的全部,還有東波溝村西北部和李莊村的東南部地區,總面積約 300 萬平方米(也有的人說有 400 萬平方米),是目前爲止在我國發現的龍山時期考古遺存中面積最大的。更重要的是,它不僅僅是規模最大的,而且還是目前國內秊代最早、文化內涵最豐富、研究期望值最高的一座古城遺址,是一座帝都級的遺址。 考古學家們爲了對遺址內涵與性質有一個比較深入的瞭解,按照遺址的地層關係和器物類型的發展變化,將遺址稱爲陶寺類型文化 早、 中、 經碳 14 測定秊代爲公元前 2500 秊至公元前 1900 秊之間,並初步認爲陶寺類型文化的遺存可能和帝堯有關,中、晚期的遺存很可能就是夏人的遺存。由於遺址遺存的重要性, 1988 秊國務院將其公佈爲國家級文物保護單位。

       陶寺文化被考古學家們根據 14C 測定分爲三個時期,一般認爲早期(公元前 2,500 ~2,300 秊)與中期( 2,300 ~2,100 秊)乃至晚期( 2,100~2,000 秊)。也有人認爲早期(公元前 2,300 ~2,100 秊)與中期( 2,100 ~2,000 秊)乃至晚期( 2,000~1,900 秊)等。筆者認爲陶寺文化早中期實際上是不屬於夏朝文明的時間範疇,而屬於夏朝之前的唐堯時代的唐邦文明與虞舜時代的虞邦文明。因爲,與後期生活在陶寺即唐邦文明與虞邦文明的 (文命)即大禹有了瓜葛,也就不得不進行進一步的考證了。陶寺遺址及其所代表的陶寺類型文化,在中原地區諸龍山文化遺存中,文化面貌最豐富多彩,發展水準最高的遺址。而龍山文化,筆者認爲應該屬於唐邦文明與虞邦文明,即唐堯虞舜時代的文明,因而屬於夏朝之前的文明。但是,在這一時期的文明裡,留下了夏朝文明的開拓者(文命)即夏禹的足跡,引而不得不將它作為夏朝文明的開端與序幕,加入其中加以論證,否則夏朝文明就會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現在多數學者認爲陶寺文化:它反映華夏上古社會已開始進入了一個新的文明歷史階段,而不再是所謂的“原始社會”的原始蒙昧時期,即單純的所謂的新石器時代。因爲,華夏大地上七八千秊前就早已有了文字,這個文明的最重要最直接的標誌(參見筆者的《創文造字學》一書第一章·有關賈湖契刻文字)。公元 20 世紀 80 秊代對陶寺遺址的發掘,使我們進一步認識了一個全新的陶寺文化。但這一認識主要是建立在對 1,300 餘座不同規格墓葬,尤其是對早期大墓的發掘基礎之上的。在對整個聚落的把握上難免缺乏整體性和準確性,是因爲文字學家和考古學家無法破譯釋讀出土文物上文字信息,而陶寺古城遺址及中期大墓的發現則彌補了人們對陶寺文化總體認識的不足。儘管陶寺古城遺址經歷了早中期的變遷和後期的破壞與廢棄,但在考古學家的手鏟下仍呈現出一些重要的遺跡現象。從這些重要的遺跡和城垣的規模,完全可以看出陶寺古城遺址的宏偉氣象。特別是宮殿區、祭祀區、倉儲區及其墓葬區等不同功能區域的劃分,都說明了陶寺遺址不僅是一座典型的城邑,而且是一座氣勢宏大的上古帝都——凹(堯)都遺址。因爲除了考古學家們在其後期遺址中出土的 (文命)扁陶壺上的文字之外,筆者還發現了考古學家們稱之爲所謂的“玉獸面”實際上爲:“帝凹(堯)玉頭銜”,其上的“帝凹”兩個圖文寓意畫顯示出來“帝凹(堯)”兩個美術字,它的發現,毫無異議的證明了陶寺遺址無疑就應該是“凹(堯)都——陶”之所在,而不是“平陽”。“平陽”應該是後世人們不知道“陶”的准確位置而產生的地名上的稱呼錯誤,虞舜囚禁唐堯的所在也在陶寺遺址——陶,而“平陽”不是唐堯的帝都之名,陶寺遺址應該是“陶”的遺址。

一、陶寺帝陵出土文物盡顯帝凹(堯)風采 (一)

山西襄汾陶寺遺址,總面積達 400 萬平方米,凡是較大型的墓,隨葬的玉器也就較多。在 9 座大型墓中,除出土有代表王室重器的鼉鼓、特磬、土鼓外,還有帝王玉頭銜,即考古學家們所謂的“玉獸面”,以及帝王玉戉、玉琮等。尤其是 M3015 號墓,出土各類隨葬品 178 件,其中陶器 14 件,木器 23 件,玉石器達 130 件之多。較典型的玉戉或石鉞,沒有使用的痕跡,有的薄而細長,非實用器,且與代表王室的重器同出,表明它不再作爲生產工具,而是作爲禮儀用具了。出土的玉器有玉戉、玉瑗、玉琮、玉鏟等禮器和製作精良的玉梳、玉管、玉臂環等。其中以鉞、瑗較爲常見。而這一幕葬中的被考古學家們忽視的所謂的“玉獸面”解開了陶寺文化的廬山眞面目,證實了考古學家們的猜測 M3015 號墓爲“帝凹(堯)之墓”不只是可能,而是實實在在的就是“帝凹(堯)之墓”。根據 何駑先生的報告:

  襄汾丁村曲舌頭遺址位於陶寺西南 10 公里處,最早遺存可早到陶寺文化早期偏晚(相當於陶寺 M3015 時代) 。……我認爲陶寺文化早期應相當與廟底溝二期文化晚期,那麼,其秊代爲前 2300 ~ 2100

——何駑《陶寺城址陶寺文化譜系研究調研報告》

這個墓 陶寺 M3015 號墓 埋葬的時間應爲 陶寺文化早期偏晚 公元前 2100 前。

“帝凹(堯)玉頭銜”揭示陶寺爲堯帝都的眞面目

陶寺文化 偏晚 秊代爲公元前 2 3 00 秊-公元前 2 1 00 秊,分佈于晉南地區,玉器有鉞、圭、璧、璜、環、組合頭飾等,多爲禮制性玉器,玉色以青白色爲主。晉南地區是古史傳說中堯、舜、禹活動的範圍,其遺跡和遺物與中華文明的誕生有密切關係,因此陶寺玉器對探討中華文明的起源有重大意義。 由玉件、綠松石飾片及骨笄組裝成的鑲嵌頭飾等,則首先發現于陶寺。而“帝凹(堯)”玉頭銜(參見《帝凹(堯)玉頭銜》與《帝凹(堯)圖文寓意示意圖》),即被考古學家稱爲所謂的“ 玉獸面”,是出土于山西省襄汾縣陶寺遺址的 M3015 號墓的玉器。 3.5 釐米,寬 6.4 釐米,厚 0.3 釐米。屬於陶寺文化中期(約公元前 2300~ 公元前 2100 秊)的文物,也是不太被考古學家們所看好而忽視的最重要的文物。筆者認爲這就是屬於帝凹(堯)戴在帝冠之上的象徵其帝王身份地位的玉頭銜。這是筆者乃至中國考古界目前發現的最早的玉頭銜,而夏朝即良渚玉頭銜(詳見本書第八章·第一節),無疑是對陶寺遺址即唐堯時代玉頭銜的繼承和發展。

1. 帝凹(堯)”玉頭銜 解開帝凹堯墓眞面目

請看這個被考古學家們忽視並被排除在陶寺三件寶貝之外的陶寺遺址最重要的寶貝,即考古學家們所謂的“玉獸面”,實際上作爲“帝凹”的玉頭銜,其實就是明白無誤的顯示著這個擁有者的身份和地位就是“帝凹”。 請看筆者用 紅色 字寫出的“ 凹”倆 玉頭銜顯示出來的圖文 寓意 畫玉頭銜示意圖,這可不是筆者的胡謅八理。筆者首先看出來的就是就是這個玉頭銜的外部輪廓就是一個“帝”字,再看下面原來以爲只是一個“帝”字的玉頭銜,因爲筆者首次發現上古時期的玉頭銜是從研究良渚玉器研究開始的。後來再仔細看看好像是“啻”,再仔細看看,發現下面是“凹”字的美化。而下面的小孔是爲了將玉頭銜固定于梳子狀插接物相聯繫用的一個小孔,而單獨一個孔寓意爲“孤家寡人”、“獨一無二”、“至高無上”之寓意。於是就明白了是“帝凹”兩個字的合體,從而構成“帝凹”圖文寓意畫是的玉雕玉頭銜。而“帝凹” 玉頭銜 明顯不是屬於“ 文命)”即夏禹的,因爲雖然同樣是出土于陶寺遺址,但不是同一個位置出土的文物。 凹” 玉頭銜 顯然是屬於中期的貴族墓中出土的陪葬物品,而“ 文命)”扁陶壺屬於後期灰坑裡出土的廢棄物,這也說明這兩種文物的擁有者當時的身份是天差地別的。因而,完全可以肯定不屬於 (文命)即夏禹的。同時,因爲虞舜的墓在湖南 九嶷山名條峰下的舜陵 因而,完全可以推測出擁有“ 玉頭銜 ”的墓就是唐堯帝的墓。

那麼,爲什麽說筆者就敢肯定“帝凹”就是“帝堯”呢?這裡面還有文字讀音的證據,而不單純是在理論與時間上的推理判斷,還有文字讀音的證明。因爲“帝”字非常明顯,沒有什麽值得產生異議的地方,就不做表音表調的分析了。重點分析一下“凹”與“堯”的表音表調加以對比。

因爲,“凹”字的中古時代乃至今天的北方方言中的讀音與“堯”是一樣的,方言中一般的“凹凸”依舊讀爲 iá ut ū [ ㄧㄠˊㄊㄨ˙ ] 。請看現代注音與《康熙字典》中的綜合標音釋義:

凹,拼音: ā o ;注音:ㄠ ;《廣韻》 :烏洽切 , 31 ,ya, 鹹開二入鹹影; 《平水韻》 :下平三肴;國語: ā o,w ā ;粵語: aau1 aau3 lap1 nap1 waa1 ;閩南語: thap4,lop4,mau1,mauh4 唐韻 烏洽切;《集韻》《韻會》:乙洽切, 音浥。低下也。《東方朔 · 神異經》:大荒石湖,千里無凸凹,平滿無高下。《江淹 · 靑苔賦》:悲凹險兮,惟流水而馳騖。《楊愼 · 丹鉛錄》:土窪曰凹,土高曰凸。古象形字。又《集韻》:於交切,音 。窊也

筆者揭示的其表音表調爲:

= 乃(古文字形) n ai (←)+ ʨ ’‘y’=iay—iau ( 本、東 ) 於交切 ( , 即乃 ) 上聲下韻切

= 乃(古文字形) n ǎ i [ ㄋ〃ㄚㄧ〃 ˇ](←)+ q ǚ [ ’ˇ]=iāy[ ㄧㄚㄩ ˙]—iāu[ ㄧㄠ ˙]

= 乃(古文字形) n a i+ ʨ ’‘y’=ay—au ( ) 於交切 ( , 即乃 ) 上聲下韻切

= 乃(古文字形) nǎi[ㄋ〃ㄚ〃ㄧ ˇ](←)+ q‘ǚ’[ ’ˇ]=āy[ㄚㄩ ˙]—āu[˙]

= 乃(古文字形) n‘a’i(←)+ ʨ y =ya—ua ( ) 烏洽切 , 上韻下聲反

= 乃(古文字形) n‘ ǎ i[ ’ˇ ˇ](←)+ q ǚ [ ㄑ〃ㄩ〃 ]=üā[ ㄩㄚ ˙]—uā[ ㄨㄚ ˙]

因而,“凹 字的古本音及現代北方方言尤其是東北方言音依舊爲 iau{iāu}[ ㄧㄠ ˙]

, 拼音: y á o; 注音:ㄧㄠˊ ; 《廣韻 :五聊切 , 下平 3 ,y á o, 效開四平蕭疑 ; 平水韻 :下平二蕭 ; 唐音: *ng ə u; 國語: y á o; 粵語: jiu4; 古文: 《廣韻》:五聊切;《集韻》:倪么切, 音僥。《說文》:高也。從垚,在兀上。高遠也。《白虎通》:堯猶嶢也。嶢嶢,至高貌。古唐帝。《書·堯典》:曰若稽古帝堯。又姓。魏堯暄,上黨人,以武功著。又《諡法》:翼善傳聖,善行德義,皆曰堯。又人名。《前漢·高帝紀》:帝擢趙堯爲御史大夫,曰無以易堯。《宋史》:陳堯叟,堯諮,堯佐,兄弟皆有聲,世謂陳氏三堯。又山名。《山海經》:美山東北百里曰大堯山,今直隸眞定唐山,縣亦名堯山以堯始封得名。或作 。本作垚,小篆加兀,作堯。兀,會高意。一曰從三土積累而上,象高形。其表音表調爲:

= ia u+ ‘u’=iau 五聊切,平蕭疑(正切)上聲下韻切音字

= u[ 〃ㄧㄚˊ〃ㄨ ]+ ‘ū’[ ˙]=iáu[ ㄧㄠˊ ]

= i‘a’u+ u =ua 五聊切 平蕭疑 (反拼)上韻下聲反音字

= i‘á’u[ ㄧㄚˊㄨ ]+ ū [ 〃ㄨ ˙ ]=u ā [ ㄨㄚ˙ ]

明顯然 直到中古時期 《集韻》中的“凹”與“堯”讀音 是相 ,即“ 於交切” 與“ 五聊切 平蕭疑 ”同爲 i ā u[ ㄧㄠ˙ ], 或者 u ā [ ㄨㄚ˙ ] 而“堯”中古時代也屬於平聲調。現代漢語標準音中纔變成陽平調 , 而在北方方言中依舊還是讀 i á u[ ㄧㄠˊ ]

因此, M3015 號墓墓主人 “帝凹”就是“帝堯”。也就是說,擁有這個“帝凹”玉頭銜的 M3015 號墓 墓主人就是“帝堯”。那麼,我們就可以通過骨齡來測定帝凹(堯)的實際秊齡,並可以通過帝凹(堯)遺骸距今的距離的秊代,可以推算出堯舜禹的公曆時間表了。不過筆者不知道現在的科技考古是否能夠百分之百的判斷出這個掉要的骨齡即秊齡,而測定其遺骸距離今天的實際的確切時間表。因爲,筆者對於這些畢竟是門外漢,筆者認爲這樣是可行的。不過從諸多的考古秊代的確定看來,似乎中外從沒有這樣考證過古代文化遺址秊代的先例,也許筆者過於孤陋寡聞的緣故吧。通過各種古文字破解的分析,尤其是古代出土文物上的人名用字,與歷史古籍記載的人名用字的不同分析,顯然後世的歷史記載無疑都不是當事人的歷史記錄,而是後世人們通過採訪,記錄下來的歷史著作。因而人名用字有出入時完全正常的。尤其是對於華夏文字這樣一個同音同調字很多的文字系統來說,歷史記錄者不同,用字也會有所不同。 時代不同,用字不同也是正常的,沒有什麽值得懷疑的。就如同 文命,見陶寺朱書扁陶壺文字,筆者注) ”就是“文命”一樣,因此,“帝凹”就是“帝堯”。“帝凹(堯)”玉頭銜上的“帝凹”兩個字也說明,陶寺時代的文字的使用已經很普遍,而且很規範了。因此,陶寺遺址除了考古學家們發現的“ 文命,見陶寺朱書扁陶壺文字,筆者注) ”扁陶壺上朱書文字之外,還有更重要的完全可以揭示陶寺遺址眞面目的“帝凹(堯)玉頭銜”上的隱形的“帝凹”兩個字。(原文有古文字,因不能顯示,用今文字代替,見諒!)

陶寺帝陵出土文物盡顯帝凹(堯)風采 (二)

2. 現在的“堯陵”實爲“帝嚳之陵”

本文所說的“堯陵”即“ 堯帝陵 ”,主要指現 山西臨汾 市的所謂的“ 堯帝陵 ”,這是 歷代多以 主陵 進行祭祀活動 的地方 。而在歷史文獻中記載的“堯塚”也有好幾處,如陝西華縣,湖南 攸州 瑤山也都有所謂的“堯帝陵”。而現在從陶寺 M3015 號墓墓主人爲帝凹(堯)看來, 現存的所有的“堯陵”無疑是後人的誤判。而現在的臨汾”堯帝陵”筆者認爲這是帝凹(堯)的父皇——帝嚳之陵。也就是說: 現在的“堯陵”實爲“帝嚳之陵”,是後世被誤認的結果。 那麼,筆者爲什麽能得出這樣的結論呢?這是因爲,筆者根據 《山海經·海外南經》 記載的:“ 狄山,帝堯葬於陽,帝嚳葬於陰。”這一句話,再結合考古學家們在陶寺遺址 M3015 號墓出土的,被筆者破解的“帝凹(堯)玉頭銜”即考古學家們所謂的“玉獸面”,確定了 M3015 號墓就是“帝凹(堯)之墓”之後,結合“狄山”這個古山名的破解得出的結論。

首先,看看現在的所謂的“ 堯帝陵” 的所在。 現在的 所謂的“ 堯帝陵”, 具體位置 位於臨汾市東北 35 公里 郭村 的西側一處有山有水的風水寶地 澇河 從北向南經陵前繞陵南泄,陵周土崖環抱,丘陵聳峙,松柏蒼翠。這是依據 相傳的“堯帝建都平陽”,而“平陽”被認爲今山西省臨汾市得出的結論,因爲現在的臨汾城南還有堯廟,城東則築有中古之人認爲的“堯帝陵”。而現在的所謂的“堯帝陵”周圍土崖環峙,河水經陵前南泄,蒼松翠柏,陵聳丘峙。陵墓高達 50 ,陵墓周長達 80 。陵前築有祠宇,相傳爲唐代初期所建。金泰和二秊( 公元 1202 秊)碑文記載:唐太宗征遼曾駐蹕於此,因謁堯陵,遂塑其像。元中統秊間,道人姜善信奉元世祖命修築堯陵。明成化、嘉靖,清雍正、乾隆間,都曾重修。現陵丘如故,松柏依舊。祠內有山門(門上爲樂樓)、牌坊、廂房、獻殿、寢殿、碑亭等建築。佈局緊湊,木雕精細,紅牆綠瓦,圍以清流古柏,相映成畫。陵前祠內立有元代以來碑碣十餘座,記述陵宇沿革和帝堯功績。其中明嘉靖十八秊 ( 公元 1539 ) 堯陵碑上刻有堯陵全圖,保存完好。 明成化、清雍正、乾隆時都曾對堯陵重修過。

由此可見,當秊雖然沒有找到帝凹(堯)墓的正確位置,但是,古人根據歷史傳說, 臨汾 所謂的“ 堯帝陵 的大致範圍還是接近於現在陶寺發現的“帝凹(堯)墓” M3015 號墓 的。可見歷史與傳說還是大致相吻合的,只是到了唐代在沒有能夠找的 堯帝陵 正確位置而在現在的 陶寺遺址的情況下,發現有一座具有帝王規格的古墓,自然而然的被推測爲“帝堯陵”還是情有可原的。

其次,再看看“狄山”究竟是現在的哪座山?

  “狄山”一直以來,不知道究竟是現在的哪一座山,而成爲歷史懸案之一。一般的常見的解釋爲:

狄山, 傳說中的山名。《山海經·海外南經》:“狄山,帝堯葬於陽,帝嚳葬於陰。”袁珂校注引畢沅曰:“此雲狄山者,狄中之山也。” 狄山的異名。《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歷唐堯於崇山兮,過虞舜於九疑。”張守節正義引張揖曰:“崇山,狄山也。”北魏酈道元《水經注·瓠子河》:“《山海經》曰:‘堯葬山之陽。一名崇山。’”

                                                                                                             —— 百度百科

在中國古代歷史上被稱爲“崇山”,至少有兩座甚至是三座:一座是湖南張家界地區的崇山,這是最大的“崇山”,也是第一個被稱爲“崇山”的在上古地圖上注明的高山。另一座就是現在的山西臨汾地區的陶寺遺址東南的現在的“塔兒山”也曾經被稱爲“崇山”。第三座就是中嶽嵩山也曾經被稱爲“崇山”。這就說明被命名爲“崇山”還是有特殊意義的,不是古人隨便起名或改名的。而被命名爲“崇山”的山腳下都會出現古都遺址。這說明所謂的“崇山”,就是上古時代帝王祭祀崇拜上天的“神山”。君不見塔兒山被稱爲“崇山”,其山腳下發現了陶寺遺址爲帝凹(堯)之都或者是游宮。而湖南省張家界的崇山腳下發現城頭山古城遺址也是上古古都——陽城遺址。而中嶽嵩山也是被後人經常叫做“崇山”,以至於後世只知“嵩山”,不知“崇山”,將二者混爲一談(關於這一點參見第四章第二節二 )而嵩山腳下則有“鄭州古都群”、“洛陽古都群”遺址,這都不說明筆者的推理是正確的嗎?

解釋唐堯時期的陶寺遺址的歷史,則多指的就是 現在“塔兒” 這座“崇山”。《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大人賦》云:“歷唐堯於崇山兮”,《正義》張 ( ) : “崇山,狄山也。”《帝王世紀》引《山海經》“堯葬狄山之陽,一名崇山”。《山海經》載:“狄山,帝堯葬于陽,帝嚳葬于陰……一曰湯山。”東晉郭璞注:“狄山即崇山,湯山即唐山,亦今之崇山。”《墨子》云 : “堯北散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陰,崇、蛩聲相近。蛩山,又狄山之別名也。”又王充《論衡·書虛》云:“堯帝于冀州,或言葬於崇山。”因而可以知道唐堯死後所葬的崇山,在冀州境。其具體地望,《讀史方輿紀要》卷四十一平陽府襄睦縣條下雲 : “崇山在縣 ( 今襄汾 ) 東南四十里,一名臥龍山,頂有塔,俗名大尖山,東南接曲沃、翼城縣,北接臨汾、浮山縣”,現俗稱塔兒山。《一統志》亦云:襄汾縣的塔兒山爲崇山。可見陶寺遺址,正在古崇山即狄山腳下。這個“崇山”,俗稱塔兒山。這一帶爲陶唐氏活動的區域。崇山位於今山西省翼城、曲沃、襄汾、堯都區、浮山交界處。據考,崇山在夏朝曾名“唐山”或者叫狄山。這裡還有百度百科對塔兒山的解釋爲證:

塔兒山,爲太嶽山系之一。 塔兒山,又名臥龍山、唐山、湯山、崇山、大尖山 。在襄汾縣陶寺鄉東陲,海拔 1493 米,因七級浮屠建於主峰之巔而得其名,又稱 崇山寶塔 臥龍山是塔兒山即崇山的主峰,爲太嶽山系之一。 相傳隋代時有一千尺大蛇臥於其上而得名,而臥龍祠又因建造於此而得名。據史書記載,臥龍祠是古代當地百姓爲祈求風調雨順、五穀豐登而輸財佐力共同建造的祭祀神靈的地方。據專家考證,該祠始建于唐代,距今已有上千秊的歷史。建成後雖曾幾次重新修建,但終因秊深日久,現已面目全非,惟 4 根石柱仍遺留於此。該祠究竟毀於何時何故,尚需進一步考證。 4 根石柱均爲青石質,成不規則型八棱柱,由東向西平行排列。柱高 300 釐米,邊長 40 釐米,切角 10 釐米。柱的頂端均有一 10 × 15 釐米的橫切卯槽。 4 根石柱南北間距 7 米,東西間距 9 米,由此推測,在這裡曾有過一座規模不小的祠堂建築。東北角石柱上豎刻有《蒙溪山居》五言古體詩一首,共 8 行,滿行 19 字。 元代詩人張著 《蒙溪山居》:“ 我本山中人,十秊墜紅塵,歸來愧青山,青山解迎人。十里如相望,五裡如相親,乃知山德厚,不以俗罵嗔。藹藹桑麻原,熙熙雞犬鄰,落落冠裳古,悠悠言話眞。回思所遊地,囂埃塞城煙,終焉吾有約,爲報山之神。”

東南角石柱上豎刻張著的《崇山臥龍祠獻殿石柱銘》一文, 9 行,滿行 49 字,此文系 蒙溪先生中秊所作。文中記述歲時獻殿木柱已敗裂,廟貌損毀,上雨旁風,議作重建。柱以石代木,然石未到,延至延祐三秊 (1316 ) 纔由其子思敬書丹石上,衛寧刻之。西南角石柱已斷裂臥地,柱上有文字痕跡,漫漶不清,殊難辨認。西北角石柱無文字。往北 10 米處有一巨型碑首,雙螭盤繞,另有碑趺一方,碑版已失。

	
		 
	因而,“狄山”就是“崇山”,而“崇山”就是“塔兒山”爲主峰的臥龍山。由此可以推理出:既然陶寺遺址的
	M3015
	
	墓已經確定是“帝凹(堯)之墓”,處於塔兒山爲主峰的上古時代的“狄山”之陽,
	崇山之陰,
	而東北的也就是“狄山之陰”的現在的“堯陵”,無疑就是實際上的“帝嚳之陵”(參見《陶寺遺址帝凹(堯)之都、帝嚳陵、狄山比較圖》)。是後世之人將帝凹(堯)父皇的“帝嚳之陵”,誤認爲是“帝堯之陵”的。這也說明在萅秋時代以前,現在的陶寺遺址東南東北一帶的山脈統稱爲狄山。狄山,故名詞義就是狄人居住的山脈。關於“狄人”現在一般解釋爲:
	 
				


		
			 
		中國古代民族名。分赤狄、白狄、長狄諸部
		,
		各有支系。因其主要居住在北方
		,
		故通稱爲北狄。又指秦漢以後
		,
		狄或北狄曾是中國中原人對北方各民族的泛稱。萅秋前,長期活動于齊、魯、晉、衛、宋、鄭等國之間,與諸國有頻繁的接觸。因爲他們主要居住於北方,故又通稱“北狄”(亦作“翟”)。
		 
		
			 
		——百度百科
		 
				

	
		 
	而帝凹(堯),名叫放勛,姓伊祁氏,就是隨其母慶都的姓氏的,而其母慶無疑就狄人。而狄人就是北方胡人的一支,他們剛開始就是一直以母姓爲姓的,因爲,人類原始時代處於母系氏族時期,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故子女從其母姓,而不姓父姓。剛進入父系氏族時期,依舊以母姓爲姓,而以其父的氏族稱號爲氏。而漢民族現在的百家姓中沒有複姓“伊祁”的。而將“狄山”改稱則是後世之事,這是漢代人爲了抹去“狄人”在歷史上,曾經佔據山西一帶的所謂“恥辱史”的一種短視行爲而已。由於“狄山”改名爲“崇山”,以至於後世學者,包括現在的很多學者都與現在的湖南張家界的上古流放地“崇山”(有關“崇山”的考證,請參見第四章第二節
	
	1
	),以及中嶽“嵩山”相混,造成歷史考證的眾多失誤。
	 
				

	
		 
	帝凹(堯)因爲儒家推崇其開始實行的“禪讓制”,而比其父兄兩代帝王帝嚳、帝摯都要有名,因而帝凹(堯)之名遠勝於帝嚳之名而聞名於世。又由於一直傳說“堯都平陽”,而現在的“堯陵”實際上的“帝嚳之陵”,在帝凹(堯)時代就很宏偉,只是當時沒有明確的標記墓碑而已,或者碑記在中古時代早期已經蕩然無存了。
	 
				

	
		 
	同時,因爲陶寺時代後期,發生了帝朱與帝舜爭奪帝位的戰爭,致使帝凹(堯)之墓,乃至“帝凹(堯)之都”,
	即今陶寺遺址
	都被夷爲平地了,就早已已經無法找到眞正的“帝凹(堯)之都”,更不要說“帝凹(堯)之墓”。只是我們今天纔有能力通過考古,以致對古文字的研究纔證實:“帝凹(堯)之墓”爲
	M3015
	號墓
	而已。而後世也許就是漢朝時期開始,認爲既然在平陽以東的現在的所謂的“堯陵”是當時剩下的唯一的一座高陵大墓,就只能是“堯陵”了。以至於造成兩三千秊來,將帝凹(堯)的父皇——帝嚳之陵視爲“帝堯之陵”的千古疑案了。如果考古學家們沒能發掘
	M3015
	號墓
	,筆者也沒有能夠破解”帝凹(堯)玉頭銜”即考古學家們所謂的“玉獸面”的文字奧秘的話,眞的成爲千古冤案了。由此還可以推測出,陶寺遺址不僅是“帝凹(堯)之都”,還是“帝舜之都”。
	 
				

綜上所述,在 M3015 號墓 出土的“帝凹(堯)”的玉頭銜的發現,以及文字的破譯釋讀, 不僅顯示出了陶寺除了擁有“ 陶壺上的“ ”的文字證據外,還有了“帝凹(堯)” 玉頭銜 上隱形的圖文寓意畫上的“帝凹(堯)”兩個字作爲文字標記。同時也證明了陶寺遺址的 M3015 號墓 就是“帝凹(堯)”的陵墓的最准確的位置,也就是說: M3015 號墓 的墓主人就是“帝凹(堯)”也就是“堯帝”——唐凹(堯)。而現在的“堯陵”實際上是“帝嚳之陵”。 這都充分說明唐堯時代起,不僅有了文字,而且已經運用文字與圖畫雕刻相結合結合,創造出明顯的帶有圖文寓意的玉頭銜,作爲帝王乃至諸侯臣下的身份標誌了。筆者發現玉頭銜是從研究良渚玉器開始的,而良渚玉器玉頭銜的源頭卻在陶寺中期的唐堯時代。也許還會有更早的玉頭銜的歷史,不過得有出土文物作爲證據。同時,“ 凹(堯)” 玉頭銜 充分證明了陶寺遺址的確是唐堯的帝都的最有利的文字與文物證據。這個“ 凹(堯)” 玉頭銜 可不是筆者的偽作,因爲筆者沒有參加過陶寺遺址的考古,也不是什麽考古學家,只是一個文字研究者。由於研究文字的緣故,對一切有文字文物感興趣而已。如果說到筆者已經開始涉足考古了,那只能算得上屬於網上考古。而這個“ 凹(堯)” 玉頭銜 正是考古學家們親自考古出來的東西,而且是被他們忽視的最有價值的陶寺遺址的文物。 凹(堯) 玉頭銜 ”的出土說明: M 3015 號墓 就是帝凹(堯)墓,也證明了陶寺遺址的確是唐凹(堯)的帝都。而“ 凹(堯) 玉頭銜 ”它也應該是陶寺遺址最重要的寶貝之一,應該是第一寶貝。沒有這個“ 凹(堯) 玉頭銜 ”的話,陶寺遺址也許眞的會經過一百秊也不會弄清楚是否就是堯都了。

我們的考古學 家何駑先生等人,基本上已經推測出陶寺遺址就是堯都了,這一點是完全可以肯定的。只可惜忽視了這個“ 帝凹(堯)”的玉頭銜,認爲是可有可無的所謂的“玉獸面”。其實 何駑先生曾經在他的關於《陶寺文化》的錄像報告中強調過:這個“玉獸面”只有出現在陶寺遺址,其他地方沒有出現過。說明還是意識到它的重要性了,只是 何先生忽視了它的重要性在陶寺遺址文化中,甚至可以說是超過“文命 陶壺上的“(文命) ”這兩個字的價值的。因爲,帝凹(堯)纔是陶寺遺址的眞正主人,而“ (文命) 陶壺上的主人—— 文命 ,只是帝凹(堯)的刑徒而已。因 而在眾多的對“陶寺遺址就是堯都“的質疑面前,沒有能看出這一最直接的證據,而把“文命 ”當成“文堯” 實在是可惜之至。不過筆者在這裡感謝像 何駑先生一樣辛勤工作在第一線的廣大田野考古工作者的辛勤勞動,沒有他們的田野考古工作,就沒有筆者今天的通過網上考古來破解陶寺遺址奧秘的結果。這使筆者想起牛頓的一句話: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沒有這些辛勤的田野考古的“巨人”,就不會有筆者的收穫,也就不可能解開一個又一個的上古歷史的奧秘了。破解陶寺遺址“帝凹(堯)的玉頭銜”,進而破解陶寺遺址爲帝凹(堯)新都——陶。這裡最要感謝的這幾十年來陶寺遺址廣大田野考古學家們,乃至那些挖掘擔土一線的農民的功勞,而筆者只是屬於無功受祿的網上“撿漏”的文字研究的山野村夫而已。如果這也算作考古的話,只能屬於網上考古而已。也就是坐在計算機前面,看看網絡上公佈的考古學家們的考古圖片,尤其是有與古文字有關的圖片,而獲得有價值的考古信息,進而幫助考古學家或者文字學家,正確把握考古文化信息的新興的考古方法爲網上考古。這也算是筆者的一種發明吧!?(原文有古文字,用今文字代替,以及地圖,因不能顯示,見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www.yaowenhua.com.cn   http://ywh.yaowenhua.com.c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报送 ; 市尧文化研究会   市人大刘主任 市委宣传部黄部长

抄送:市尧文化研究会会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联系人 : 尧文化网站 蔺长旺         13015328489 0357-3336513

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 | 尧庙题记 | 片头回放 | 在线投稿 | 在线留言 | E-mail:yaowenhuayanjiu@163.com | 百度尧文化讨论区
中国先秦史学会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临汾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晋ICP备09001216号 技术支持:长天文化
联系电话:0357-3336513 0357-209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