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尧文化 >> 尧山论剑 >> 正文
论陶寺文化发展过程中的异变
发布时间:10-04-21 16:36:23  作 者:盛世收藏  浏览10-04-21 16:36:23

陶寺文化是一支分布于晋南地区的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因1978年山西襄汾县陶寺遗址的发掘[①]而得名。30多年来,有关陶寺文化的重大发现接连不断,学界就陶寺文化的特征、分期、年代、性质、族属等问题展开深入研讨,成果丰硕。在研究过程中,多数学者认为陶寺文化可分为早、中、晚三期[②],对三期之间总体上有着连续发展序列的特征给予充分的肯定,但对陶寺文化不同阶段的差异性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而实际上,陶寺文化早、中、晚三期发生异变的现象是十分明显的。

一方面,陶寺文化中期与早期之间发生了异变。

 在分布范围上,陶寺文化早期的分布范围较小,主要局限在陶寺一带,而陶寺遗址是整个陶寺文化中最早的遗存;只是到了陶寺文化早期偏晚或早、中期之际以后,陶寺文化才开始向陶寺城址周围的临汾盆地辐射,并逐渐出现了城乡分化[③]。

在文化特征上,早期陶器的制法以手制为主,轮制少见。陶质以夹砂灰陶和泥质灰陶为主,见有少量的夹砂褐陶、泥质褐陶,有一定数量的黑皮陶。器表除素面和磨光外,主要是绳纹,也有少量篮纹、附加堆纹、方格纹、弦纹和划纹等,有一定数量的彩绘陶器。主要器形有釜灶、斝、扁壶、大口罐、小口折肩罐、折腹盆、深腹盆、浅盘豆、单把杯、高领尊、碗、钵等,还见有深腹罐、盆形鼎、斜腹盆、甑、缸等。斝式样较多,见有深腹圜底盆形斝、单耳罐形斝、折腹斝等。陶寺文化中期陶器的制法虽然仍以手制为主,但模制和轮制陶器开始占有一定的比例。陶质仍以夹砂灰陶为主,泥质灰陶次之,灰陶比例增加,夹砂褐陶、泥质褐陶和泥质黑皮陶的比例有所下降。纹饰仍以绳纹为主,但篮纹、方格纹有所增加,另见有附加堆纹、弦纹和划纹等。器形中,釜灶、夹砂直壁缸趋于衰落,鼎基本不见,斝仍有较多的数量,新出现贯耳盆形斝。绳纹罐、圈足盘、双耳折腹盆、素面斜腹盆、单耳杯、单耳鬲、单耳小罐、浅腹豆、高领圆腹小罐、带环状捉手的陶垫等新出现的器物,其作风与来自于晋、豫、陕三省交界地区的龙山文化三里桥类型(或三里桥文化)之文化面貌基本一致,说明三里桥类型在陶寺文化中期的形成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此外,陶寺文化中期还新出现了陶鬲,这种在陶寺文化晚期和夏商周时期最主要的炊器的出现也蕴示着一些重要的变化。鬲的来源,目前还不是十分清楚,但从现有的考古材料看,晋中、晋北至内蒙古中南部一带是重点考察区,在山西石楼岔沟出土了目前发现年代较早的鬲,其时代当在庙底沟二期文化的晚段[④]。若此判断不误,则陶寺文化中期又直接受到来自晋中地区文化的渗透或影响。

陶寺遗址“中期大城”取代了“早期小城”,这是陶寺文化中期发生异变的最为重要的标志。陶寺早期小城城址南北长约1000米,东西宽约560米,城垣周长约 3600米,面积达56万平方米。该城布局严整,功能完备,显然是经过统一规划设计的。城内中南部,有相对独立、封闭的宫殿区,面积大约5万平方米。墓地位于小城外东南部,墓葬排列有序、等级分明,已清理出大、中、小各类墓葬1300多座,包括随葬鼍鼓、特磬等高规格礼器的所谓“王”级大墓。然而,如此规模大、规格高的早期小城却被毁弃于陶寺文化早期的偏晚阶段,陶寺文化中期新修建陶寺“中期大城”和“中期小城”。新修建的中期大城城址范围扩大,南北长 2150米,东西1650米,面积达280万平方米以上,为同期中原地区规模最大的城址。不仅如此,城址布局更加井然有序,功能更加完备,如宫殿区位置更加突出,且与普通居住区相对隔离起来。

陶寺文化中期与早期有着不同的墓地,暗示中期城址对早期城址的取代并非孤立现象。至陶寺文化中期,早期小城外东南部的原墓葬区不再使用,代之以“中期小城”内新设立的墓葬区。中期小城位于中期大城南部,面

9 7 3 1 2 3 4 8 :
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 | 尧庙题记 | 片头回放 | 在线投稿 | 在线留言 | E-mail:yaowenhuayanjiu@163.com | 百度尧文化讨论区
中国先秦史学会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临汾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晋ICP备09001216号 技术支持:长天文化
联系电话:0357-3336513 0357-209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