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尧文化 >> 尧山论剑 >> 正文
他发现了“中国”的起源
发布时间:09-10-27 17:04:21  作 者:刘合心  浏览09-10-27 17:04:21

他发现了“中国”的起源

 

2009 621 ,从陶寺考古现场又一次传来喜讯:“陶寺史前天文台考古天文学研究”项目组利用陶寺遗址出土的“圭表”复制品测量日影宣告成功!这是陶寺考古发现研究的又一重大成果!这一最新成果不仅确认了尧那个时代即有了“地中”之说,而且认定,那时就是由地中之说来确定国都位置的。这就为古老的“国中之国”,即尧都的选址定位提供了依据。无疑,这一重大发现把陶寺考古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阶段。

自上世纪 70年代以来,陶寺文化遗址的考古发现一直牵动着考古界、史学界。陶寺,这个汾河之滨黄土塬上的村庄,用墓葬里出土的一件件器物展示了一个远去的辉煌时代——尧舜禹时期。由于尧舜禹时期年深日久,当时又没有完整的文字记载,被不少人视为传说时代。陶寺遗址的墓葬揭秘了一个时代,大量的器物经过碳 14的测定都属于龙山文化晚期,也就是尧舜禹那个时期。不过,仅仅以此就判定陶寺就是帝尧的活动中心,或者说陶寺就是尧的都城,人们总觉得还有一定的距离。

    世人将期待的目光继续投向陶寺,关注着考古进展,关注着考古工作者能尽快揭开陶寺新的秘密。

这时候走进众人视野的是何驽博士。几年前我写过一篇题为《何驽博士》的文章,对于他忘我工作,全心全意进行考古发掘研究的精神表示了深深的敬意。如今,回首往事,何驽博士和他所带领的考古队可以说硕果累累,令人艳羡。屈指数来,引人注目的就有:王者大墓、早期城址、宫殿区核心建筑和古观象台。

王者大墓似乎不足挂齿,因为陶寺遗址过去众多的发现都是墓址。然而,这可不是一般的墓葬,墓主是一位王者不说,而且其中器物的特征较前有了变化。正如考古报告所说:随葬品反映出中期大贵族的丧葬理念大为改观,早期大墓习见的世俗陶器群和木、陶、石礼器群不再见于该墓。该墓改而崇尚玉器、漆器和彩绘陶器,它们都有可能扮演着新礼器群的角色。而且,还有墓葬被捣毁,中期小城内的贵族墓葬在陶寺文化晚期遭到了全面的捣毁和扬尸。这种毁墓行为,与晚期在陶寺遗址上所发生的毁宫殿、扒城墙等破坏行为遥相呼应,表明当时的社会矛盾严重激化,正经历着一个社会转型的阵痛阶段。这显然预示着国家的形成已是必然。

随着考古发掘的进展,随着早、中期的城址出现,不光国家的形态明显了,都城的形态也越来越明显。如果说墓葬出土器物只能提供人们对那个时期生活的猜测,那么,城址的出土则是对国家、对都城的真实再现。何况,城址中分布着宫殿区、仓储区、祭祀区,这些建筑的遗址在黄土的掩盖下一直保存到今天,似乎就是为了说明那个曾经辉煌的时代,已经有了规模宏大的城市。

当然,更为令人刮目相看的还是古观象台。《尚书•尧典》明确记载:“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回溯往事,无数中华儿女都陶醉在先祖的文明华光之中。可是到了近代,西风渐入,一切都要考古实证,这典籍上的记载受到了挑战,遭到了怀疑。无言的典籍只能继续着无言的沉默。因而,当古观象台出土时,当他们一次一次的实地观测获得成功时,当太阳的光芒穿越土柱的缝隙,准确地映照在观测点上时,何驽博士和他的同仁们实际上是在代替无言的《尚书·尧典》发言:先祖用刀笔写下的文字就是真实可靠的往事。典籍复活了,历史新生了!至此,人们想起了一段过往的话语:

陶寺遗址所具有的从燕山北侧到长江以南广大地域的综合体性质,表现出晋南是‘帝王所都曰中,故曰中国’的地位,使我们联想到今天自称华人、龙的传人和中国人。

这是已故的著名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发自上世纪的判断。如果说那时的判断还带有猜测成分的话,那么,何驽博士和他的同仁们就用自己的发现使他的预言无可争议地变成了事实。此时此刻,多少人关注着陶寺,向辛勤劳作,揭示历史奥秘的考古工作者投去钦敬的目光。

9 7 3 1 2 3 4 8 :
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 | 尧庙题记 | 片头回放 | 在线投稿 | 在线留言 | E-mail:yaowenhuayanjiu@163.com | 百度尧文化讨论区
中国先秦史学会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临汾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晋ICP备09001216号 技术支持:长天文化
联系电话:0357-3336513 0357-209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