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尧文化 >> 尧山论剑 >> 正文
亲历观象
发布时间:09-10-27 17:03:33  作 者:刘合心  浏览09-10-27 17:03:33

亲历观象
 
2009 318 清晨,天空呈现鱼肚白时,我们一行人就驱车从临汾赶往襄汾。未到 7时,我们已站在崇山前面的阔野上。这里是闻名于世的陶寺文化遗址。我们和参加此次天文考古实地模拟观测的专家、学者以及当地群众,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一轮新鲜而又古老的太阳喷薄而出。

陶寺遗址位于临汾市襄汾县东北方向,自上世纪 70年代末考古工作者在这里扎下大本营,迄今已整整过去了 30个年头。 30年来,黄土覆盖下的古文化累积层一次一次被揭开,每揭开一次就让人们兴奋一次。首先是在这里发掘了大量的古墓,墓中出土的文物告诉人们,那时候阶级分化已经出现,而经测定的年代处在 4000年前,属于龙山文化晚期,也就是尧舜禹时期。这简直令国人欣喜万状:不是说尧时期是传说时代吗?是难以划定为信史的吗?考古实证正在将那古老的传说,变为真实可靠的历史。然而,要达到这一步还要做艰苦的努力。

考古仍在继续,发掘不断引深。到了 20世纪之末,又爆出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陶寺遗址发现了古老的城址。那夯土分明的层次将一个久远的年代推到了人们的面前,证实在那时这里就是一个规模不小的城市了。新世纪之初 ,考古工作者在发现中期大城的基础上又发现了早期小城。在城址范围里,有宫殿区,有居住区,有仓储区,可以说是一座功能齐全的城市。这是什么城市?这不就是古尧都吗!史书记载,尧都平阳。平阳就是现在的临汾,而陶寺就在临汾的范围内,东依巍巍崇山,西临滔滔汾河,又有如此大规模的城市,不是尧都又是何城?当然由于那时还没有翔实的文字记录,后世的考古发现还提供不出一个完整的“王都”依据,一切尚在推测之中。

考古的进展为这种推测提供了新的实证,这就是发现了古观象台。 2003年春天,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陶寺考古队队长何驽博士带领大家做探沟时发现了一个弧形的夯土墙基。他们凭借着高度的责任感和多年的工作经验,将这不起眼的夯土墙基列入了发掘议程。就这么,沉睡在地下数千年的古观象台重见了天日。

古观象台形状为大半圆形,面积约 1400平方米。原有三层台阶,发掘时仅存基础。第一层台基基础的第一道夯土墙,也就是最外侧的夯土墙,其外缘距圆心 25米;第二层台基基础的第二道夯土墙,距台基圆心半径 22米;第三层台基基础的第三道夯土墙,距圆心半径 12.25米。在第三道夯土墙与生土台芯之间,筑有一道夯土柱,共探明 11个,自北向南排列成一道弧形。每一个土柱距圆心的半径均为 10.5米。夯土柱全部用夹杂料礓快的褐色花夯土筑成,质地坚硬。 11个夯土柱中的 10个缝隙对应着崇山峰峦的不同山头。这就是我们的先祖用来观象授时的建筑遗址。

这古老的观象台把人们的思绪带进了典籍的记载中。史圣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分命羲、和,敬顺昊天,数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 ,敬道日出,便程东作。日中、星鸟,以殷中春。其民析,鸟兽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 ,便程南为,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中夏。其民因,鸟兽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 ,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虚,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鸟兽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 ,便在伏物。日短,星昴,以正中冬。……岁三百六十六日,以闰月正四时。”司马迁笔下的文字和《尚书•尧典》中的记载完全一致。由此可以看出两重意思:一是尧主持了观天测时的研究,他命令羲仲、羲叔等人分别到旸谷、昧谷等地观察日出日落的情形,探究天时变化。二是他亲自参与了研究,而且关于一年三百六十六日的最后论断还是他做出的。毋庸置疑,尧在天时历法的形成期发挥过极大的作用。

9 7 3 1 2 3 4 8 :
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 | 尧庙题记 | 片头回放 | 在线投稿 | 在线留言 | E-mail:yaowenhuayanjiu@163.com | 百度尧文化讨论区
中国先秦史学会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临汾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晋ICP备09001216号 技术支持:长天文化
联系电话:0357-3336513 0357-209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