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尧文化 >> 百家说尧 >> 正文
尧文化研究动态(2010-11)
发布时间:10-08-07 19:06:57  作 者:  浏览10-08-07 19:06:57

尧 文 化 研 究 动 态

( 2010第11期 )

------------------------------------- --------- --

社科院考古所称

发现尧舜之都遭各方质疑

[编者按:围绕考古学研究重大历史课题展开的“考古中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成立60周年成果展”目前正在北京首都博物馆举行,全国60多处重要聚落址、都城址、佛寺遗址与大型墓葬等考古发掘出土的400多件珍贵文物集中亮相,7成以上为首次与公众见面。展览通过系统、翔实、精准、丰富的中华文明考古学研究实物和资料,展现了中华文明的重要遗产。展览将一直持续至10月10日。

我市陶寺出土文物:两个朱砂书写符号的陶壶、形似齿轮的陶寺文化器物和陶寺文化早期的铜铃三件文物参展。开展后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各大媒体竞相报道,影响很大。台湾古文字协会理事韩志强特打电话来对我市陶寺文物参展表示祝贺,他对此发现为之震惊,对发现后二十多年才面向社会公布感到遗憾,建议临汾应加强宣传。但也有质疑声音。现将《京华时报》文转载如下,供参考。]

信息来源:新浪网 、 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记者 欧钦平 张然

参展文物:

①陶寺遗址出土的陶壶上,两个朱砂书写的符号被认为是目前所知最古老的中国文字。

②形似齿轮的陶寺文化器物。

③陶寺文化早期的铜铃。 本报记者胡雪柏摄

相关评论:

公元前2300年左右,一座庞大的史前古城在晋南的汾河之滨崛起。

在这里,王族墓地、宫殿区、下层贵族居住区、普通居民区、手工作坊区等一应俱全,作为都城的基本要素,它全部具备。人们不禁将它和传说中的“尧舜之都”联系起来。这里出土的一件陶壶上,两个朱砂书写的符号被认为是目前所知最古老的中国文字。一处半圆形遗迹,更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台。

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认为,凡此种种,足以将中华民族可以考证的文明史往前推进500年。然而,围绕这些结论、推断和分析,争议之声从未止息。

在7月30日开幕的社科院考古所成立60周年成果展上,陶寺遗址的考古发现首次向民众展露真容。

  

亦真亦幻一古城

陶寺遗址位于山西襄汾县陶寺村以南,地处汾河以东,塔儿山西麓,距县城约15华里。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藏身麦田的考古工地,在47岁的何努心里分量有多重,又有多纠结——他是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陶寺遗址考古队领队。

这位谦和寡言的学者,只有谈到那些4000多年前的坛坛罐罐才会兴奋起来,娓娓道来不知疲倦。他说那些在地下沉睡已久的遗迹,在他眼里都是活的。一座亦真亦幻的城,在他的脑海里不时闪现,“跟电影似的”。

那是一座都城。君处庙堂之高,锦衣玉食。民居江湖之远,一贫如洗。

到了中期,城中掌权者易手。城址扩大数倍,社会更趋繁盛。城中恢弘的宫殿中,住着一位崇尚文德的“王”,城墙牢固,府库充盈。官营的手工作坊里,工匠们开始掌握青铜铸造技术,最初的文字被用于称颂“王”者。

文明持续300年,不料一朝衰落。乱世者,毁宫殿、扒城墙、挖祖坟。“王”们不见踪影,成为千古之谜。

“考古最吸引我的,是我可以跟4000多年前最伟大的人物对话。”何努说,这样的快乐很少有人能够分享。

然而正是这个给他带来无限乐趣的陶寺遗址,也让他吃了不少苦头。田野考古生活的清苦、枯燥和孤寂,何努总是一语带过,真正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发掘、求证过程的曲折。

更大的压力则在于,无论是他对陶寺遗址的诸多论断、推测,还是他的考古学理论和方法,在考古学界都质疑者甚众。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严文明、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张长寿、徐苹芳等人都出现在质疑者名单中。

这些学者或是何努在北大读书时的授业之师,或是他现在供职单位的老领

9 7 3 1 2 3 4 4 8 :
尧文化研究开发委员会 | 尧庙题记 | 片头回放 | 在线投稿 | 在线留言 | E-mail:yaowenhuayanjiu@163.com | 百度尧文化讨论区
中国先秦史学会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心工作网站
版权所有:中共临汾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
晋ICP备09001216号 技术支持:长天文化
联系电话:0357-3336513 0357-2090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