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天竺求法 不改初衷

天竺求法 不改初衷

上一讲中,主要为大家讲述了法显一行由于阗国翻越帕米尔高原,后又越过雪域高山小雪山的惊险之行。凭着坚定的毅力法显和道整成功越过了有着“终年积雪无人烟,十人上山九不还”之说的雪域山脉小雪山,而后他们沿途来到了佛教的发源地——中天竺。那么在中天竺,求法心切的法显和道整又会有着怎样的见闻心得呢?那一个个被佛光普照的国度在见证法显西行之路的悲欢离合时,还向我们讲述了哪些耐人寻味的经典故事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五集——《天竺求法 不改初衷》,为您讲述。

大家好,今天我继续为大家讲法显。上次说到法显和道整历尽了艰难万险,终于越过了小雪山。法显和道整翻越小雪山后,经过罗夷国(今天的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的交界处)、跋那国(今天的巴基斯坦北部),再渡新头河,到达河毗荼国(今天的巴基斯坦与印度相邻的旁遮普地区),进入到了中天竺。这里是佛教的发源地,也是印度佛教的中心地区恒河流域。沿河岸边是绵延数里的庙宇、神殿和佛塔,许多的朝圣者们虔诚地在河中沐浴……恒河是南亚最大的一条河流。它发源于高大的喜马拉雅山,流程近2700多公里。从古至今,在印度人的眼里,恒河都是一条无比神圣的河流。在佛教诞生之前,印度教就开始传播,印度教徒们就认为:恒河的水可以洗净人世间所有的苦难和罪恶。许多教徒最大的愿望就是到恒河沐浴,死后将自己的骨灰挥洒于恒河上,让河水将其灵魂带向天国。在这美丽的恒水河边,法显似乎已经听到了佛祖的召唤。他和道整用了4年多的时间,就在这一带周游中天竺,巡礼佛教遗迹。他们先后来到印度的摩头罗国、僧伽施国、沙祇大国、拘萨罗国,这些国家佛教的昌盛,给法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东晋元兴三年(404年),法显和道整来到了佛教胜地拘萨罗国的都城舍卫城。舍卫城曾是释迦牟尼佛祖长期讲经说法的地方,著名的“祗树给孤独园”园林精舍就在这里。

“祗树给孤独园”就是舍卫国的须达长者奉献给佛陀的一座精舍,一般称为“祗园精舍”。它位于尼泊尔南境,曾是佛陀讲经说法的一处著名遗迹,也是佛教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一处圣地。在这个神奇而美丽的园林中,不仅流传着佛陀释迦牟尼讲经说法的种种传说,而且关于“祗园精舍”的建造因缘,其中还有这样一段不可思议的感人故事。

那是约在公元前500多年,舍卫城的富商须达多,在王舍城听了佛陀——释迦牟尼的讲法后,被博大精深的佛学理论所折服,于是,就邀请释迦牟尼来舍卫城说法,想让本国的民众也能懂得解脱苦难人生的道理。须达多是一位很有钱的富商,所经营的商品常常要用500辆牛车来回运输,但他心地善良、仁慈,常常帮助贫苦的百姓。百姓们就称赞他为“给孤独长者”。“给”就是给予的意思。由于当时的舍卫城还没有佛教寺院,须达多就返回了舍卫城,他想选择一处理想的地方,用来先为释迦牟尼建造佛教精舍。幽静雅致的舍卫城南侧的祗陀洹花园吸引了他的注意,可是,那个花园是属于舍卫城王子祗陀的。须达多就找到祗陀王子,表示自己想要买下这花园。皇族出身的祗陀王子,本来就视金钱如粪土,回答说:“不卖!”须达多就再三央求。祗陀王子心里想,你不就是想显摆自己有钱吗?那我就要看看你到底多有钱!他就对须达多提出了一个苛刻的要求,说:“你不是很有钱嘛,这样吧,你就给我这大花园里的所有地面都铺上金币,如果你能铺满了,那我就卖给你。”没想到,须达多回去后,果真变卖了所有的家产,换作金币用来铺花园。但花园毕竟太大了,他用完了所有的金币,却还有一小块空地没有铺上。虽然没能铺满整个花园,但须达多的诚意感动了祗陀王子。而祗陀王子此时也已知道了须达多买花园,是用来给释迦牟尼建造佛教精舍的。祗陀王子就对须达多说:“地卖给你了,但要建佛教精舍,也算我一份吧。”祗陀王子也参与到佛教精舍的建造中。于是,须达多出钱,祗陀王子捐赠树木,他们一起建成了这座著名的,能容纳几千人听法的佛教精舍,以此专供释迦牟尼弘扬佛法使用。释迦牟尼知道后,深受感动,就用这两位奉献者的名字命名了这座园林精舍,称其为“祗树给孤独园”。

这座著名的“祗树给孤独园”园林精舍由须达多和祗陀王子共同捐建,由于深受感动,所以释迦牟尼以其二人的名字命名了这座园林。而就在这里,释迦牟尼一住就是25年,这里不仅成为了他一生中讲经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而且他还在这里讲述了很多的佛教经典。正是有着这样的渊源,法显和道整也慕名来到了“祗树给孤独园”,并参访了释迦牟尼的诞生地 迦维罗卫城。

他们参拜了佛祖雕像,在寺庙内寻觅着当年佛陀活动的痕迹,怀着虔诚之心在佛塔前久久伫立……当地的僧人看到他们,都大为惊奇,说:“奇哉!边地之人乃能求法至此!我等诸师,从未见过汉地僧人来到过此地。”这些僧人呢,都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汉人和尚,他们认为“边地之人”也能来到此地寻求佛法,是前所未有的事儿,都对法显他们舍身求法的精神表示钦佩。法显和道整又来到了释迦牟尼的诞生地迦维罗卫城(今天的尼泊尔南部)。据佛教典籍记载,公元前6世纪,释迦王国兴盛一时,拥有10座城池,都城迦维罗卫尤其繁华,这里就是佛祖的故乡。佛祖在悟道之前,是释迦王国的太子,叫乔达摩·悉多达。据说,释迦国的王后在45岁的时候才有了身孕。据当地的风俗,母亲必须在娘家待产。在去娘家的路上,王后感到燥热难耐,就下到一个水池中洗浴,结果生下了太子悉多达,就是未来的佛教创始人 释迦牟尼。在迦维罗卫,太子悉多达在锦衣玉食中渐渐长大。他生得非常漂亮,就如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许多佛祖的雕像及壁画那样,安详的脸庞,月光般柔美的微笑。但他在29岁的时候,突然感到人生的无常,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难以避免的轮回。人生怎样才能逃脱这种可怕的命运?疑惑在他的心中挥之不去,他开始厌倦尘世间的一切。为了解除羁绊和锁链,寻找人生无常的根源,太子从此开始在恒河游荡。六年多的时间里,他赤身裸体,四处流浪,头发脱落了,目光也变得模糊,全无以前的俊朗。也就是说,他在那个时候就掉光了头发。

带着深深的虔诚之心,法显和道整来到了佛祖的故乡释迦王国的迦维罗卫城,在这里我们暂不说法显他们的所见所闻,光是释迦牟尼的身世,这个美丽的故事就让我们沉浸在了佛国的世界中。那么,为了解除羁绊和锁链,释迦牟尼又将如何寻找到生命的真谛呢?而佛教中人们常说的“剃度”一词,其中又有着怎样的含义呢?

再说太子呢,在恒河游荡,六年多的时间里,他赤身裸体,四处流浪,头发都脱落了。一天,他实在疲惫不堪,支撑不住,倒在了路边。人们都躲避开他,只有一个好心善良的牧羊女,为他送上了救命的乳粥。他喝完后,爬了起来,最后来到了一棵菩提树下,向着东方席地而坐,7天7夜的苦思冥想,到了第八天,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他终于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大彻大悟,从此成佛。那一天,是农历的十二月初八,为了纪念这位给佛祖喝了救命粥的牧羊女,中国的佛教徒们,都要在这一天煮粥供佛,俗称“腊八粥”。久而久之,这“腊八粥”就演化成为我们中国的一个传统的饮食风俗。说到这儿,我想为大家讲讲,这和尚为什么要剃发。这和尚剃发呀,有三重含义,一是按佛教的说法,这头发代表着人间的无数烦恼和错误习气,剃掉了头发呢,就等于去除了烦恼和错误的习气;二是剃掉头发就等于去掉人的骄傲怠慢之心,去除了一切牵挂,可以一心一意修行。在我国古代的主流文化意识中呀,人们把头发看得十分重要,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而头发呢,是从父母那里得到的,必须保护好,不能有损害,否则就是对父母的不敬。而佛教则要求断除一切这些无谓的亲情牵挂;三是为了区别印度佛教徒和其他的教派教徒。当时的印度,教派林立。可人们一见到剃光了头的,就知道这是佛教徒了。后来剃头就成了加入佛门的一种仪式。其实这也不排除佛祖本身就没有头发的缘故。

据《佛经》记载,佛祖释迦牟尼在29岁时,有感于人世间的生、老、病、死等诸多苦恼,于是舍弃王族生活,出家修行。他创立了佛教,因此在民间信仰中常被信徒们称为“佛祖”。而怀着对佛祖的虔诚之心,法显和道整在参拜完迦维罗卫城后又一路东行来到了与释迦牟尼相关的几处佛教圣地。那么,在他们所到之处,还膜拜了哪些弘扬佛法的重要场所呢?

法显和道整从佛生处再向东行,又来到了拘夷那竭城(就是今天的尼泊尔)。拘夷那竭城城北的希连河边,就是释迦牟尼涅槃处,是佛教的著名圣地。再向东行,法显和道整到了蓝莫国(今天尼泊尔的马里附近)。这里有蓝莫佛塔。之后,他们来到了佛陀说法地毗舍离国(今天的印度北部比沙尔)。这里释迦牟尼的遗迹更多,法显和道整参拜了佛住处、阿难半身塔后,又到了古阿育王的都城摩揭提国的巴连弗邑城(今天印度北部的巴特那)。巴连弗邑城是佛教史上最富有传奇玄幻色彩的阿育王的都城。阿育王是古印度历史上最强大的孔雀王朝的第三代国王,又被称为“无忧王”。法显和道整怀着崇敬之情,膜拜了阿育王的遗迹后,又到了释迦牟尼的另一处说法地王舍新城(今天的印度北部拉杰吉尔)。那时的王舍城,是古印度的国都,使王舍城闻名于世的是修行的地方 竹林精舍。竹林精舍也是古印度佛教最著名的寺院之一。佛教的始祖释迦牟尼成佛后,四处奔波,弘扬佛法,跟随的弟子常有数百人之多。当时,他们没有固定的休息地方,白天在山边、树下学佛,晚上在破屋里住宿。而竹林精舍是佛教史上第一座供佛教徒专用的建筑物,它也是后来佛教寺院的前身。它的规模宏大,是佛祖弘扬佛法的重要场所。在这里,法显登上释迦牟尼长期坐禅、说法的地方,烧香礼拜,感慨万端。第二天,才和道整向迦兰陀竹园和第一次佛教结集地七叶窟、伽耶城、波罗捺城而去。

参拜完古印度佛教最著名的寺院竹林精舍,法显和道整又来到了闻名于世的波罗捺城的鹿野苑,这里作为释迦牟尼成佛后的始转处,是佛教在古印度的四大圣地之一。那么,这个地方又与释迦牟尼有着怎样的传说故事呢?而法显到此又将有着哪些特殊的见闻呢?

在佛教的典故中,有一个关于它的美丽的传说:当地的国王喜好狩猎,为保护弱者生灵,佛祖就幻化为鹿王,将自己献给了国王。国王因此被感动,放下屠刀,并在此建立了公园,以保护鹿群,故称鹿野苑。当年的释迦牟尼在伽耶顿悟后,向西步行300里,也是来到了这里。他寻找到5位同修者,向他们阐述了生死轮回、善恶因果以及修行超脱之道,这里也被尊为法轮初转之地。从孔雀王朝的阿育王起,到贵霜帝国和笈多王朝的历代帝王们,都曾在这里大兴土木,供养僧侣。法显游历鹿野苑时正是这里佛教的鼎盛时期。鹿野苑也有一棵硕大的菩提树,树高几丈,树冠巨大,侧枝呈圆形向四周扩展。释迦牟尼就是在这棵树下,向5位同修者第一次讲经的。“菩提”一词是梵文的音译,是觉悟、智慧的意思。释迦牟尼在伽耶城的菩提树下得道成佛,在鹿野苑的菩提树下第一次讲经说法,后又在拘夷那竭城的菩提树下涅槃升天。因此,菩提树被佛门弟子们奉为最为神圣的树。我国现存莫高窟的壁画中,菩提树随处可见,不计其数。最为高大的是第17窟(藏经洞)北壁的两棵,枝叶繁茂,郁郁葱葱,形似当地常见的胡杨树。阿育王也在这里修建了佛塔,竖起了高耸的石柱。柱顶的四头连体雄狮石雕,是阿育王石柱的精华所在,其雕工精细、神形兼备,被世人称之为印度雕塑史上最精美的作品。今天,阿育王石柱的柱头就保留在鹿野苑的博物馆内,四头背连着背的狮子,朝着四个不同的方向,目光威严。1950年,这一形象被确定为印度的国徽。

在波罗捺城的鹿野苑法显游历观光了主要圣迹后,于东晋义熙元年(405年),又和道整一起回到了佛教极其兴盛的巴连弗邑的摩诃衍寺,而在这里他不仅留学三年,认真研读抄写了诸多经律经典,而且还与一位印度大师结下了难以言表的异国情怀。

摩诃衍寺的住持亲自出任了法显的导师。这位出身王族的法师,通晓经论,德行高贵,也非常钦佩法显舍身求法的精神。在众僧们的簇拥下,法显非常正式地拜了师。从此,他刻苦学习,通览了各种佛教典籍,同时专心于古印度的语言学,而对于佛教的通用语 梵文梵语,他更是字斟句酌。同时并认真抄写经律,收集了《摩诃僧祇众律》1部,《萨婆多众律》7000偈;又抄得如下经典:《杂阿毗昙心》6000偈,《綖经》2500偈,《方等槃泥洹经》5000偈等多部经书。扎实的佛学基础,西行路上的佛学见识,摩诃衍寺孜孜不倦的佛法学习,三年下来,法显的学业日益精进。而这三年,也是法显一生学习佛法中最美好的时光。同样,在摩诃衍寺住持的眼里,法显天赋不凡,已经不再是一位普通的佛门学生,而是来自遥远东方的一位佛学高僧。或许,这是印度大师和中国学生之间难以言表的一种缘分,伴着恒河的日出日落,住持大师与法显已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大师开始试探着挽留法显,就问:“摩诃衍寺的经律你已抄得差不多了,尔后有何打算?”法显说:“正想告知师傅,弟子不日就将回国。”

大师劝道:“我一向敬重能舍身求法者,想请你和道整留下,一起弘扬佛法如何?”

法显谢绝了,说:“我等西行只为求法,如今留下岂不是半途而废?还望大师见谅。”

但同法显一样,住持的个性也很执著,他没有灰心。一天,住持把法显带到寺院的菩提树下,给他讲了一个佛的故事。说佛陀在世时,有一位名叫黑指的婆罗门来到佛前,两手拿了两个花瓶,运用神道,前来献佛。佛就对黑指婆罗门说:“放下!”婆罗门把他左手拿的花瓶放下。佛陀又说:“放下!”婆罗门又把他右手拿的花瓶放下。

然而,佛陀还是对他说:“放下!”婆罗门急了,说:“我已经两手空空了,请问,您现在要我放下什么?”佛陀说:“我并没有让你放下手中的花瓶,你不是想要成佛吗?我要你放下的是你的六根(六根即是:眼、耳、鼻、舌、身、意)、你的六尘(六尘即是:色、声、香、味、触、法)。只有把这些都真正放下,再没有什么了,你才会从生死的桎梏中解脱出来,立身为佛。”

在巴连弗邑的摩诃衍寺学习三年,让本来就对佛法有着特殊天赋的法显在学业上更加精进。同时,这段时间也成为了他一生中学习佛法最为美好的时光。然而在这秩序规正、佛光普照的佛国印度,法显依然没有忘记自己西行取经的目的,他明白故事的涵义,更懂这位大师的用心,可就在道整决定留守印度时法显却依旧踏上了漫漫取经路……

法显当然明白这故事的涵义,更深知住持大师的良苦用心。他立即拜伏在住持大师的面前,诚恳地说:“大师,该放的我早已放下,但我肩上的担子,心中的责任,岂能如手中的花瓶般那么简单?我西行的目的,就是想为众生解惑,我回到我的国家,也是想让所有与佛的有缘人,都能受到佛法的普照。如能有此造化,就是我对大师多年教诲的最好回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住持伸出双手扶起了法显,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三年的共同学习,法显与摩诃衍寺的师生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当法显告知他们将要回到中土时,他们一致反对,竭力劝说法显留在印度。虽然摩诃衍寺的僧人们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但在他们眼里,当时的中土气候严寒,土地贫瘠,战祸频频,百姓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才华出众的法显只有留在这佛教的发源地才能发挥其聪明的智慧。道整终于没能抵住这诱惑,他决定留在印度。也是在这摩诃衍寺的菩提树下,道整告诉了法显要留下来的决定。并劝法显,说:“国内政治动荡,社会混乱,人们处于战火和饥饿之中,俗念太重,你我千辛万苦来到佛国,就应在这佛国度过余生,以求善果。”法显说:“佛国固然秩序规正,那是因为大家都遵守佛祖的经律,如果我们也把这经律带回去,加以弘扬光大,那我们的中土,是不是也会慢慢好起来,变成净土。”可是,无论法显怎么劝说,道整仍然坚持要留下。离开摩诃衍寺的前一天晚上,想着这几年来和道整一起,几经磨难,一路坎坷,亲如兄弟……但即将分离,法显又一次感情外露,流下了伤心的眼泪……第二天一早,法显心怀感念地拜别了住持师傅。

告别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摩诃衍寺的住持和僧人们都依依不舍。法显走出了很远,当他再次依依不舍地回头望时,才发现,住持和很多僧人,还有道整,他们都站在高高的寺院墙上,一直目送着他……孤身一人的法显,在取经的路上,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呢?

在巴连弗邑的摩诃衍寺法显告别了随他西行的道整,独自一人继续踏上了漫漫取经路,转眼间,春去秋来,日月穿梭,他顺恒水东下,先到瞻波大国,而后再东行到达了多摩梨国,也就是今天印度的加尔各答继续求法。然而命运有度却无常,法显又一次遭遇了危险。那么,他一人该如何摆脱困境?前行之路还潜伏着多少危机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六集 《孤身海归 竟达美洲》,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