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翻越雪山 抵达梵国

翻越雪山 抵达梵国

上一讲中,为大家讲述了法显一行历尽艰险穿越白龙堆沙漠后又途经鄯善国、焉耆国,并到达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惊险之行。每一次穿行沙漠都如同与死神的一次擦肩而过,每一次晓行夜宿都难料前途是艰是险。然而不管艰险有多少,挑战有多大,法显都以他坚定不移的意志和毅力闪现着他荡气回肠的人生历程。那么,在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后,等待他们的又将是怎样一段行程?而法显在创造一个个奇迹的同时还为后人留下了哪些潸然泪下的感人故事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四集 《翻越雪山 抵达梵国》,为您讲述。

上次说到法显他们到达了于阗国(就是今天的新疆和田)。于阗物产丰富,以农业、种植业为主,是西域诸国中最早获得中原养蚕技术的国家。说到于阗的养蚕技术,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就是在很久以前,被称为东国的中国,虽有战事纷扰,但丰衣足食。特别是这里的人们会种桑养蚕,由缫丝的作坊蒸腾起的白色水汽,从木质的桶中弥漫开来的那一刻起,一切都变得非常美丽。东国人的生活开始让邻国的人眼红,特别是那些长年争战在沙场、疲于奔命的戎马民族,听说了东国关于丝绸的种种传闻后,好生羡慕。于是,他们纷纷派使臣,前往东国求取蚕种。然而,东国的国王却严守秘密,对种桑养蚕的事情禁止外传。在这些求取蚕种的国家中,也包括于阗国。于阗的国王眼见求蚕种的目的难以达到,就又想出了另一个办法,派使者前来东国求婚,请求赐嫁东国公主。东国国王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为了使自己的国家日益强大,他十分愿意与邻国结姻联盟,就爽快地答应了于阗国王的请求。终于,迎亲的日子到了。于阗国王在派遣使臣前去东国迎亲的时候,特别嘱咐使臣:“见到东国公主,一定要在私下里悄悄对她说,咱们的于阗国,没有桑蚕之种,于阗国王请求她,一定要把桑蚕的种子带回于阗国。这样,我们就可以自己植桑养蚕,穿上自己制作的漂亮绸衣了。”就这样,东国公主为了爱情,成为了历史上一个最美丽的小偷。出嫁的那天,她冒着忤逆国王的大罪,将桑蚕的种子藏在了帽子里。东国的桑蚕种子,就这样被带到了于阗国。有了东国的桑蚕种子,丝绸的制作技术也在于阗国风生水起,它轻薄艳丽、漂亮如云的质地,为于阗这个古老之都又增添了几分华丽和旖旎。

跟随这个美丽的故事,我们知道了佛教由西域传入中国的必经之地于阗国养蚕技术的由来。而或许正是由于这一技术的传入,所以历代以来它成为了西域各国与东国最为亲善的一国。就是有了这样的前提背景,法显一行人不仅在于阗国受到了最为优厚的礼遇,而且还在这里亲眼目睹和感受了佛教活动的重要仪式 行像的盛大场面。

法显到达于阗时,于阗国的手工纺织业就已十分发达。于阗还以和田玉石的出产而世界驰名,这里的百姓并喜爱音乐、戏剧,在绘画方面具有印度、伊朗的混合风格。于阗自2世纪佛教传入后,逐渐成为大乘佛教的中心。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们是桑蚕种子的源头 东国来客的缘故,法显一行在此受到了最优厚的礼遇。休整一段时间后,道整、慧景、慧达先出发前往竭叉国(就是今天新疆的喀什),法显等人则继续留在于阗国,主要是为了更多地了解于阗国的戒律和观看当年从4月1日到14日的行像盛会。行像,是佛教活动的重要仪式之一,起源于古印度,时间是在释迦牟尼去世之后,相当于我国的春秋战国时期。行像,即是把佛像供奉在装饰华丽的花车上,僧人和百姓随其巡行、瞻仰和膜拜,此过程中并伴有舞蹈、杂戏的演出,热闹非凡。从4月1日那天起,于阗国内的14座大寺庙,都轮流地进行了行像入城仪式,直到14日才结束,为时近半个月。当时的那种盛况,使法显惊叹不已:各寺都是在城外三四里远的地方,准备好行像车,车子如同可以推动的巨大宫殿,装饰华丽,金光闪耀,数百上千的僧侣及仪仗队簇拥着佛像缓缓入城,国王、王后及官员们都早早地候在城门外迎接,佛像到时,城门上便撒下无数花瓣……于阗是一个笃信佛法的国度,其国王又为大乘教徒,从流行的行像仪式极其庄严华丽,就可以看出这个国家的领导人对佛教的虔诚、重视之心。而这里的百姓也出于佛教的热爱,每家的门前都建有6米多高的佛教小塔。那时的于阗,可谓是佛教的全盛时期。但远道而来的法显,没有沉迷在这佛光普照的国度中,他在这里观看了行像仪式后,就匆匆离开了。

由于行像仪式是佛教活动的重要仪式之一,而又起源于古印度,所以一心前往佛陀故乡印度求取佛法的法显便暂留于此,亲身感受了这个佛光普照的国度上至国王、下至百姓的虔诚之心。然而在这宛如天堂的于阗国,法显依然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西行取经的使命,于是在瞻仰了于阗国的佛事盛况后他们又踏上了前往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的艰险之路。

离开于阗后,法显他们经子合国(今天的新疆叶城),到了竭叉国,与道整、慧景、慧达汇合后,于东晋元兴元年(402年),来到了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 世界屋脊 帕米尔高原,他们准备翻越帕米尔高原,然后再向北印度前进。帕米尔高原,中国古代称为葱岭,位于中亚东南部、中国的西端,地跨塔吉克斯坦、中国和阿富汗。“帕米尔”是塔吉克语“世界屋脊”的意思,海拔4000米至7700米。帕米尔高原虽然叫高原,但实际上它不是一个平坦的高原面,拥有许多高峰,且地形相对落差大,以高山深谷为特征。帕米尔高原也是亚洲主要山脉的汇集处,包括喜马拉雅、喀喇昆仑、昆仑、天山、兴都库什5大山脉,群山起伏,雪峰高耸。经过了几天的准备,法显一行开始攀越这世界屋脊。而在此之前,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拥有翻越雪山的经验,这将是他们面临的又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大山陡峭如刀削,雪峰仿佛在那高高的天上,令人望而生畏。山上只有前人凿开的羊肠小道可以勉强通行,山高路滑,极难行走,一不小心,就会跌下万丈深渊。遇到连鹰隼也难以飞过的峭壁千仞,就只有细细的绳子,或被风雪常年侵蚀的,看似一点也不牢靠的索桥可以攀缘。风雪大时,索桥被吹得摇摇晃晃,来回忽悠,人在上面随时都有被荡下来的可能,只有心惊胆颤地趴下,然后一寸一寸地往前移动。巍峨的天山深处,耸立着许多终年积雪的冰峰,海拔大都在五六千米以上。大的暴雪袭来,飞沙走石,如若不幸被顽石击中,轻则重伤,重则命丧。就连说话也需小心翼翼,一旦引起雪崩,将会死无葬身之地。一年中风雪杂飞的天气占到大多数,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也抵挡不住阵阵凛凛的寒风,而且没有一处干燥的地方可以休息,只能半卧半躺在冰上,随时会被冻醒或冻伤。

帕米尔高原作为中国四大高原之一,它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高耸入云,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地,也是丝绸之路上难以逾越的一段天堑。而面对这样一座惊险重重的雪山,要想顺利通过,对于没有任何翻越雪山经验的法显一行无疑是又一次生与死的考验。那么,法显他们到底该如何战胜大自然的又一次无情挑战呢?而他的这次冒险又创造了怎样的奇迹呢?

不幸,慧应、慧景俩人相继病倒,慧应尤其严重,时常处于半昏迷状态。看到这种情况,法显心里万分着急,他自觉担当起了照顾慧应的重任。高原气候,天气异常,空气稀薄,严重缺氧,人单独行走时都气喘吁吁,别说是爬山了,又更别说是爬山时还得半背半扶着一个大男人……这样的事,若是放在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身上,尚可理解,但是放在法显这位67岁的花甲老人身上,真的让人匪夷所思了……是他有坚定的信念,还是他本身就具有超乎常人的能量。就这样,法显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和同伴们一起翻过了帕米尔高原,走出了西域,进入到中亚。从西域翻过帕米尔高原,实为艰难万险之路。在这条丝绸之路上,不知有多少人命丧深渊,被雪淹没,世界屋脊毫不留情的吞噬了他们的生命,终结了他们的理想。但是,也有很多人走了出来,他们就是凭着坚定的信念,为了心中永不磨灭的理想!岁月流逝,1600多年过去了。如今,当年的丝绸要道早已荒弃。但那时,法显以他67岁的高龄成功地翻越了海拔最高的世界屋脊,这在历史上当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法显一行进入中亚后,先到达了印度河南岸。渡过河后,便来到了北印度古国陀历国(就是今天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法显一行先在陀历国的寺院挂单,等慧应、慧景的病情都有些好转后,法显便开始寻访陀历国的佛教名胜,参拜佛祖遗迹。

身处这险象环生的皑皑雪山,看着羊肠小道、万丈深渊、飘荡的索桥,再想想暴雪突袭、致命的雪崩、凛冽的寒风,我们置身境外都感到不寒而栗,更别说当时的法显,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的心理波动。然而法显他们最终还是成功了,又一次与死神失之交臂。而翻越了帕米尔高原,接下来的他们又来到了一个让法显倍感惊奇和亲切的王国 乌苌国。

随后,他们又进入到巴基斯坦的乌苌国、宿呵多国、犍陀卫国、竺刹尸罗国、弗楼沙国。在乌苌国,道整、慧景、慧达3人先往阿富汗的那竭国而去,法显则留下来继续照顾病中的慧应。在此行程中,最让法显感到惊奇和亲切的是乌苌国。远离中国万里之外的乌苌国,人们居然说的是中国的汉话,行为规范也保持着汉人的传统,俗人的穿着打扮和饮食习惯也都和汉人几乎一模一样……而这里的人由于热爱中国,也喜欢法显他们。这里,也是一个信奉佛法的国度。从长安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3年多的时间了,法显的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对他而言,这乌苌国中极为类似的乡音、乡情,让他倍感温馨,乌苌国也成为他一个难以忘怀的国度。但是,慧应却在弗楼沙国的佛钵寺突然病情加重,不幸圆寂。尽管佛教中有“生死轮回”之说,佛教中的“圆寂”也被推崇为一种很高的境界,即“诸德圆满”、“涅槃重生”的意思,但法显还是十分伤心,悲痛欲绝。慧应就这样长眠在了异国他乡,让人遗憾的是,只有法显在《佛国记》的书中留下了他仅两个字的法名和仅仅一笔关于他的一句话,所以根本无人得知他生于何年、何地,又长于何处。其实他,同样也是一位告别繁华都市长安,随法显西行取经的伟大求法者。法显将慧应的骨灰安放在佛钵寺,怀着悲伤的心情向那竭国走去。在那竭国,法显一见到道整、慧景、慧达3人,就告诉了他们慧应已病逝的消息。他们都伤心地流下了眼泪。或许是感叹这生命的无常,或许是厌恶了这危机四伏的西行之路,没过几天,宝云、僧景和慧达就向法显说要回国。法显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但他一句劝说的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目送他们渐行渐远。

在乌苌国,他看着乌苌国人的作息风俗,再想想自己已经阔别家乡三年之久,西行求法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便不由得产生浓浓的思乡之情。然而此时让法显感怀的除了在乌苌国的所见所闻,慧应的不幸圆寂,其他三人的半途而废更是让法显黯然神伤。这条路该如何走下去?法显心知肚明……那条通往佛陀故乡的道路依旧在法显心中如此的清晰……

望着他们头也不回的背影,法显黯然神伤……西行结伴的11人中,走的走,散的散,死的死,现在就只剩下法显、道整和身体一直不太好的慧景他们3人了。西行的路还有很远很长,挫折、苦难、艰险,甚至死亡可能还会出现,能不能达到目的,谁都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法显却知道,那就是只要还有一息尚存,他一定会向着目标一直前行,哪怕只剩下他一个人。法显就在道整和慧景挂单的那竭国的醯罗城寺院住了下来。古天竺最著名的佛顶骨就供奉在那竭国的醯罗城。醯罗城的梵文意思就是“佛顶骨城”。这里的国王信奉佛法,非常敬重佛顶骨。为了防止被偷走,他便在国内挑选了8个不同姓的人来看守。而国王每天一大早都要先来到这里,礼拜佛骨后,才回宫料理国政。法显怀着虔诚之心在那竭国膜拜了佛顶骨精舍和著名的巴米扬大佛。巴米扬大佛是世界上第三高大佛(世界第一高大佛是我国四川省的乐山大佛,佛像高达71米。而世界上第二高大佛,是我们山西太原的蒙山大佛,佛像高达63米)。巴米扬大佛有东、西两座,一座凿于5世纪,高53米,俗称“西大佛”。另一座则凿于3世纪,高37米,俗称“东大佛”。法显所拜谒的就是这尊东大佛,因为当时还没有“西大佛”。巴米扬的这两尊大佛相距400米,佛像脸部和双手均涂有金色,远远望去十分醒目。巴米扬峡谷也因其丰富的佛教洞窟遗址,及世界上第三高大石雕佛像,而与我国的敦煌石窟、印度的阿旃陀石窟被列为三大佛教艺术最珍贵的遗产地。但不幸的是,显耀的巴米扬大佛多灾多难,历史上历经过3次劫难,曾有很多国家的科学、文化、艺术和宗教界知名人士强烈呼吁,要注重保护这一人类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但是,2001年3月12日,大佛还是遭到了塔利班政权的轰炸,这爆炸一直持续了三天……巴米扬大佛最终被毁于一旦……这佛就说呀:“一切无常的生灭聚散,不就是‘成住坏空,生住异灭亡’的过程吗?”可是,巴米扬大佛还能恢复往日的华贵吗?人们只有千年一叹……

那竭国的醯罗城位于今天阿富汗贾拉拉巴德城的南边,东晋的法显、南朝的宋云和法勇、唐代的新罗僧人慧超等都曾来此瞻仰佛顶骨。佛顶骨,本指释迦牟尼佛顶肉髻 佛陀三十二相之一,后来特指佛涅槃后舍利中的佛顶骨。而在那竭国的醯罗城,法显怀着虔诚之心在此膜拜了佛顶骨精舍和著名的巴米扬大佛。而让法显没有想到的是,这之后的道路将更加惊险,那“终年积雪无人烟,十人上山九不还”的小雪山四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法显拜谒了巴米扬大佛后,就和道整、慧景一起离开那竭国的醯罗城,又继续向西而去,他们的前方就是艰险的雪域高山 小雪山(就是今天阿富汗的苏纳曼山)。小雪山地势险恶,满山白雪皑皑,终年不化,海拔高,气温低,空气稀薄,天气变幻莫测,鸟兽绝踪。附近的人对此山就有“终年积雪无人烟,十人上山九不还”之说。这一日,法显他们刚刚艰难地爬到小雪山的山阴处,寒风突起,刺骨的大风呼呼地向他们袭来,随之,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刹那间,他们就被包围在大片大片的寒雪之中。法显他们赶紧互相搀扶着,躲到了一块凸起的崖壁下。朦胧间,道整看见崖壁下有一块似被雪覆盖着的大石头,就把身上的行李卸下,想坐在这石头上歇息一下。谁知,他刚一坐下,大石头就歪倒了,原来,这是一个死了不知有多久的人,身体早已僵硬了。道整吓得跳了起来,连连说:“阿弥陀佛,罪过呀罪过!”就在这时,慧景身子一歪,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法显赶紧伸出双手,欲将他扶起来,却发现慧景眼睛紧闭,浑身哆嗦,呼吸急促,双手冰冷……在这空气稀薄、严重缺氧的极寒之地,身体本来就虚弱的慧景,他的病突然加重了。“慧景!”法显大叫着,把慧景紧紧地抱在了怀里。道整也扑了过来。好久,慧景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握住法显和道整的手,说:“师兄,我去……不了……天竺了,你们……快走吧,不要为了我……在这儿等死……”话没说完,慧景就气绝身亡。法显抱着慧景,泣不成声,道整也泪流满面,他们大声地呼唤着慧景的名字。然而,同慧应一样,只有法显的书中留下了慧景仅两个字的法名和寥寥一两笔关于他的几句话……为了追求佛法的真谛,慧景永远地躺在了这雪山云雾之中……法显、道整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白雪掩埋着的慧景,流着泪继续向前走去。他们怀着万分悲伤的心情,历尽艰难万险,终于越过了小雪山。直到今天,人们都难以置信,这“终年积雪无人烟,十人上山九不还”的雪域山脉,这即便在今天装备精良的登山运动员看来,也是难以越过的世界超级天险,怎么居然会让这些佛教的求法者,都全部地踩到了脚下!法显的西天取经之路,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呢?

法显和道整冒着九死一生的艰险终于翻越了小雪山,而后他们又经过了罗夷国、跋那国,再渡新头河,到达河毗荼国,也就是今天的巴基斯坦与印度相邻的旁遮普地区,就此进入到了中天竺。那么,历尽艰险的他们在到达了印度佛教的中心地区恒河流域后,又将有着怎样的所见所闻呢?而他们在这佛教发源地又发生了哪些动人心弦的故事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五集 《天竺求法 不改初衷》,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