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西出阳关 步履维艰

西出阳关 步履维艰

上一讲中,为大家讲述了法显一行从长安出发长途跋涉到达白龙堆沙漠的艰险旅程。和美丽长安大不一样的是,法显他们到达的白龙堆沙漠不仅气候恶劣,而且常常像死神一样围绕在他们周围,而就在他们穿行沙漠的过程中,沙漠里最为无情的杀手沙尘暴肆虐而来。那么,他们该如何避难?面对被沙尘暴洗劫的沙漠,他们又能否穿越?那一个个神秘的王国,一次次与惊险的邂逅,又向我们讲述了法显他们怎样的感人故事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三集 《西出阳关 步履维艰》,为您讲述。

上次讲到,在进入到白龙堆沙漠的第二天,法显他们遇到沙尘暴的洗劫,迷路了。这天,他们的行程就更慢了,转转悠悠的,只怕又走回到敦煌的方向。第三天,天气依然恶劣。到了下午时分,他们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一堆黑影,像一群怪兽在吼叫、奔突、变大,然后无数的沙丘被狂风旋卷,形成了一支硕大无朋的圆形柱子,直竖在天空打起转来。而且,这硕大的风柱,就在离法显他们的不远处狂啸着,然后飞跑着离去。他们还分明看到,随着那圆沙柱子一起转动的,有马、牛等物,里面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有人……法显他们吓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两个向导也吓得脸色苍白。一个向导说:“好险啊,这是最大的沙尘暴。要是恰好冲着我们这儿来,我们根本就没有活着的可能。”冷汗之余,他们仍心有余悸:行进的方向在这恶劣的天气里,依然无法辨别。法显望着脚下的累累白骨,突然在心里有了主意。他提议:“我们就循着这枯骨为标识向前走,这定是前人所行之后而留下的。”于是,他们就以散落在大漠里的人骸和马、骆驼的骨头作为路标,继续前行。法显后来在《佛国记》中描写下了当时的情景,他说:“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到皆死,无一全者。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望极目,欲求度处,则莫知所拟,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就这样,艰苦行进到第14天时,新的而且是致命的难题,又摆到了他们的面前:救命之水已荡然无存,而在这死一般的大漠里,是绝无水草的。

我们知道,在沙漠中水资源的匮乏是影响人类生存的一个最大因素,在人类的探险史上,很多的探险家也都曾遇到过类似的境遇,他们要想生存下去除了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外,必须懂得丰富的生存技巧。而我们回到东晋时期,像法显这样的艰险之行在当时可谓是拓荒之行,因此生存技巧的匮乏必然给他们的生存带来巨大的挑战。那么,前方的道路还有多远?法显他们又该如何度过重重难关呢?

不知道前方的路还有多远,却已经看到了招手的死神。在断水的第二天,除了身体强健的两个向导,法显他们5人都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在漫漫的黄沙中,生命正在渐渐地离去。昏睡中,法显做了一个梦。梦里,他走在一条荒无人际的路上,突然,一个须发皆白的长眉高寿老人,满脸笑容地迎面而来。他虽然是个老人,其精神气色却宛若壮年。法显正在惊奇,老人已从他身边擦身而过。法显又向前走了一会,迎面又遇见了一个少年僧人。法显就双手合十,恭问道:“小师傅,方才的那位老者你可认识?”少年笑道:“那怎么不认识,他就是佛陀的大弟子迦叶尊者。”这佛陀弟子,那多得“海”了去了,但在众多的弟子中,有十位是最著名的,他们佛法出众,各有一方面的专长,因此呢,得到了佛陀的赞许和僧人们的拥戴,成为原始佛教教团的中坚力量。这迦叶呢,是佛陀的第一大弟子,也是佛陀生前最喜欢的弟子之一。相传,有一次,佛陀在灵鹫山说法,当他登上讲坛后,手里拿着一朵波罗花给大众看,却一句话也不说。众人都不解其意,唯有迦叶心领神会地笑了,因此他得到了佛陀的“心传”。这就是佛教史上有名的“拈花微笑”的故事。而在法显的梦中,那少年刚说完“他就是佛陀的大弟子迦叶尊者”,便化作一道金光不见了……一下子,法显从昏睡中惊醒,顿时悟到,这,一定是活佛菩萨前来点化他。因为当时,若再昏睡下去,大家无疑只能是死路一条。法显当即爬起身来,向西拜了三拜。然后拼尽全身力气站了起来,和两个向导一起扶起同伴,鼓励着大家,又向前奋力地走去。

“法显昏梦”固然只是传说,但体现的却是法显拥有的一种远远超乎常人的执着精神。这种精神,来自于他对佛法的坚定信念,植根于他锲而不舍的天性。然而或许真的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而就在断水的第三天,也就是法显他们走进沙漠的第17天,跟随他们行进的两匹马突然一反常态的奔向不远处的沙丘。那么,马的异常表现预示着怎样的奇迹?而法显他们又将踏上怎样的征途呢?

突然,与他们随行的两匹马一反常态的温驯,奋力地挣脱开缰绳,向着一沙丘的后面跑去。原来,那沙丘的后面是一片草地,草地的中央竟浮现着一个小小的池塘,而就在这池塘前方的不远处,法显他们看到了生长着绿色植物的黄土地……果然是老马识途啊!历尽千辛万苦,法显他们终于走出了这茫茫的白龙堆沙漠。在这小池塘边,法显双手捧着甘甜的水,流下了眼泪……这是法显第一次感情这样外露,这是一个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人,对救命之水的感激,而表现出的不由自主。即使在今天,我们也很难想象,一个三天滴水未进的67岁的老人,究竟是怎样的超人毅力,支撑着他走出了这片茫茫大漠!走出沙漠后的法显一行,来到了鄯善国。鄯善,这个被称为 “与沙漠零距离”的地方,其实在距今天的2000年前,就是吐鲁番盆地政治、军事、文化的中心。丝绸之路经过这个地方,这里的一些石窟壁画,在建造的时间上比敦煌的莫高窟还要早。东晋时的鄯善国,也是当时的西域古国之一,又称楼兰。虽然楼兰的远古历史,至今尚不清楚,但楼兰的美女在丝绸之路上却是久负盛名。1980年,我国的考古学家就在此地,挖掘出了举世闻名的铁板河女尸木乃伊,人称“楼兰美女”。 专家们用现代的高科技电脑技术,为这位3800多年前的楼兰美女进行了面相还原。还原后的楼兰美女棕发微卷,柳叶弯眉,果然是美若天仙。鄯善还是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这里盛产玉石,百姓均以畜牧为生,居住在帐篷里,过着游牧的生活,但说的却是天竺语。在这里,法显他们首先遇到的是语言不通所带来的不便。法显就想,这日后,还将去天竺寻求佛法,语言不通那还不寸步难行?于是,他决定在这里,开始学习天竺语。那时的天竺语,就是古代印度的语言,也叫梵语。不知不觉,法显一行在鄯善的寺院,住了一个多月,他们学会了不少梵语。又向西行进了。

历经艰险而穿越沙漠的法显一行在到达鄯善国后并没有沉浸在这个以玉石和美女而闻名的王国里,而是积极学习当地的语言为西行印度求法作了充足的准备。就这样途经鄯善国后他们又踏上了西行的道路,历经15天的苦行之旅眼前出现的便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西域三十六古国之一的焉耆国。那么,在焉耆国,法显一行又将遭遇怎样怪异的一幕呢?

经过了15天的苦行之旅后,他们来到了焉耆国(就是今天的新疆焉耆)。焉耆国,也是西域古国之一,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盛产胭脂,也盛产良马。说到盛产良马,早在汉朝时,焉耆马就以耐走、轻捷、灵活、平稳等特点在中原和西域享有盛名,其体质坚实,特别善走。焉耆国还盛行音乐,并有酿葡萄酒、喝葡萄酒的习俗,佛教在那里也享有很高的地位,僧人们修习的都是小乘佛法,有众多的寺院和僧人,而当地百姓也崇信佛教。法显他们一到这儿,就开始寻找寺院挂单。可一路上,不知为什么,焉耆国的人看到他们,都惟恐回避不及,像见到鬼一样地绕着走。慧景好不容易拦住一个人,还没等他开口问寺院在什么地方,那人就摆摆手,然后夺路而逃。直到傍晚,法显他们才找到一家寺院,门卫却死死拦住大门,不让他们进去。法显就说:“这自古有云:庵观寺院都应是我方上人的驿馆,见山门者就有三升米分,你等不留我们这是为何呀?”可是,无论法显怎么讲道理,门卫理都不理,只是死死地拦住,就是不让他们进去。道整、慧景实在忍不住了,就往里冲。寺院里的僧人就更不客气了,骂骂咧咧地一轰而上,揪住他们,就把他们从里面狠狠地推了出来,然后将大门重重关上。法显长叹了一口气,劝说慧景他们:“算了吧,我们还是找另一家寺院吧 。”可没想到,不但别的寺院也是如此,就连客栈也不收留他们。本来,在这丝绸之路上,寺院往往就是最好的客栈。它不仅为旅途者提供歇脚之地,还为旅途者提供心灵上的慰藉,比客栈起着更加重要的作用。而对法显他们这些云游四方的和尚来说,自古就有“庵观寺院都应是我方上人的驿馆,见山门者就有三升米分”的老规矩,寺院更加理应收留,责无旁贷。然而焉耆人的这种做法,让法显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但眼看着天全黑了,风又大,阵阵寒意不时地向他们袭来。无奈,只得找了一处避风的地方草草过夜。谁知,这祸不单行,半夜,他们又被一伙贼人团团围住,把一路化缘而来本就不多的东西一抢而空。这一夜,苍穹凄凄,风,不断地吹过,落叶和法显内心的苍凉一起飘零……

焉耆国,这个古老的城郭不仅土地肥沃、资源丰富,而且佛教在其国内也有着很高的地位,这里有众多的信徒,佛教艺术呈现出繁盛灿烂之势。而就是在这样一个老百姓崇信佛教的地方,作为僧人们的法显一行却遭到了当地人冷眼相对的反常之举,这不仅让法显费解,也让我们倍感不解。那么,遭受冷眼不说且被盗贼洗劫一空的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而焉耆国人的这种异常举动又有着什么样的原因呢?

第二天,正当法显他们饥饿难耐,徘徊在街头时,迎面走来一位面目清秀、汉人模样的男子。此人,就是前秦的皇族苻公孙。恰好路过此地的苻公孙,上下打量了一下法显他们后,好奇地问:“大师,你们这是从何处而来?”法显回答:“贫僧乃是长安远道而来的和尚,欲往天竺寻求佛法,可这里的寺院不让我等入住。昨夜又遭贼人抢劫,落难于此,正不知如何是好。”苻公孙听罢,连忙拉起法显的手,热情地说:“如果大师不嫌弃的话,可到敝处小住。”法显感到意外又疑惑,说:“这怎么好意思。”苻公孙连连说:“无妨,无妨,其实诸位大师光临寒舍,那也是苻某的造化和缘分,无须多心。”法显望望身边又冷又饿的师兄弟们,只得感激地点点头。原来,这苻公孙也是长安人氏,平素为人就十分仗义豪气。10多年前,他来到焉耆安家立业后,就再没有回过家乡。所以,一听到法显他们说是长安来的,如遇故人,喜出望外。路上,法显便问,这号称礼仪之邦的焉耆国,为什么会如此对待远道而来的出家人。苻公孙就告诉他们,焉耆国信奉的是小乘教(这印度佛教,分小乘、大乘两大派),法显他们属于汉地一支的大乘教。而由于大乘教和小乘教的信仰宗教矛盾,所以在规则严肃的焉耆国,有“汉僧到此不得共处,不能入其僧伽蓝,不受供养”的规定。僧伽蓝指的就是僧人的所住之处,就是佛教的寺院。受此影响,不但寺院不会让法显他们入住,反对他们,就连当地的俗人也约定俗成地不能接待他们。苻公孙并告诉法显,如果三天之内,他们再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到时就会有官兵把他们赶出焉耆国。“原来如此啊!”法显他们都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路人苻公孙的帮助下,法显他们才知道焉耆国人如此不友好的原因,然而老百姓不欢迎、当地僧人不接待他们是小,三天之内居无定所到时被赶出国那才叫人无奈。回想西行之路,他们感受到的除了少数人见难相助的丝丝温暖外,更多的则是路途的艰险和人情的淡薄,而正是迫于这一原因,跟随法显西行的队伍动摇了……同时一场更为可怕的生死较量即将开始了。

在苻公孙的家里,苻家上下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法显他们千恩万谢后便住了下来。过了不久,张掖的西行僧人智严、僧绍、宝云等6人也赶到了焉耆国。但是,在没有找到法显一行之前,他们在这里也受到了非礼的待遇。道艰途险,人情淡薄,这时,有人西行的决心动摇了。没过几天,智严、慧简两人一同来找法显,说:“我们现在先去高昌国,去化点路费,然后再西行。”(高昌国就是今天的新疆吐鲁番)法显听其言观其色,心里明白:这分明是不想西去了。他正不知如何作答才好,和他一起从长安出来的慧嵬也见机说:“师兄,我在高昌也有点事要办,就与他二人一同前去了。”道整也听出了他们3人话里的意思,就开口劝说不要半途而废,但3人最终还是收拾了行李,扬长而去。之后没几天,僧绍也随着西域的僧人去了罽宾(就是今天的克什米尔)。 西行的队伍只剩下了法显他们7人了,而他们的前方之路,就是要跨越比白龙堆沙漠更加艰难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而此时的苻公孙,已和在焉耆住了两月有余的法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苻公孙就劝法显:“大师年事已高,西行之路又如此之艰难,不如就此作罢。”法显说道:“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这呢,是佛道中人的话,说的是当年的地藏王菩萨原可以成佛上天,但是,当他看到地狱里有无数受苦的魂灵后,就不忍心独自离去。于是,地藏王菩萨就留在了地府,超度那些受苦的魂灵。地藏王菩萨的大愿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地狱不空,誓不成佛!”这属于佛教中的大乘佛法。苻公孙深受感动,尽自己的所能,供给法显他们西行所需之物,并送给了法显一匹焉耆马。而就是这匹优良的焉耆马,在法显他们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法显怀着深深的谢意,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苻公孙,和道整他们7人又踏上了漫漫的西行路。

经历了一路的艰险坎坷,再看那远近未知、惊险无数的漫漫前方路,追随法显西行取经的四位僧人决定放弃。而此时已近古稀之年的法显却依然如故,依旧从容,他和道整七人来到了世界上第一大流动沙漠 塔克拉玛干沙漠,由于这里的沙丘具有极强的流动性且变幻莫测,长年黄沙漫漫,渺无人烟,极易迷失方向,因此得名“塔克拉玛干”,又被人称为“死亡之海”。那么,面对这个比白龙堆沙漠更具奇幻和神秘色彩的大沙漠,法显他们将如何穿行?又能否顺利穿越呢?

这里异常干旱,昼夜温差极大,气候变化无常,行人至此,艰辛无比。所幸,法显他们此行中没有走错方向,也没有遇到特大的风暴。再加上已经有了沙漠之旅的经验,各种物资准备得还算充足,也不再恐惧和紧张沙漠里的骸骨、“鬼火”了。但是,这里毕竟是“死亡之海”, 不能有半点的懈怠和忽视。他们苦苦行进了整整一个月后,没想到,眼前还是黄沙满目。一天,法显停下了脚步,他在想:按日行的路程和速度来算,这于阗国应该是不远了,可为什么还是没有看到有一点人烟的迹象,莫非是走错了方向?他正犹豫着,道整却向他报告了目前的粮草情况:“食物还能够10天,但水只够两三天了。”法显听后,心情更加沉重了。他非常清楚地知道,身处沙漠,如果没有水,那就意味着死亡将至。他立即向大家说明了现状,并告知大家一定要控制饮水,克服困难,只有这样才能走出这茫茫的大沙漠。他和道整先开始确定方向,当看到沙面上有人骸和动物骨出现,又看到那匹焉耆马毫不犹豫地一直向前,有了上次老马识途的经验,法显这次决定随马而行。但接下来的几天,天天都是晴天,火球般的太阳火辣辣地烤着他们,虽然口干舌燥,但每人每次只能喝一点点水。为了躲避白天炽热的阳光,他们就改在晚上行路。在焉耆马的带领下,法显他们历经磨难,终于平安地走出了这片“死亡之海”。这次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死亡之行”,他们走了整整的35天。东晋隆安五年(401年),法显他们到达了于阗国(就是今天的新疆和田)。于阗国,也是西域古国之一,地处塔里木盆地的南沿。于阗物产丰富,以农业、种植业为主,是西域诸国中最早获得中原养蚕技术的国家。说到于阗的养蚕技术,还有一个美丽的故事。那么是怎样一个美丽的故事呢?咱们下回再讲,谢谢大家!

穿越白龙堆沙漠,法显他们途经了鄯善国、焉耆国,最后到达塔克拉玛干沙漠,在法显的带领下他们历时35天穿越了这片“死亡之海”,而后来到了古代西域王国于阗国。那么,在于阗国法显他们又将经历怎样的故事呢?而面对皑皑雪山,他们又是如何克服艰险、成功逾越的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四集 《翻越雪山 抵达梵国》,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