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艰难西行 穿越沙漠

艰难西行 穿越沙漠

上一讲,主要为大家讲述了法显的身世、他出家的原因以及决定西行求法的壮举。一心寻求戒律以及佛法真谛的法显,在他的响应号召下,西天取经的队伍组建起来了,一次为伟大信仰而舍生忘死的拓荒之行就此开始了。那么,法显一行人所走的这条漫漫取经路究竟埋伏着多少让人心悸汗流的艰险呢?而当时已经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法显,他又是如何领导大家西行求法并克服一次次艰难险阻的呢?《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二集 《艰难西行 穿越沙漠》,为您讲述。

上次讲到,法显组建起了西天取经的队伍,比《西游记》还早的神话就要开始了!东晋隆安三年,也就是公元399年的阳春三月,法显和道整、慧景、慧应、慧嵬一行5人,从长安向着西方出发了。不知大家还记得不,上一讲,讲到法显是出生在公元334年,而这一年呢,是公元399年,就是说,这一年的法显已经是一位65岁的老人了!大家都知道,我国目前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关口”,人口的老龄化将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巨大压力,60岁是我国男性的退休年龄,有的甚至更早,而60多岁对于法显来说,却成为他生命的黄金年龄,这无疑也延长了他这个老人家的寿命。所以说,法显的这种无畏的求法求知的精神,也是当今我们老年朋友学习的榜样!人们总是会这样认为:遁入佛门的人是看破了红尘,四大皆空,除了念念阿弥陀佛,就是化缘吃饭,在情感上没有寄托,在事业上没有志向。在我没有写《法显》这本书之前,我也有这种看法。这其实是对佛门的一大误会!和尚传法布道,让社会的人有了信仰,让很多的人有了慈悲之心,不做恶事,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和人类的文明。而那时的长安,可谓是华夏大地上一颗最璀璨的明珠!论势,天龙占据,龙脉呈祥。论才,英杰聚散,群儒展风。东晋才子,多聚于京城之中,达者如繁星,学术渊博,学风高扬。论盛,商贾聚集,商会林立,商货繁多。论佛,此地更是僧侣们的一处极乐世界。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色烟柳满皇都。”三月的长安到处花红柳绿,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色。按常理,此时65岁高龄的法显,完全可以在这景色怡人之地,晨钟暮鼓笑红尘,青灯黄卷度人生。然而,法显并没有这样,他反而背着沉重的行囊踏上了漫漫西行取经路。那么,这条注定坎坷的道路在承载文明古国的盛誉时还诉说着法显一行人怎样的艰险旅程呢?

美丽的长安就这样默默地送走了这位高僧,并见证了法显一行西行神话的启旅。初时的旅程,由于都在国内,还是比较顺利的。满怀着对真经的渴求,他们一路化缘,晓行夜宿。经过近一年的跋涉,他们越过陇山(就是今天的陕西陇县)、经过乾归国(今天的甘肃靖远),又经僻檀国(今天的青海乐都),到达了张掖(就是今天的甘肃张掖)。张掖,别称甘州,位于甘肃省河西走廊的中部。这里文化灿烂,山川秀美。自从张骞开拓了被史学家们称为“凿空”西域通道,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部队西渡黄河,征讨匈奴取得重大军事胜利之后,中原通往西域的道路被打通。军事辉煌带来了商业的文明,丝绸之路从此开始了驼铃声声。那时,航海技术还十分落后,远洋贸易还是空白,因此,中原通向西域的丝绸之路就成为极其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它促进了当时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中原的瓷器、丝绸和西域的葡萄瓜果、玉石、宝马,沿着这条通道输送交换,佛教也是沿着这条通道传入到中原,这些都给丝绸之路上的河西走廊,带来了经济和文化的大繁荣。张掖就是古时丝绸之路进入河西走廊的重要驿镇,和武威(凉州)、酒泉(肃州)、敦煌四郡并称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商埠,甘州和凉州从那时就有了“金张掖,银武威,金银不换是天水”的美誉。这一天,太阳像火把一样将西边的云层染得通红。晚霞下,5位求法者经过一整天的奔波,已是饥渴难耐,疲惫不堪了。但沿着路人的指引,他们还是不得不加快脚步继续前行。终于,从前方的不远处传来了悠扬的诵经声,接着,一座寺庙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这就是张掖大寺院。大家相视一笑,沉重的脚步好像也轻松了许多,他们到达了西行之路上准备休整一段时期的第一大站。

张掖作为古时丝绸之路进入河西走廊的重要驿镇,它既促进了当时东西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同时也是佛教由西域传入中原的重要通道。而在佛教传入中国近400年的东晋时期,法显为了寻求戒律、矫正时弊也毅然决然地踏上了这条道路。那么,当他们长途跋涉即将到达西行之路准备休整的第一大站 张掖大寺院时,意外发生了怎样一幕?而法显一行人又是如何应对的呢?

可谁知,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冲出一队张掖的官兵,手持刀剑,如狼似虎,将法显一行团团围住。转眼,又有一匹高头大马从后面疾驰而来,蹄下卷扬起了一片沙土。骑在马上的人,指着法显一行,厉声说道:“把这些细作拿下!”法显一行都是文弱的和尚,哪里见过这个阵势,本就又累又饿的他们,除了法显,个个吓得腿一软,“扑捅扑通”地跌坐在地上。只有法显大声疾呼道:“我们不是细作,我们只是西行取经的和尚!”这些强盗似的官兵哪里听得进人话,又哪里懂得远道求经的出家人,一路化缘而来的艰辛,不由分说,强行将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们抓到府衙。原来,正是这一年,东有后凉常出兵骚扰,西有敦煌太守李暠谋叛,而使得张掖乱作一团。那时的乱世就是这样,北方的多个民族,都有自己的部落,一呼百应,建立个政权自然跟玩似的。张掖不乱,那才叫怪呢!可是,这“神仙”打仗,百姓遭殃,苦得最终是黎民!好在,正是有这史书称为“书生一名”的北凉王段业,在蛮兵的刀下及时挽救了法显5人的性命。本就是陕西长安人的段业,把法显他们请到王府,待如上宾。思乡心切的段业,还不时地向法显他们询问着家乡的情况,并请教佛法。法显一一作了回答。段业赞扬法显佛学知识渊博,求法志向远大。请他们用了斋饭后,并亲自将法显一行护送到了张掖大寺院。张掖是通往西域至印度的大交通要道,因此,法显西行取经的消息,也早传闻到了张掖大寺院。寺院的僧人们在住持的带领下,以最高的礼仪欢迎了他们。

还没有到达张掖大寺院就被张掖官兵抓去的法显一行人在北凉王段业的救助下才逃过蛮兵的大刀,这有惊无险的一幕似乎预示着法显西行之路的艰难多舛。然而幸运的是,他们有贵人相助并最终在张掖大寺院得以歇脚和暂住。那么,当了解了法显一行人生死度外的西行之举,张掖大寺院的僧人们将做出怎样的举动?而西行之路又将留下他们怎样的足迹呢?

法显一行人,终于在这张掖大寺院安顿了下来。张掖大寺院的僧人们,都十分钦佩法显大师的雄心大志,虽然地域不同,但虔诚向佛之心相投。法显在此期间,和他们一起共同探讨着佛法的真谛,相处得非常融洽。当地的僧人智严、僧绍、宝云、慧简、僧景5人,更是与法显志趣相投。经过多日的长谈,法显舍身求法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他们。在法显的鼓励下,他们5人决定随法显一起西行。过了几天,又有一位叫慧达的僧人也加入到其中。这一天,天刚亮,法显一行又踏上了艰难的西行之路。这时,西行的队伍壮大了,法显、道整、慧景、慧应、慧嵬,加上张掖的智严、僧绍、宝云、慧简、僧景、慧达,共11人。他们一行又是一段时间的晓行夜宿。不久,他们就到了敦煌(就是今天的甘肃敦煌)。敦煌,又名沙州,也是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端的边缘,四周皆被沙漠戈壁包围着。现今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莫高窟,就位于敦煌境内。莫高窟也称千佛洞,它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它以精美的壁画和塑像闻名于世。其始建于十六国的前秦时期,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等历代的兴建,最后形成巨大的规模,是世界上现存最多、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圣地。就在这佛教艺术圣地的敦煌,法显一行受到了敦煌太守李暠的热情款待。这李暠可非寻常人也,那他到底是谁呢?不错,他呀,正是我们前面所讲的:东有后凉常出兵骚扰,西有敦煌太守李暠谋叛,而使得张掖乱作一团的那个敦煌太守李暠。他,是十六国时期西凉的创始人。

与法显多日的长谈,法显舍身求法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张掖大寺院的僧人们,于是他们也义无返顾地加入了这场走了三分之一都不到的艰险之旅。就这样,带着共同的理想他们又来到了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敦煌。而与张掖所不同的是,在敦煌他们不仅受到了敦煌太守李暠的热情款待,而且还给我们留下了十六国时期西凉创始人李暠的离奇传说。

东晋隆安元年(397年),敦煌当时还属于北凉国的领地,胸怀大志的敦煌人李暠,在地方势力的拥戴下,担任了敦煌的太守。李暠虽官任太守,却不甘心称臣,总想建国立业。传说,有一天,不知为什么,他感到特别地郁闷,就脱去官服,换上便装,扮作打猎的模样,一个随从也没有带,只身走出了城外。那时节正值春天,路边的庄稼郁郁葱葱的,李暠吸着春天的空气,闻着春天的花香,听着鸟儿清脆嘹亮的啼叫,心情呢,自然是好了许多。就在他正惬意地欣赏着田园美景时,耳边忽地听到远处有人高呼:“西凉王,西凉王!”他大吃一惊,心想,我正想要建立西凉国,不知是哪个就喊我西凉王?难道,是有人看穿了我的心思?这,若让北凉王知道,定会遭到杀身之祸!“西凉王,西凉王!”这时,呼喊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李暠闻声望去,只见前边一棵大树下,站着一只猛虎,虎视如电,正紧紧地盯着他。李暠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连退了几步。他虽武艺高强,但突遇这大猛虎挡道,不免心里紧张。他慌忙拿起强弓,搭上利箭,对准老虎就要射出。这时,老虎高声说道:“西凉王休要伤我!刚才是我叫你,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于你的。今日前来,我是身负重托,有要事来告。”李暠见老虎口说人话,事出蹊跷,便将弓箭放下,向前施礼道:“我非西凉王,不知虎兄如此称呼,是何用意呀?”老虎走到李暠面前,说:“你有君王之才,将来必当西凉王,创下一番大业。大丈夫岂能久居人臣,你当趁这今日的乱世纷争,速速建立起自己的西凉国。”李暠大喜,说:“在敦煌建国立业,是我一直以来的宏图大愿!”老虎又言:“在敦煌呢,你只能建国,不能立业。要想西凉国发达兴旺,建国以后必须将都城迁至酒泉,方为长久之计。” “为何迁都?”李暠赶紧追问。“天机不可泄漏,照做便是,望西凉王好自为之!”老虎说完,三跳两跃,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这虽是传说,但3年之后(即公元400年),李暠果然在敦煌建立了西凉国,自立为西凉王。为完成统一河西走廊的宏愿,5年后,他就将国都从敦煌迁往酒泉,在位共17年。

李暠与老虎的对话虽然只是传说,但他在敦煌建立了西凉国并自立为西凉王的事件却是真实存在的。他雄才大略,精通兵法,熟读诗书,最重要的是他还信奉佛教。而就在法显来到敦煌之前,他还为法显一行人西行准备了充足的供给。可以说,李暠当时这样的鼎力支持无疑是法显西行路上的一次重大帮助,因为更为艰难的关口即将挑战法显一行人的命运……

当李暠看到法显已是一位皓首苍颜的老人时,顿生敬意。他赞赏道:“以大师如此高年,行如此艰险之路,而欲往佛国求经,实在令下官感佩。”并盛意拳拳,邀请法显大师在敦煌多住时日。但求法心切的法显他们只在敦煌小住了几天,便要离开。李暠非常理解大师们的心情,尽自己的所能,赠送了银两,准备了食物和水,备了骆驼和马,并为他们派了4个向导。法显他们的下一站是鄯善国(就是今日的新疆若羌),由敦煌至鄯善,西出阳关,需经过白龙堆沙漠才能到达。常年戎守边关苦寒之地的李暠,深知法显他们一路的道险途恶,无不堪忧地嘱咐:“大师此去要一路小心,平安为上。”法显他们千恩万谢,怀着感激之情,拜别了李暠太守。他们11人并听从向导的安排,分两路人马,分别行进。于是,法显、道整、慧景、慧应、慧嵬5人,和两个向导向着去西域的必经之地 白龙堆沙漠先出发了。

看着已近古稀之年的法显,西凉王李暠除了被法显那冒死求法、勇往直前的精神所感动外,恐怕更多的则是对一位开辟拓荒之行的老人的敬佩。然而前途艰险,如此重要的相助,如此深沉的嘱咐都在这艰险面前显得不堪重负。那么,面对着这个古书上常被描绘成十分险恶的区域,乃至今天都是一处无人区的白龙堆沙漠,当时的法显师兄弟们又是如何穿行其中的呢?

白龙堆沙漠,据《汉书·地理志》记载,在敦煌“正西关外有白龙堆沙”。《汉书·西域传》记载:“楼兰国最在东陲,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就是缺乏水的草和意思。白龙堆沙漠像一条硕大的黄色巨龙,横卧在这茫茫大漠中,层层黄沙蔓延,看不到一点点绿意,更没有潺潺流水。行走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尤其是中午至下午的时段,茫茫戈壁犹如是在火炉上烤着了一般。灼人的热浪席卷着每一寸土地,滚烫的空气又似乎能把人蒸熟。若遇到高一点的沙丘,简直如登山一样艰难。脚踩到沙丘上,软绵绵的沙子就会将人陷下去,而且有时沙子还要往下滑,人就会被送回到原处……没走出多远,法显他们就喘不过气来了。但脚下的沙子热得烫人,叫人站也不是坐着也不是。就这样,他们走走歇歇,歇歇走走,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太阳西下。但到夜半,陡起的严寒侵袭了他们。这素有“早穿皮袄,午穿纱,晚上就得抱火炉”之说的大漠,它的夜晚与白昼的温差实在是太大了。他们只好裹着棉被紧紧地靠在一起,以此来抵挡寒冷。突然,被寒风激醒了的慧景惊叫了一声:“啊,鬼,有鬼!”大家吓得都睁大了眼睛。顺着慧景颤颤巍巍的手指望去,大漠里果然飘荡着忽暗忽明的点点星火。其实,那只是含有磷的人骨、动物骨,由于自燃现象而在黑暗中散发出的磷火光。但在那个古老的年代,法显他们哪里能够知道。“阿弥陀佛!”除了见怪不怪的两个向导,继续睡着没动外,他们5人全部起身打坐,念起经来。

白龙堆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罗布泊东北部,它是一片盐碱地土台群,在炎热的天气,环境十分恶劣,途经此地的人一般给养基本消耗殆尽,如果遇上沙尘暴,被困之人不是饿死就是渴死。我们再设想一下当时法显一行人途经此地的情景,便不由得不寒而栗,忧心忡忡。然而就在担心之余,最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如死神一般的沙漠突然间狂风大作,法显他们将如何避难?又将如何穿越这片沙漠呢?

第二天,法显他们正举步维艰,大漠的气候顷刻间发生了变化。清晨他们出发时,还是晴空万里,但不一会儿,天气变脸,狂风大作,沙尘肆虐。渐渐地,风更大了,把法显他们瘦弱的身体都吹离了地面,似乎像神仙一样地飘了起来,可远没有神仙那么惬意。就在这时,远方又传来了沉闷的吼声,这声音由小变大,由远至近。一个向导惊恐地叫着:“让马卧下!”这两匹马都曾数次穿越过沙漠,很是听话,立即卧倒在地上,并自觉地把马头贴向地面。另一位向导也大声叫着:“大家快钻到马的后面。”法显他们立即相拥着,伏到了马的另一侧,一动也不敢动。接着,他们就看到远处,一片接着一片的黄沙,正凶猛地滚滚袭来。随着那沉闷的吼声越来越大,大沙粒像雨点一样往法显他们的身上“噼里啪啦”地盖来。天,也在刹那间,变得竟如深夜一般暗黑……不知过了多久,大风才终于过去。法显他们抖掉身上厚厚的沙土,才发现,一直作为屏障保护着他们的那两匹马,身上的鬃毛少了许多,已被肆虐的风沙吹得稀稀落落了。这——就是现在人们所说的沙尘暴。而这时呢,向导却傻眼了。经过这场沙尘暴的洗劫,眼前的一切已面目全非:本来辽阔的波浪形状的沙漠,霎时,变成了数丈高的大沙丘或纵横交错的深渊,赫然坐大的沙丘,巍巍然,有的竟达30多米高,哪里还辨得清哪边是东哪边又是西啊?这样的情况,若要放在晴天,尚可看着日出日落辨别方向,可在这阴暗的风沙天气里,向导也懵了。法显他们迷路了……法显他们能不能顺利地走出这大漠?咱们下回再讲,谢谢大家!

为了心中的佛法真谛,法显等十一人开始了他们漫长而艰苦卓绝的西行之旅。他们长途跋涉途经古代丝绸之路上的重镇张掖和敦煌,最后来到气候极为恶劣,常有旅行者被流沙埋没而丧命的白龙堆沙漠。那么,他们该如何逃出这片被死亡笼罩着的艰险沙漠呢?而在穿行沙漠的过程中,还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的故事呢?下周同一时间,《西行取经第一人》系列节目第三集 《西出阳关 步履维艰》,继续讲述。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