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回望今人陌生了的日晷

    回望今人陌生了的日晷

 

                            

 

   日晷,特别是赤道式日晷,这一充满中华民族文明与智慧的古天文仪器,对今人来说恐已经显得陌生了很多。如今全国各地仿古制作、架设在旅游景观大大小小的日晷,装错装反的案例并不少见,如媒体报道过的西安、深圳等地,甚至国内最大的位于国家授时中心鼻子底下的陕西蒲城县的巨型日晷也都装错了。

 

据有关考古资料的记载,世界上最古老的日晷是古埃及天文学的方尖碑(公元前3500年)和巴比伦天文学的影钟(公元前1500年);百度百科文章称中国在周朝开始使用日晷,距今3000年,但未注明记载之来源;查周公测影台相关记载可知其与《周礼》记载土圭测日影之说相符。

虽然网上有些资料声称,西方的日晷有6000年的历史,但却看不到具体的实证,近年来倒是报道瑞士巴塞尔大学研究人员在埃及东部埋葬古埃及新王国期间法老与贵族的帝王谷发掘出一尊距今3300余年的日晷,不过只有16公分大小。

现考古已经实证,在距今4200年左右中国就有了世界上最早的可观测20个节令的陶寺古观象台和用于测影的圭表,但典籍中直到公元前659年才有了确切使用圭表的记载。可见,记载与历史的真实之间存在着距离。

因此,笔者认为对所谓中国在周朝才有日晷的这个说法恐值得商榷研究。鉴于此,笔者就自己所掌握的相关资料进行了初步的梳理,旨在抛砖引玉,以期望能使在这个领域里的研究有所进展。

 

 

 一、近年来新发现暴露于野外的三大巨型疑似“日晷”

1、蜂糖大坡疑似“日晷”

贵州省安顺市镇宁自治县本寨镇蜂糖大坡,海拔1659.5米,为该县最高山峰,山脊长3.4公里。为夜郎竹王后裔蒙正苗族世居。2009年8月13日,镇宁自治县夜郎竹王文化研究会到蜂糖大坡考察,在蜂糖村彭家院发现这块巨石长2.8米、宽2.2米、厚1.3米,约重12吨。 这块巨石上表面刻有图案。最为明显的是巨石表面的半圆形图案,该图案是由一个半径约0.75的半圆,围住一个半径约0.3的小圆,半圆的线条是被凿凹进去的,每隔约3厘米便有一根竖线,而被围在中间的圆心也是阴刻的,上面纵横着凿刻的线条,在圆心两侧,还有两个星形的小圆圈。2018年7月7日,西南夜郎文化研究院原开发利用研究所所长、研究员王德埙先生亲自到这里来考察后认为是太极阴阳“日晷仪”对此疑似日晷目前虽笔者尚未进行实地勘测和推算,但其“0.3米”和“0.75米”这两个数据倒是引人注意,估计有可能与当地所处纬度的二分二至之日影相关。

 2、  卧龙崮疑似“日晷”

 

 据公方景 博文《卧龙崮上的神奇日晷》称,在山东省蒙阴县岱崮镇燕窝村东,卢崮山前的龙崮古寨遗址内,除有在岩石上雕凿的棋盘、碓臼和石闩外,还有六个巨大的圆环,这些圆环均在平整光滑、西高东低的天然岩石上 , 直径 3-5.4 米不等,分别分布在崮顶的南北两端,北端有四个,南端有两个。其中最大的一个在崮顶南端偏西,外径 5.4米 ,内径 5.2 米 ,间有放射状的錾沟, 沟上口宽10厘米,底宽4厘米,深9厘米石规规整,凿痕均匀;其内东侧有一直径25厘米,深12厘米的圆坑,在圆坑的北边与其相距 66厘米处,又有一凹形小口,边长6厘米,向东有排水口。该规南边,又有一直径4.6米的“石规”,仅在北边有一段2.3米长的錾沟,其上口宽7厘米,深8厘米,底宽2厘米。此规面光滑,没有人工雕凿的其它痕迹。北端偏东的四个“石规” 在布局上呈东南西北排列。其直径自东向西依次是:3.47米,3.10米,4.02米,3米。这四个规整的“石规”,其中三个中心处有圆形凿坑,錾沟凿痕同南端“石规”。其中直径4.02米之石规,圆心及圆心北65厘米处,分别各有一个圆坑,经罗盘测定为南北方向。顺正南方向,从中心圆坑到圆环外沿刻有一条直线。该作者推断其为秦汉时期先民“仿周公测影台”而建的。根据是把卧龙崮上这些“圭表”、“日规”等测影台与周公测影台相比较,除卧龙崮测影台是用“石规”立杆测影与“周公测影台”是用“土堆”立杆测影有所不同外,余者略同。

3、山西浮山高村山疑似“日晷”

高村山疑似“日晷”侧视图

 

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高村山疑似“日晷”中心点的坐标为北纬35度52分53秒,东经111度40分1秒;经使用电子天文罗盘现场测量,当前疑似“日晷”上的指北线刻度竟然恰好为0度,亦即正北方向。

石体长 2.6米,宽度1.25—1.5米,厚度0.4米,粗沙石质,当前呈不规则形。经在一侧面解刨发现背面亦呈平面状,东北方向一角之下部石体破碎。石盘正中有一直经为4公分的小圆洞(孔),深5公分左右。以圆洞为中心,自半径0.4米起向外分别刻有三道大圆圈,第一与第二圆圈之间有12个等距分布的小圆圈;小圆圈直径10公分;第二与第三圆圈之间有表示刻度的短刻划,均匀分布,每30度之间有7个短刻划,可表示8个刻度。上方正北方向,刻有一个尺寸为0.42m  x  0.32m的竖式长方形,长方形下边沿至中心小圆孔的距离为0. 75米,长方形中心点至中心小圆孔的距离为0.95米,长方形上边沿至中心小圆孔的距离为1.16米;中间360度方向略靠左侧的上下位置上,似有两个明显的符号,一个小圆圈 “o”在上方,一个短划“—”在下面,由于时代久远,风化所至,其他已看不清。由中心小圆孔通向长方块中心的延长线(零度方位线),经天文罗盘测量正好是0度。三个大圆圈中的内圆圈至中心圆洞半径0.4米,中间圆圈至中心圆洞半径0.522米,外圆圈至中心圆洞半径0.63米。中心圆洞(孔)至正北方向小圆圈中心的距离为0.45米。圆周360度内在第一和第二个大圆圈内共有12个直径10公分的小圆圈均匀分布;每两个小圆圈之间至中心圆洞的角度均为30度。

 

 

 

目前对于高村山这个疑似“日晷”,国家两院专家已于2018年冬至日进行了实地勘察,目前正在对其相关的人文、地质和天文数据进行深入的分析研究。

 

就上述笔者所例举的国内目前已发现的三处大型石制疑似“日晷”而言,总体来看,笔者认为唯有山西浮山高村山这一处,恐较为与赤道式日晷的制作原理相对要贴近的多,而且很可能是目前国内体积最大的石制赤道式日晷。不过,三者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对于这种暴露在野外的石器刻痕如何进行年代的鉴定,目前尚有一定的困难。

 

 

 

二、秦汉以降现有实物存在的日晷

1托克托县日晷,于1897年出土于内蒙古托克托县,是呼和浩特地区出土文物中的一件瑰宝,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属特级文物,是汉代日晷中相对完整的实例。日晷用方形石板制成,俗称“石晷”,据陈梦家先生的实测,长27.5、宽27.4、厚3.6厘米,一面刻画图案,另一面是素面。晷面中央为直径 1厘米的圆孔,不穿透。以中央孔为心刻出两个同心圆,内圆与外圆之间刻有69条辐射线,占圆面的大部分,而余其一面未刻。辐射线与外圆的交点上钻小孔,孔外系 1~69的数字。各辐射线间的夹角相等,补足时可等分圆周为 100份,正与一日百刻之数相当。使用时,先将日晷放正摆平,然后在晷心大孔中立“正表”,在外圆的小孔中立“游仪”。将正表与游仪照准日出、日入时的太阳位置,就可以计算出当日的白昼长度,使掌漏者据以调整昼夜漏刻,确定换箭日期,并且,漏壶的流速还可据日晷测日中加以校准。此晷虽然汉代也称“日晷”,但它与后世用于测时的日晷,从概念上说是完全不同的。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一种赤道日晷,不仅能直接测出时刻而且还能测定节气。另一种意见则认为它仅用于测定方向。

2、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所藏另一件此类日晷,传说是1932年在洛阳金村出土的,晷面刻纹与托克托日晷极相似,但所刻数字的书体枯槁呆滞。将二者的拓片重叠透光观查,有些文字的笔道竟可重合。所以后者应是现代人据托克托日晷摹刻的仿制品。

 

3、海婚侯墓出土的汉代“镜晷”

“鎏金镶宝石铜镜”,则是作为天文计时仪器——晷使用的。由于它一面为镜,一面为晷,因此学者称其为“镜晷”。

   4、西安隋唐时期小雁塔日晷,1976年7月在西安的新城广场发掘的,直经为33厘米,厚4.5厘米,从形制及文字判断,可认定为是隋唐时期的遗物,它只在正面有刻度,只适用于从春分到秋分的夏季半年。

5、西安元、明时期大清真寺日晷,陈列于西安北觉寺大清真寺的后院大殿前。石质、方形晷面边长62厘米,厚9厘米,晷盘上面一边缘中央有一长方形槽,槽长2.3厘米,宽0.8厘米,深3厘米,呈水平方向。槽的正前方刻有三行小圆坑,其直径均为0.5厘米。中间一行共有十四个小圆坑。从晷面的百刻制配十二辰时,每辰作八刻来看,专家认为这台日晷应是元、明时期的遗物。

     …………..

   如今,那源于远古的“立杆测影”这一曾经是中华先民认识宇宙世界进而形成“天人合一”观的历史,已经只是一个被留在词典里的词语而已;回望今人陌生了的日晷,不知是否还有何意义……..

 

 

 

 

                                 2019.1.5 于平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