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明探源>>正文内容

武王伐纣之时间探讨

  

          武王伐纣之时间

——一个还需深入研究的课题

蔺长旺

               1976年陕西临潼发现的青铜器“利簋”

 

关于武王克商(武王伐纣)的时间,可谓众说不一,有学者统计后称竟有40多种说法,其结论之时间跨度从公元前1130年到公元前1018年相差百余年之多。

据2003年出版的《科学时报》中说到:科研项目“夏商周断代工程”发布了5年研究结果,大致划出武王伐纣的年份范围;公元前1050年至公元前1020年。有三个结果:公元前1046年、公元前1044年和公元前1027年,首选1046

目前,从互联网文所披露的信息来看,对“BC1046”或是“BC1044”或是其他的一些研究结论,确实是存在不少争议的。从学术研究的角度看,笔者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

不说别的,仅就利簋铭文的标点断句这个语文基础知识而言,就不那么简单。近日网上就有新的见解:

2018年3月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珷征商,惟甲子,朝岁鼎,克。闻夙又,商辛未。王在军间师,易又吏利金,用作壇公宝尊彝”。卧马先生版《利簋》释文释意:周武王征伐商纣王,在公元前1056年的甲子年正月初一的朝岁祭鼎之夜,一夜之间灭商。 这与国家博物馆(利簋)铭文之释文显然不一了。

网名福汇预测百家号一文《武王伐纣之牧野之战具体时间考证》,通过天文星图分析认为,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的星象与《国语·周语》伶州鸠答周景王问律(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不相符合。

 

 

公元前1046120日晚天象

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日干支相符; 但“日在析木之津,星在天鼋”不符。太阳不在箕宿,北斗指的也不是北方。如果是伶州鸠以前的老师,在甲子日商朝灭亡后5天的己巳日那天才得到消息,于是晚上夜观天象,做此记录,恐也许有这个可能,那么,事发时间为:公元前1047年11月21日(甲子日)。

 

 

 

(一)江晓源“武王伐纣BC1044.1.9”研究

江晓源利用先进的天文(天象回推)软件,以《伶州鸠记录》为主等16项典籍记载的天文星象资料和《利簋铭文》为依据,以相关C14考古年代上下百年为时间区间,通过对符合条件数据的逐次逼近筛选,最终求得武王伐纣的时间发生在“公元前1044年1月9日”。

 

下图为江晓源构建的武王伐纣天象与历史事件表:

 

江晓源依据四种典籍与利簋铭文通过天文软件筛选后构建的BC1044.1.9武王伐纣表

 

但有学者认为,其“岁在鹑火”这一对确定年份至关重要的参数发生在公元前1047年(牧野之战前两年),有牵强附会之嫌,又其对《武成》历日的解释与大量青铜器铭文多有抵牾。因此,断代工程未采用其研究成果,而是委托刘次沅对此进行验算,以期能有新的结果。

 

 

  (二)刘次沅“武王伐纣BC1046.1.20”研究

刘次沅依据《汉书-律历志下》所引《尚书-武成》中的三个月相日期,得出了三个克商日:BC1070.1.26、 BC1071.1.31和BC1046.1.20。考虑到考古学方面的因素,刘次沅认为BC1046是最佳选择。断代工程采用了这一研究结果。

但业界学者认为,对于月相的不同理解,会远远多出刘次沅列举的三种,理解分歧会影响对实时材料(非文字类的考古材料,以及甲骨文与金文)的解读。

 

刘次沅依据陈美东金文月象定义构建的BC1046.1.20武王伐纣表

 

(三)武王伐纣时间三种说法之符合度对比表

 

 

《回天》作者对武王伐纣三种年代说法符合度的对比表

 

 

由上述表列内容,不难看出,在相符合程度上,BC 1044说,要相对高于BC1046说。

 

 

(四)对“武王伐纣时间”BC1044 和BC1046的质疑

吴新忠《武王伐纣时间的天文考古争议》一文的截图

 

笔者认为吴新忠文所披露李勇的质疑,值得关注。因为无论你的研究工具如何先进,计算如何准确,若所依据的文献资料可疑或存疑的话,都会导致研究结果之大厦倾覆的结局。以“假设春秋以来的干支纪年无错乱”而据此研究是不可靠的。若忽略典籍中可能会采用夏历、殷历、与周历不同纪年纪月纪日法的差别,势必会出现大量不同的武王伐纣时间之研究结果。看来,基础性研究工作不可忽视,比如能否借助于云计算大数据技术全方位对先秦时期列国纪年与历史事件、天文记录等信息源进行纵横向的上下5000年的系统梳理,排除各种误记,先把这个基础工作做好。在这个基础上,再利用先进的天文学、考古学等多学科的科技手段,去破解历史难题,恐怕就不会再有太多的历史难题了。

按照不同克商年份上溯到帝尧时期的年表

中华历法之起源很早,距今4300年的陶寺观象台,就能观测20个节令了。若从伏羲画卦、大桡制甲子、黄帝启“元年”说起那就更早了。系统性梳理我国历史上的纪年确实很有必要,不要说上溯到黄帝时期,就是到帝尧时期的年表也会是长短不一。

可以肯定的说,断代工程公布的年代数据并非是无懈可击的最终结果。 但20年前的国内实力与水平能有此阶段性、相对性的成果问世,也确实不易。相信,大数据云计算时代的到来,预示着梳理清晰中华文明五千年之脉络指日可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