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物·名胜·传说>> 名胜>>正文内容

锦绣东岳——精彩纷呈东岳庙会

精彩纷呈东岳庙会

上一讲,我们一起游览和欣赏了东岳庙最为壮观的艺术圣堂明代地狱,它那一组组罕见的泥塑佳作,无疑成了研究我国古代塑造艺术的宝贵资料。而除此之外,东岳庙还保留着一道奇特的文化景观,它就是每年农历三月二十八的庙会。那么,这一古老的庙会到底是怎样一种盛况呢?其中还形成了哪些不同寻常的民俗事项呢?《锦绣东岳》系列节目第六集——精彩纷呈东岳庙会,为您讲述。

东岳地狱惩恶扬善,确实让那些为恶不法之人,望而止步,惊身冷汗;也让那些积德行善之人,心情舒畅,扬眉吐气;同时,也可让信男善女心有所求者,如愿以偿。心情舒畅游庙会,扬眉吐气看朝山。

每年春夏之交的农历三月二十八,沿袭千年的东岳庙会便在全国各个东岳庙隆重举行,而此时作为行宫之一的蒲县东岳庙也是人如潮涌、热闹非凡。那么,古人为何将农历三月二十八定为东岳庙的庙会日期呢?随着时代的不断变迁,这一传统的古庙会又有着哪些新的发展和变化呢?

相传农历三月二十八是东岳大帝的诞辰之日,所以全国的东岳庙会都定为三月二十八日。蒲县东岳庙作为东岳行宫,庙会之日也当然是三月二十八日。元明时期,蒲县东岳庙只有一个三月二十八庙会,明末清初,又新增两个庙会,一个是农历三月二十三的太尉庙会,一个是七月二十三的华池庙庙会。蒲县解放初期,其他两个庙会逐渐淡化,只剩下三月二十八日的一个庙会。明万历以前,东岳庙会为“香火”大会。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创建“油烛”大会,这时东岳庙会已经演变为油烛香火大会。民国八年(1919年),县绅士共同议定:“籍此每岁三月间香火庙会,作为商品出售,时期至即以会场为陈列物品地址,供众展览,任人购买。凡一切日用商品农器均指定地点摆设……由本邑商会经理其事,以提倡商业为主……”这一时期,东岳庙会已含有物资交流之雏形。1953年曾改为骡马交易大会;1973年,改为物资交流大会;1995年,改为蒲县民间文化艺术节。已成功举办了十五届文化艺术节活动。

几经洗礼的东岳庙会不但没有淡出历史舞台,反而迸发出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其规模和影响也越来越大。那么,不同时期的庙会会期又是怎样的呢?期间又呈现出了怎样一幅盛况呢?

庙会的长短,在元、明、清时期,没有记载,无法考证。民国时期,会期一般为5天时间,三月二十六日起会,三月三十日结束。1953年,恢复东岳庙会后,会期改为10天,三月二十五日起会,四月初五日结束。1973年后,会期改为7天,三月二十五日起会,四月初二日结束。1990年后,实际庙会高峰期仅有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3天时间。近年来,庙会仍是一种群众自发的祭祀朝山形式,庙会期间仍然人如潮涌,香火旺盛,每天客流量达三、四万人之多,说书的、鼓乐班数十家义务表演,各种杂耍、摊点遍布山上山下,精彩纷呈。

看来,旧时人们通过祭祀朝山的方式以表达对东岳大帝的尊崇和信奉。这一现象不只限于普通民众,连庙内的僧人都积极参与。那么,除了上述情形,庙会期间还有哪些活动呢?而在此之前又要进行哪些精心的准备工作呢?

蒲县在庙会期间,还要进行庄严的圣诞庆典活动。1950年以前,蒲县东岳庙圣诞庆典活动,是由住庙僧人和民间监事纠首共同组织,主持承办。监事纠首负责庆典议程安排、活动组织;住庙僧人负责主持设醮念经、祈禳祭祀。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以前,东岳庙圣诞庆典活动非常隆重肃穆。农历正月十五刚过,就要委派一个三人定戏小组,他们从临汾城出发,跟踪观看蒲剧名班,一直要看到三月初,定下庙会期间上山演戏的戏班,定下“名角”,定下剧目。刚刚进入农历三月,庆典活动就拉开序幕。三月二十以后,东岳庙山上山下、里里外外包括县城都焕然一新。山门、宫门悬挂宫灯,所有门口皆张贴楹联,悬起彩灯,各殿宇置设供物献品,准备庆典礼乐,安排祭祀朝觐等。隆重、重视程度不亚于过大年。

作为祭祀活动的前期工作,却在古人的思想意识中表现得如此复杂而隆重,其中彰显的不仅是对东岳庙会的重视程度,更多的则是对东岳大帝的虔诚之心。那么,祭祀当日又有着哪些严格的程序和要求呢?

三月二十五日,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东岳大帝寿辰正日,三月二十八日八点,举行开祭仪式,庆典钟声敲响,住庙僧人身披袈裟,值年纠首身着礼服,按部就班,率先来到行宫大殿,行三跪九拜大礼,然后“迎神”“上香”“上供”。这时鼓乐、爆竹齐鸣,山门到行宫大殿燃起对对宫灯,庙内所有宫、祠、坛、堂都按品位高低,点起大小不同的蜡烛,到处灯火通明。此时,南乐楼上的祝寿戏《天官赐福》,这是祝贺圣诞时的专用剧目,也叫《跳加官》,开场演出,热闹非凡。迎神仪式结束,行宫住持僧人率众僧在行宫大殿进行法事,念经祈祷,祈求福祥,国泰民安。法事结束后,县府官宦、乡绅、值年纠首相继上香祭拜。整个庆典仪式一般持续两个小时。事毕,行宫大殿开始自由祭祀。这时,整夜守候在行宫院内等候祭祀者、还愿者,纷纷活跃起来,顶礼膜拜,急抢烧“第一炉香”。

综上所述,庄严的圣诞庆典活动既丰富了古庙会的意义和内涵,同时也增添了浓郁的气氛。以至于后来的祭祀活动不但愈演愈烈,而且还形成了蒲县东岳庙会所独有的现象。那么,这又是一种什么现象呢?它又有什么样的规则呢?

1990年后,祭祀庆典活动逐渐成为三月二十八日夜零点开祭。是夜,四乡、邻县汇集东岳行宫,待子时12点钟声撞响,人群蜂拥而至行宫大殿,争相祭祀朝拜敬献布施。1995年以后,祭祀朝拜者所用香火越来越高,高者竟高达一米五,俗称“烧高香”。祭祀活动的高潮是三月二十八日的“四醮朝山”。四醮指东、南、西、北四醮,是蒲县东岳庙行宫独有的民间朝山祭祀活动。全县按区域东南西北,分建四醮,各醮都供奉镇醮神,三月二十八日这天,各醮要将自己所供奉之神送还行宫,让其归位,以享大祭。

结合前面的讲述我们知道,“四醮朝山”是一项分为东、西、南、北四醮的民间朝山祭祀活动。那么,其中的这四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它们又享有哪些权力?对于朝山所献的供品人们又有哪些特别的讲究呢?

四醮按东、南、西、北四隅划分,各醮由若干自然村组成,一般12至15个村不等。有些小村 ,两个村或三个村合组一个醮社,大村独立成社。各醮设有一名执事总管,参加醮社各有一名负责纠首。各醮社轮流主持朝醮事务,每年一换,十二年一轮。每年在三月二十五日,所辖醮社参加朝山的醮民都在当年主持朝醮的社村集中训练,排演朝山仪仗队形,准备安排醮民所需的衣食住行等一系列活动。哪村主醮,一切费用、开支由该村村民摊派解决。主醮村从三月初一起,全村村民开始忌五辛,不准在河里洗衣物,以保证环绕柏山的河水清亮干净,村里设专人负责监督。

准备朝醮献神供品十分讲究,人员选择也很严格。如磨献面,不准使用牲口,只能人工推磨,女人严禁参与操作。推磨、罗面者均由醮会纠首承担。参加磨面人员一律赤脚,挽裤腿,用黄纸封口,严禁磨面时讲话;磨道打扫干净,清水洒地,黄土垫道。凡参加朝醮人员三餐禁忌腥荤,禁忌污秽行为,禁忌亵渎语言等。

和上述庆典活动相比,“四醮朝山”这一祭祀活动明显将庙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它不仅表现在准备工作的繁杂和讲究,而且在祭祀当天有着更为严格的仪式和要求。

朝山仪仗队伍规模大小不一,仪仗若干不等,神楼每班4人,分三班轮换,随行醮友几百人、几千人不等。醮会人员一律统一发放干粮,一般按所持家伙发放。锣鼓手每人4个馍,其他人每人2个馍;参加朝山者,忌口(不准乱说乱道),禁五辛(葱、大蒜、小蒜、韭菜、生姜);抬神楼者,一律禁口,用黄表纸封口,不准讲话。待四醮朝山队伍到齐后,开始正式朝山仪式。民国以前,四醮常常因为争抢“第一朝山”权利而发生争斗,每年有伤人事件发生。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后,为禁止争斗事件发生,庙会纠首共同议定,在行宫大殿设置四支“朝山令箭”。各醮在二十八日汇聚后,由四醮执事总管,在行宫大殿取令箭,各醮按领取令箭顺序,依次进行朝山。

时至今日,“四醮朝山”这一大型祭祀活动已停止举办,但因其是东岳文化中所特有的民俗事项,所以被国家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那么,已消失的这一民俗活动究竟起源于何时呢?它又为我们留下了哪些珍贵的文物呢?

东岳行宫“四醮朝山”起自何时,尚无记载可考。东岳庙现存碑记中,有关四醮朝山资料,在清初已有记载。如清同治十四年(1657年)《建醮碑记》载:“东岳天齐德并乾坤,居群圣之独宗……四方香火倾城去集。兹逢三月二十八日,正值圣诞之辰,蒲之南乡轮流醮合……”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补修东山碑记》也有四醮朝山的记载。据史料考证,四醮朝山形成于元代,发展于明代,兴盛于清、民国时期,至今有七百余年历史。蒲县东岳朝醮,世代承袭,形成传统规约,这一规约,一直延续到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日军侵占蒲县后停止。日军投降后,四醮朝山重新起醮,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蒲县解放后,四醮朝山活动正式停止。至今东岳庙中仍保存有当年朝山时用过的“神楼”“伞盖”“朝山令箭”等祭祀文物。

历经百年,曾经盛行于古庙会的许多民俗活动都已遗失,然而这并没有使得热闹的庙会从此萧条,反而形成了许多新鲜而独特的民间习俗,那么,如今的东岳庙会又有哪些民俗事项呢?不同的习俗都有着怎样的形式呢?

还愿,为蒲县东岳行宫一种祭祀习俗,是许愿者向东岳大帝实践承诺或诚信。还愿有各种各样的方式,一般根据许愿者的承诺进行还愿。许愿者家中或本人有重大疑难问题得不到解决或解除,方才许愿。诸如父母患疑难杂症、久婚不育、降灾免祸、祈求福祥等。常见的还愿有如“担刀”“施舍”“献牲”“献钱”“献匾”“旌表”“献戏”“献袍”等。许愿者不论所求事情应验与否,必须还愿,还愿者多数为男性,还愿时间、日期根据许愿者的承诺而定。例如“担刀”还愿,是祈求东岳大帝免除父母病灾而许的承诺。还愿时,许愿者系裙,病愈者用红色布裹头,未愈者用黑色布裹头,赤双脚,挑着两把铡刀,环行宫大院跑若干圈,每转一圈到大殿前磕头一次。1990年以后,还愿大多为实物愿,如“捐钱”“献袍”“献牲”“献匾”“旌表”等。

虽然还愿的形式多种多样,但体现的却是所有许愿者对幸福生活的追求和渴望。那么,除了还愿,其他三种祭祀习俗又是怎样的呢?它们又被寄予了怎样的含义呢?

送痂,为蒲县东岳庙传统祭祀习俗,用新芽柳枝,扎上五色纸花,送往昌衍宫,每次一枝,意为儿女祈福禳灾。偷送小鞋,为蒲县东岳庙传统的祭祀习俗,形成于昌衍宫,为求子嗣习俗。偷、送小鞋者,多数为中年妇女,或久婚不育的青年妇女。前者为求孙嗣,后者为求子嗣。布施,为蒲县民间传统人文习性。此习性源于对东岳大帝的崇敬与信仰。在元以后明、清、民国诸时期,蒲县人为东岳庙的不断完善,年复一年、代复一代的捐献资助,养成慷慨仗义、急公乐施之风,并成为传统习俗。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庙会禁绝,山门封闭,仍有不少人在柏山松柏中祭祀布施,阻挡不住。布施不在乎多与少,体现出当地民众对古文物的崇尚与关爱之情。

这一个个形式迥异的祭祀习俗,为我们充分展现了这一带的风土人情,同时也让东岳庙会异彩纷呈、声名远扬。那么,古往今来,东岳庙会究竟是怎样一种盛况呢?而在太尉庙的下坡处,又隐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传奇之说呢?

东岳庙会规模壮观。民国时有人做过统计,庙会期间,前来烧香还愿者有多达18个省市的善男信女,南到福建,东到东北三省,西至甘肃,北至内蒙古。三月二十八这天,流动人员不下于四、五万人。太尉庙下坡处,有一座善女墓,相传在明代时候,有位外籍媳妇,听说蒲县东岳大帝灵验,就背着年老多病的婆婆上山求药治病,行至半坡,不幸累死,明代蒲县知县毛一凤感其孝道,特立碑旌表,并题诗一首“有缘顿入菩提路,无意西归生翠微。妄语后来学道妇,长城夜月一寒衣。”后来上山游庙会的婆媳,路过墓碑时,都让媳妇摸碑石,学学善女,孝敬公婆。

东岳大帝的信仰起源于祖先对泰山的原始崇拜,其中不仅体现着中国传统道教文化对民族精神、民族心理的影响,而且让我们感知和了解到了传统文化的魅力。在以科学发展观为核心的当代社会,我们面对东岳大帝的崇拜与信仰,更要有深入透辟的认识和更为科学的把握,在走和谐发展、安全发展的道路之时,也把我们平阳大地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传播于四海。

东岳大帝的崇拜与信仰自始至终贯穿着生与死的主题,浸透和张扬着强烈的生命意识,这种对生死善恶的崇拜意识与文化观念是与中华民族的文明同源同步的,是一种创造力和进取精神的彰显。而今天我们祭拜东岳大帝,则是在坚持唯物论的前提下,把善良美好的祝福分送给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创造一个国泰民安、健康和谐的生活环境;是在市场经济的指导下,把往来的游客作为我们劳动成果的分享者,促进我们经济的发展。

蒲县东岳庙就像一本永远读不完的古书,它印记着我国古代建筑、雕刻、雕塑、绘画、戏曲等珍贵艺术;包含着千百年来历代建设者和保护者的心血和智慧;蕴藏着丰富的道教内容、佛教理念和儒教思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