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韩都平阳考

 

韩 都 平 阳 考        

 

一、韩贞子徙居平阳的年代

《史记·韩世家》载:“晋顷公十二年(公元前514年),韩宣子与赵、魏共分祁氏、羊舌氏十县。” (前541年,任正卿7年有余的赵武撒手人寰,韩宣子继之为中军元帅,开始对晋国长达27年的执政。,前514年寿终正寝。)

《史记·韩世家》载“晋定公十五年(公元前497年),宣子(注:此处宣子乃简子之误。)与赵简子侵伐范、中行氏。宣子卒,子贞子代立。贞子徙居平阳。”

《吕氏春秋·任数》高诱注:韩宣子“起生贞子,居平阳”。

《史记·楚世家》载:“秦破韩宜阳,而韩犹复事秦者,以先王墓在平阳。”

《汉书·地理志》云:“平阳,韩武子玄孙贞子居此。”

依上述《史记·韩世家》的记载,韩贞子当在前514年韩宣子去世后,亦即在前513年继韩氏掌门之位后徙居平阳。日本学者平势隆朗认为,徙居平阳在公元前514年到公元前510年之间。 

《左传·昭公·昭公二十八年》:

“秋(公元前514年)晋韩宣子卒,魏献子为政。分祁氏之田以为七县,分羊舌氏之田以为三县。司马弥牟为邬大夫,贾辛为祁大夫,司马乌为平陵大夫,魏戊为梗阳大夫,知徐吾为涂水大夫,韩固为马首大夫,孟丙为盂大夫,乐霄为铜鞮大夫,赵朝为平阳大夫,僚安为杨氏大夫。谓贾辛、司马乌为有力于王室,故举之。谓知徐吾、赵朝、韩固、魏戊,余子之不失职,能守业者也。其四人者,皆受县而后见于魏子,以贤举也。”

由上述《左传》“晋韩宣子卒,魏献子为政”之记载可知,在前514年韩宣子寿终正寝之后,乃为魏献子执掌晋国之国政, 且封赵朝为平阳大夫正如乔忠延先生在电视讲坛所云“如此看来,平阳与韩都似乎没有什么缘分了。接着乔忠延先生又说:“再读《史记》,在《晋世家第十五》中有这样的记载:宣子卒,子贞子代立。贞子徙居平阳。由此可以看出,韩宣子去世后他的儿子继承了爵位。贞子徙居平阳,也就是说韩都原来不在平阳,是后来迁移过去的。

至此,读者不难发现《左传》与《史记》的记载似乎有些矛盾,《左传》云“晋韩宣子卒,魏献子为政”,而《史记》云“宣子卒,子贞子代立”。显然,乔忠延先生是依据《史记》之记载婉转的告诉读者“贞子徙居平阳,也就是说韩都原来不在平阳,是后来迁移过去的”,言下之意,自贞子徙居平阳后,平阳就是韩都了。

对此,笔者不敢苟同,因为笔者理解太史公所云“宣子卒,子贞子代立”,此“代立”代立的并非是主政晋国国政之位,而是韩氏的掌门之位。“徙居平阳”,并非指“迁都平阳”。若言“平阳”此时已为“韩都”恐为时过早。至少从当时韩氏仍为晋国六卿之一的身份和地位来说,称“平阳”为其“国”之“都”还是欠妥当的。

但依《史记·晋世家》记载,从晋定公十五年(公元前497年),到晋定公二十二年(公元前490年)范、中行氏奔齐,赵、韩、魏同范氏、中行氏进行了长达八年的激烈斗争。晋出公十七年(公元前458年),“知伯与赵、韩、魏共分范、中行地以为邑。” 公元前453年,赵、韩、魏三家共灭智伯,尽并其地,此后三家各自建立起了独立的国家政权。这时的“平阳”,名符其实的可称为“韩国之都”了。

 

二、韩贞子徙居平阳的历史背景以及其历史影响和意义

关于韩贞子徙居平阳的历史背景以及其历史影响和意义,学者徐团辉2011年之硕士论文《韩都城变迁研究》中有着极为精辟的分析和见解,不妨摘录如下:

1徙居平阳的历史背景和原因

平王东迁后,王室衰微,“礼乐征伐自天子出”转变为“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到了春秋后期,由于长期的争霸战争,晋国的卿大夫逐渐掌握军政大权,与此同时晋国公室日益衰弱,“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近乎又变成了“礼乐征伐自大夫出”的局面。根据《史记·晋世家》记载,晋平公(公元前557-前532年在位)时期已经出现了公室衰微、“政在私门”的局面,到了晋昭公六年(公元前526年)的时候,更是形成了“六卿强、公室卑”的政治格局。晋顷公六年(公元前520年),六卿平定王室之乱,立敬王。晋顷公十二年(公元前514年),“晋之宗家祁傒孙、叔乡子,相恶于君。六卿欲弱公室,乃遂以法尽灭其族。而分其邑为十县,各令其子为大夫。晋益弱,六卿皆大。”是年,韩宣子死,韩贞子立。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韩贞子出于韩氏发展的考虑,徙居平阳。

平阳在今山西临汾市附近,地处山西晋南平原的中部,四周多山,中部平坦,地理环境远比韩氏旧邑韩原优越,也更适于韩氏的进一步发展。随着晋国公室的衰弱,卿族势力的崛起,卿族与卿族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韩贞子应是在综合考虑内外各种因素的情况下,做出了迁都平阳的决策。站在内部发展的角度,政治、经济、军事因素起着关键性的决定作用。

从地缘政治上看,平阳距离晋国的统治中心更近,有近水楼台之利。对韩氏来说,这更便于就近观察晋国公室的动静,更便于参与晋国卿族的政治斗争,一旦公室有变,可迅速作出反映,抢得先机。当时晋国内部卿族之间的矛盾愈发激化,随时即可酿成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将政治中心迁到晋都附近,能及时获得情报,更利于战争调度,以便最大程度的攫取政治经济利益。

从经济条件来看,平阳处于汾河谷地,土壤肥沃,灌溉方便,农业发达,能为韩氏的繁荣强大提供较好的经济基础。粮食是古代战争最重要的物质保障,是关系战争胜负的战略资源。迁都平阳,大大缩短了对前方的军事补给线,“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如遇战事,可源源不断的为前方供应粮草。

从军事攻防来看,一方面平阳相对于晋都新田而言,正处于汾河上游,有高屋建瓴、居高临下之势,一旦有变,可顺汾河南下,便于军事进攻;另一方面,平阳四面环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又便于军事防御。

从文化心理上看,平阳传说是上古时代帝尧建都所在,在心理上有很强的华夏文化的正统性和归属感,便于凝聚人心,号召民众。

再从外部条件来看,东渡黄河,可以避开西邻秦国的威胁,平阳之西既有滔滔黄河,又有巍巍吕梁,可做防御秦国的天然屏障。这样可使韩氏解除后顾之忧,从容应对晋国卿族之间的斗争,更能集中精力争夺晋国内部的政治经济利益。

对比而言,韩氏旧邑韩原不仅远离晋国的统治腹心,交通上更是极为不便,需要渡过黄河来参与晋国的内部事务和政治斗争,有鞭长莫及之感。同时,韩原境内狭小,多山,也不便于长远发展。此外,秦晋长期攻伐不断,韩原偏居晋国西陲,西邻秦国,韩氏在晋国内部争斗的同时,还要应付秦国的威胁,两线备战,精力分散,不利于韩氏与其他卿族开展斗争。

2徙居平阳的历史影响和意义

徙居平阳之后,晋国内部卿族的斗争形势益发严峻。尽管早在晋平公六年(公元前552年),范氏就与栾氏展开斗争,栾氏失败。但在迁徙之后卿族之间的政治军事斗争变得更为激烈和残酷,以平阳为依托,韩氏在这些优胜劣汰的军事战争中渐居有利地位,直至脱颖而出,分晋而立。依《史记·晋世家》记载,从晋定公十五年(公元前497年),到晋定公二十二年(公元前490年)范、中行氏奔齐,赵、韩、魏同范氏、中行氏进行了长达八年的激烈斗争。晋出公十七年(公元前458年),“知伯与赵、韩、魏共分范、中行地以为邑。”公元前453年,赵、韩、魏三家共灭智伯,尽并其地,此后三家各自建立起独立的国家政权。

韩贞子徙居平阳,适应了卿族斗争的需要,是在正确分析晋国内外政治形势的情况下作出的英明抉择。韩居平阳,为韩氏参与晋国内部的争斗提供了极其便利的条件,促使韩氏在晋国内部的卿族斗争中逐渐发展、壮大,为韩氏建立独立的国家政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学者徐团辉对韩贞子徙居平阳的历史背景以及其历史影响和意义之分析,应是非常到位的。

 

三、韩都迁离平阳的年代

乔忠延先生认为,“韩国从公元前415年到公元前375年,整整四十年间都以平阳为其都城。”已故学者石青柏认为,“韩从公元前497年贞子居平阳,至九世哀侯(前375年)始徙郑,有八世先王之墓皆在平阳”,长达122年之久。若从前453年三家分晋算起,韩都平阳有78左右的历史。

学者徐团辉认为,“韩氏居平阳历贞子、简子、庄子、康子四代,约90年。….韩武子前424年迁都宜阳,韩景侯前408年迁都阳翟,前375年韩哀侯迁都新郑”,也就说韩都平阳仅有30年左右的时间。

 

 

 

 

 

  

     的确,典籍文献对于韩都变迁的记载确有多种之说,据学者徐团辉梳理,主要有以下四种观点:

 

 参考魏国前361年方从安邑迁都到大梁和赵国前386年方迁都到邯郸的时间,笔者认为韩国于前375年从平阳直接迁都新郑较为可信(从前453年三家分晋算起,韩都平阳有78左右的历史)。因为从战略上讲,平阳之地理位置对防御秦国西来之进攻具有河水与吕梁山脉之天然屏障,东有防御赵国袭击的太行屏障,无疑是一个向外扩展的可靠后方,而宜阳因临近秦国且无有利之天然防御屏障,若将国度迁与此地是很被动的选择;但为了角逐中原,将宜阳这一军事要地其作为其前出的桥头堡和军事要塞进行建设,则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再者,为了守护其先王在平阳的陵墓,其在平阳之东举国家之力建设武遂要塞也可得以合理的解释。

 

四、韩都平阳之都城位置所在

关于“韩都平阳”,可以说是一个不存在争议的问题,只不过是对其在平阳为都的时间之长短看法不一而已。另外,就是对其都城在平阳位于何处的问题还尚需讨论。本地学者多称韩国都城在现今临汾市西南的金殿一带。但笔者经查阅中国文物地图集资料发现,在河西金殿一带东周时期的考古文化遗存分布很少,但在其一河之隔位于河东的杜村、伊村、神刘村却有大约15万平方米的文化遗存分布区;而在魏村一带却有30万平方米的文化遗存分布区。由于对于这些区域,除了常规文物调查外并未进行过考古勘探和挖掘,所以还很难说韩都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里。从面积分布来看。笔者倾向于魏村一带。

但这一看法也面临挑战,因为根据《史记-魏世家》“汾水可以灌魏国都城安邑,绛水可以灌韩国都城平阳”的记载,显然是灌不了平水之阳的,金殿也好、魏村也罢,那个“平阳”。

这个问题是襄汾万好收先生提出的,他认为这个“平阳”应在曲沃羊舍附近,这里倒是有晋国时期的羊舍墓群存在,且也有学者认为该墓区乃铜鞮伯华、叔向、叔鱼、叔虎的“羊舌四族”的墓地。不过,这里是否有相当于韩都的都城存在,目前并无考古发现。看来,韩都平阳之都城位置所在依旧是个未解的谜题。

 

 

参考文献:

  1. 石青柏 《武遂与武阳》
  2. 李团辉 《韩都城变迁研究》
  3. 李敦彦 《揭开羊舌墓“倗国”考古大谜》
  4. .部分图片 选自百度图库。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