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民俗·民艺·非遗>> 民艺>>正文内容

翼城花鼓——花鼓传承

花鼓传承

上一讲中,我们一起回顾了翼城花鼓的历史传衍和发展,不同的历史时期翼城花鼓都以其浓郁的地方艺术特色,书写着当地世代流传的那句谚语“绕城东西南北走,到处皆闻花鼓声”。历经千年,这项古老的民间艺术不但没有消亡,反而跟随时代的脉搏愈发生机、熠熠生辉。那么,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花鼓经久不衰呢?而在其特殊的艺术形式背后又隐藏着哪些独特的文化魅力呢?《翼城花鼓》系列节目第二集 《花鼓传承》,为您讲述。

翼城花鼓历来体现着一种时代气息。在封建社会,虽是一种供人观赏和敬神的娱乐活动,而在表演中往往加唱民歌,一般在最后一句前,还要打一段“仓仓 令令 仓”鼓点,然后唱最后一句。其歌词要么是欢庆的,要么是悲凉的,充分反映着人们反压迫、反剥削的斗争精神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经常唱的如《绣花灯》《十绣荷包》《二姑娘害病》等歌曲。如《戴荷包》的歌词是:年年在口外,月月不回来,捎书带信要把荷包戴。但在历次革命运动中,其民歌却赋予了新的内容,如在抗日战争时,有《打日本》《除汉奸》;在土地改革时,有《斗地主》《土地还家》;在互助组、初级社时,有《单干不如互助好》《点灯不用油》,以及粮食丰收后所唱的《今年又是丰收年》《卖公粮》等,配合每个时期的中心,都编唱有新的民歌,在当时起到了很大的宣传作用。特别是《打日本》《除汉奸》在当时有效地激起了民族恨和阶级仇。如《打日本》歌词是:咱们中国人,齐心团结紧,坚决消灭日本鬼,不许他横行。再一个是在转社期间和卖余粮时,效果尤为明显。

翼城花鼓不但有着独特的艺术形式、强烈的时代气息,而且还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今天在翼城,但凡逢年过节、庙会、庆典、丰收、婚嫁等喜庆日子,人们都会通过花鼓这种艺术形式来表达喜悦之情。或许正是这种与人们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因素才让花鼓世代相传,并创造出丰富、奇绝的表演套路。

翼城花鼓在建国初期,比较活跃,不仅参与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互相交流,技艺不断提高,艺人们创造了各种打法,同时增加了各种套路。其打法有男女鼓手对打、杠上表演、高跷表演、二人打一鼓(俗称二龙戏珠)、多鼓表演等。套路有“走云线”“踩四角”“剪子花”“大团圆”“龙摆尾”“金鸡啄米”“二龙出水”“金钩倒挂”“仙人过桥”“空中飞人”等数十种。新中国成立后本县花鼓代表人物为唐兴镇封比村张增发。张增发从小喜爱打花鼓,12岁拜本村鼓手李来贵为师,勤学苦练,13岁就担任主演到县城参加元宵节会演。他头扎朝天小辫,站在一人高的双杠上进行表演,动作熟练潇洒,由于技艺高超,轰动县城,被人们称为“花鼓十三红”。他的表演姿态优美,鼓点清脆响亮,动作潇洒粗犷,尤其头功、臂功、腰功、腿功及面部表演样样到位。他从一鼓到多鼓,从地上到杠上,无不精通娴熟,他在高杠上表演,轻松自如,踢腿掏打,挥身转腰如同平地一般;而在地上表演更加纵横发挥,得心应手,下身不停地腾、跳、跺、碾,上身随之前俯后仰,拧转涌动,双手挥舞鼓槌,快速地掏腿绕腰,翻肘转腕猛击鼓面。他还对花鼓打法不断进行改革,并总结出一套经验,使花鼓表演有了新的突破。张增发曾多次参加县、地、省及全国举办的民间艺术会演。1956年春节,以他为主演的封比花鼓队代表山西省参加了全国二十四省民间艺术大会会演,其表演的花鼓被评为优秀节目并拍成电影。

随着花鼓表演套路的不断增多,花鼓也从最初单一的表演形式变得灵活多姿、诙谐生动。然而花鼓艺术的发展不仅是这些花鼓艺人们的不断创新和继承,翼城县政府对这项艺术的重视也为花鼓的传承、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平台。

新中国成立以来,翼城县委县政府非常重视花鼓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不断举办花鼓大赛,不论搞什么庆典,不论搞什么晚会,都离不开花鼓,经常为花鼓表演搭建平台。尤其1987年元宵节期间,本县组织了花鼓艺术专项表演大赛,从各村花鼓队中选出了23支代表队在县城进行决赛。随后他们将此录像编入了《山西风貌》。翼城花鼓在长期表演中,往往编排有新的节目,如:用人和鼓排成“山”字形,节目就叫《排山》。据统计各村编排的节目达九十多个。其中有:《开门红》《双迎亲》《工农联盟》《红花遍地开》《喜庆丰收》《三层楼》《排山倒海》《泰山压顶》《张飞闯辕门》《倒卷帘》《姑嫂赶会》《破阵》等等。在表演中经常有人物出现,显得很活跃,很有看头。翼城花鼓的艺术风格可概括为:气势逼人似猛虎,神态逗人象顽猴,灵巧多变姿态美,铿锵有力快节奏。表演动作是上身灵,下身沉。上身动作变化多样,如拧、涌、耸、晃、绕、推、拉、扭、摆、摇。下身多用“大八字步半蹲”和“高箭步”,移动时常用蹲、蹦、踢、跳、碾、转。动作幅度大,速度快,在同节奏里,姿态变化多端,显得热烈奔放刚健有力,活泼欢快。尤其是群鼓飞舞,更是气势宏伟,无比壮观,充分表现出浓郁的乡土色彩。此外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花鼓手的动作神态酷似猴相,如晃头、耸肩、颤跳、瞪眼以及杠上、攀缘的集体造型都是形似猴子,显得诙谐、风趣、机敏、灵活。

在翼城县政府的关切重视下,花鼓艺人们不断以新的表演内容和表演技法在一次次大型活动中大展风采,他们不仅体现了群众文化艺术的最佳水平,而且还展示出了翼城县深厚的文化底蕴。然而就在这些优秀的花鼓艺人中,翼城花鼓还有这样一群特殊的表演者。

长期以来,小学生打花鼓在翼城已成一种风尚,但花鼓艺术真正走进校园也是在1987年。当时本县教育界要求各中小学打造特色校园文化,由于翼城花鼓影响较大,纷纷瞄准了花鼓艺术,北关小学首先成立了少儿花鼓队。他们最初只有13名队员,其指导老师李星民,曾和著名鼓手张增发在一起打过花鼓。李星民通过深入各地,挖掘花鼓神韵,精心指导,加之小学生勤学苦练,这支少儿花鼓队很快打出了名气。在当年临汾地区中小学文艺会演中一炮打响,随后在临汾地区宋庆云老师指导下,增添了一些舞蹈动作,表演技巧由简到繁,队员由13人发展到200多人,由崭露头角到蜚声大江南北。北关小学将花鼓引进校园后,年年都培养一批新的队员,人数已达5000人以上。其花鼓打法分单鼓和多鼓两种。单鼓讲究形体变化,动作幅度大,难度高,有翻筋斗、劈叉、打旋子等动作,有很强的技巧性。多鼓是花鼓的主体,有三鼓、四鼓、七鼓、九鼓。鼓手头上、肩上、腰上、腿上都绑着花鼓,称作满天星斗。其打法有对打、侧身打、全身打、十字步、挪步等,他们不仅继承了老一辈艺术家的传统打法,而且在内容上不断改革创新,创造了“顿四槌”“一点油”“两槌加五槌”等穿插打法及转身鼓、抱鼓、边鼓、高低鼓、跨步跳跃、拖地旋转等击鼓技巧,形成了上身灵、下身拧,变化多端的艺术风格,使花鼓表演更具艺术性和观赏性。其中吴哲小同学最为出色,她虽然是个小女孩,但打起花鼓来比男孩都精神,身挎七鼓,不仅鼓点打得欢,打得准,面部表情非常丰富,时时给人留有一种天真烂漫,亲切感人的优美形象。这支少儿花鼓队曾出征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宁夏、拉萨等地,参加过上百场竞赛和表演活动。他们的表演影像资料还被送往美国、东南亚及港澳台播放,深受海内外同胞和侨胞的喜爱。

将花鼓艺术引进校园,培养出大批优秀的花鼓传承者,这既使发展中的花鼓更富生命力,同时也让花鼓表演更具艺术性和观赏性。翼城花鼓虽然得到蓬勃发展,但作为一种传统文化,它必然会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受到新型艺术的冲击。那么,面对新的形势,翼城县又做出了怎样的改革和创新呢?

2005年县文体局组织专人对全县花鼓的历史沿革、打法特点及文化价值等状况进行了全面普查。认为花鼓艺术长期以来已成为人民群众文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它不仅能够有效地活跃人民群众文化生活,而且可以使人振奋精神,催人奋进,还能展示人们精神风采,增强凝聚力,为精神文明建设和构建和谐社会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这年恰值国家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文体局一班人通过做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成功将翼城花鼓申报并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项目名录。2006年5月,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由文体局策划、县文化馆牵头,组建了集科研、教学和表演为一体的“翼城县花鼓培训教研基地”,并挂靠为临汾市艺术学校分校。“花鼓基地”聘请舞蹈界专家对翼城花鼓表演形式进行深度雕琢和重新塑造,下大工夫进行编排演习,终于排练出了既不失原生态的精髓,又富有时代气息的新版“翼城花鼓”。 这支花鼓队专业性较强,由于排练要求严格,在表演上抠得较细,个个鼓手都有绝活。其中鼓手王华明,不仅继承了花鼓传承人杨作梁的表演风格,还增强了现代表演意识。鼓手石国华始终保持原生态“猛虎下山”气势,动作激烈豪放,他们二人不论打单鼓或是多鼓,眼睛一瞪,眉毛便竖了起来,感情特别投入,每每观众掌声如潮。翼城花鼓通过长期传承和发展,从最早的十大鼓王到百位高手,继而培育出千名新秀,形成了现在的万人大军。其间经历了无数民间艺人和有识之士的努力,曾谱写出无数可歌可泣的章篇。现在在翼城县境内,大部分村庄都有花鼓队,无论在县城,还是在乡村,上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下有七八岁的孩童,打起花鼓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正如大家常说的:“绕城东西南北走,到处皆闻花鼓声。”

重塑后的翼城花鼓以其更加明快多变的节奏,灵动闪耀的动作、热烈奔放的气势,成为翼城县的一大知名文化品牌。它不仅冲出了娘子关,走上了央视春晚,参加了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而且还远赴美国、意大利等国进行国际文化交流。

我们感到翼城花鼓主要是套路多、功夫硬,能够达到与时俱进,时时保持队伍兴盛不衰,节目常演常新。这主要是靠精心打造。如何打造?这与当地领导重视是分不开的。从翼城花鼓几次兴盛来看,都是得到了政府和社会上的支持。新中国成立初期,文化馆打造了封比花鼓队,张增发后来上了电影。20世纪80年代初,县政府组织花鼓队专项调演,花鼓队伍大大加强。花鼓进入校园后,北关小学打出了名气。进入21世纪后,花鼓艺术受其他艺术冲击,本来濒临灭亡,但在县政府支持下,文化馆建立了花鼓培训基地,不仅挽救了这一艺术,而且还进一步发扬光大。因为有了这支专业队伍,所以才使得花鼓艺术不断创新套路,编排新节目,不断提高技艺。如果打花鼓只是在每年社火时打几下,或间断性的庆典时打几下,它肯定不会有发展。而花鼓基地鼓手们,每年演出二百多场,他们肯定会不断创新,不断提高,时时给观众留有新颖之感。至于功夫硬,主要是在平时练打中,要求严格,不论是打几个鼓,都要槌槌落在鼓面上,而且是鼓面中心,能够发出清脆的响声,不许将鼓槌落在鼓帮上或落空,更不许是摆个样子。最重要的是一进入表演,就全身性投入地来打,在表演中完全处于忘我的状态。这里我举个小例子,有一次北关小学少儿花鼓队在临汾演出时,在表演中间,有人往台上扔了三张百元钞票,小鼓手们根本视而不见,等花鼓打完后,百元大票早被踩成了一团。

由于翼城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对花鼓这一艺术项目的正确管理和及时改革,再加上这些花鼓艺人们的勤奋好学和精益求精,翼城花鼓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成为翼城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道文化大餐,同时它也成为国内名气不菲的艺术瑰宝。那么,综合而言,翼城花鼓究竟有着怎样的艺术和文化魅力呢?

总的来看,花鼓音乐节奏明快,鼓点铿锵有力,慷慨激昂,极具感染力;表演热烈奔放,动作舒展大方,富有情节,极具观赏性;曲牌丰富多彩,韵律优美,长短自由,极有意境;它是一种集器乐、舞蹈、说唱、戏剧、武术于一体的表演艺术,行进时突出威武整齐,舞台表演时,讲究乐美舞美,广场表演时,力求互动互应,极具灵活性和戏剧性;它的服装和音乐很有民族特色,演员遴选注重形体、耐力、素养及武术基本功,具有刚、猛、强特点,极具冲击力;在情节、动作设计上,富有生活气息,机智、诙谐,极具娱乐性;再加上服装道具比较经济,普通人都能买得起,技艺易学易练,便于普及和推广,极具群众性,所以说翼城花鼓它有着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有着广泛的群众娱悦基础,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有着丰富的地域民族承载,有着广阔的产业发展前景。翼城花鼓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已被翼城县委、县政府列入社会经济发展规划,成了文化兴县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县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了翼城花鼓要品牌化、产业化、市场化的战略构想。各村庄、各校园花鼓队伍正在蓬勃发展。而今,翼城人以自信坚韧、爱拼能赢的精神,正将传统文化一步步传承发扬光大,使之在构建和谐社会、小康社会中大放异彩。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