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三晋文化>>正文内容

还原赵氏孤儿藏山故事本真面目

 

还原赵氏孤儿藏山故事本真面目

万好收

 

   “赵氏孤儿”又称“下宫之变”。是发生在公元前六世纪五十年代震惊晋国朝野的一次重大宫廷内讧事件。当时的晋国都城就在现在的山西省襄汾县赵康镇晋城村。

“赵氏孤儿”的故事被编为戏曲,演遍大江南北,历久常盛不衰,成为我国以至世界名悲剧。最早法文翻译以“赵氏孤儿,中国悲剧为名”,王国维赞之为列入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

对这一大智大勇、大忠大义的故事传说,历史上究竟发生在哪里?很多地方都在力争。都信誓旦旦地宣称故事的发生地在这里!

谁来解开这个历史千古之谜?

谁来还原赵氏孤儿藏山故事本真面目?

曾有诗云:“街谈巷议讲列国,妇孺皆能说赵孤”。据知,全国已有六处“赵氏孤儿”的故事传说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盂县2011年6月被批准为国家第三批非遗项目,襄汾、新绛、清徐、温县,井陉被批准为省级非遗项目。

“赵氏孤儿”只有一个,真实的赵氏孤儿故事的发生地也只有一处。为何山西省的襄汾、新绛、清徐,河南省温县、河北省的井陉都能成为“赵氏孤儿”故事的发源地?难道“赵氏孤儿”有分身法?可以同时藏在三省五县的山洞吗?如若没有分身法,敢断言批准的省级五县的非遗项目皆是假的,挽救“赵氏孤儿故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守护好精神家园,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讲好中国故事,传承好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成了摆在襄汾县、山西省政府面前紧迫的政治任务,坚定文化自信,还原赵氏孤儿故事藏山的本真面目,婴杵替天行道的忠义精神要世代传承,激励炎黄子孙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用学问辨认“赵氏孤儿故事”真伪

赵氏孤儿故事申报非遗项目时,县、市、省三级文化部门,将不是“赵氏孤儿”发生地的县批准为省级非遗项目,山西省将襄汾、新绛、清徐、盂县四县都批准为省级非遗项目,难道山西省同时有四个赵氏孤儿藏在四个县的山区吗?真是让人可发一笑,是什么原因形成“赵氏孤儿”的乱象问题呢?乃是“不学无术”,术:技术,技艺,没有学问,没有本领。由于没有知识解读“赵氏孤儿”的故事,也就没有能力辨认“赵氏孤儿”故事的真伪。这个学问有三个方面,即:什么是历史,什么是故事,什么是民间文学。下面就逐一辨析:

历史:记载和解释作为一系列人类活动过程的历史事件的学科,沿革来历,过去的事实。

历史不因时间的变迁而改变,事实不因花言巧语而消失。

历史是民间文学和志书记载的。2010年4月申报国家级非遗文化遗产时,襄汾县让张平义、刘润恩、赵祖鼎、陈玉广收集的“赵氏孤儿传说”将安葬孤儿的坡编写成藏赵氏孤儿的坡,其中“没娃沟的传说”文中载:在襄汾县汾城镇的西北方向有个紧邻姑射山的小村子,现在名叫太常村。其实,这个村子原名并不叫太常村而是叫“没娃沟”或“木瓜沟”。提起原来的名字,还有一段声震华夏、忠肝义烈、委屈求生、载入史册的故事呢。

点评:传说开头胡说八道,怎么能说这个村子原名并不叫太常村而是叫“没娃沟”或“木瓜沟”呢?“没娃沟”在太常村西北二里半之遥,从没住过人,怎么能说这个村原名并不叫太常村,而是叫“没娃沟”或“木瓜沟”呢?究竟叫“没娃沟”还是叫“木瓜沟”不能同时叫两个村名吧。再者“没娃沟”是安儿坡即龙脑峰的俗名,安葬的是程婴的儿子。安儿坡即龙脑峰,俗名“没娃沟”,怎能是原来的村名呢?

没:没有,不具有,不存在,无。汾城古城一带人,人死了称“没了”。

殁:在殡葬中的区别:古代对身份和地位不同的人去世后,称呼也不同。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死称不禄,庶人死称死。小孩夭折和病死的,称为殁。出自《礼记,曲礼下》。

故:“没娃沟的传说”应为“殁娃沟的传说”。

文中又载:那时,此沟荒凉,渺无人烟,野兽出没,程婴与妻子到此生活十分艰难。为求生计,他们在此掘井取水,饿时食野菜、木瓜,艰难的生活了十五年,等怃育赵武成人后,才搬出此沟。程婴与夫人委屈偷生、怃育赵武之事才大白于天下。

人们为了纪念程婴舍子救孤的忠肝之举,将此后尊称为“没娃沟”,意思就是收人尊敬的程婴在此“没”了一个娃,完成了惊世骇俗的“保孤育孤”的义举。

点评收集整理的赵氏孤儿传说,胡写为此沟荒凉,渺无人烟,野兽出没,程婴和妻子携赵武怎样在此沟生活?难道想让野兽将赵武吃掉吗?为求生计,他们在此掘井取水,要问程婴和妻子抱着几个月的赵武怎么样掘井,有掘井的工具吗?这不是胡说八道吗?饿时食野菜、木瓜,艰难的生活了十五年,等抚育赵武成人后,才搬出此沟,这更是瞎说胡写,程婴夫妇和赵武十五年就吃野菜、木瓜能活十五年吗?难道冬天还有野菜、木瓜可吃吗?十五年后,搬出此沟到什么地方去了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将“殁娃沟”胡写为:人们为纪念程婴舍子救孤的忠肝义举,将此沟尊称为没娃沟,没娃沟是安儿坡即龙脑峰的俗名。安葬的是程婴儿子的坡,但胡写为赵武在此沟藏了十五年,不叫藏儿沟,尊称为没娃沟,将十五年的藏儿沟由“有”变为程婴的儿子死“没”。历史上没有这样的记载。

难道《太平县志》能将藏赵武的沟记载成安葬程婴儿子的坡么?毫无道理,瞎说胡写,狗屁不通。

殁娃沟的真实事由是:屠岸贾在公孙杵臼窑前(今盘道村),喝令将公孙杵臼斩首,自取孤儿,掷之于地,一声啼哭,化为肉饼,程婴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此情此景,惊天地、泣鬼神,程婴撕心裂肺,打掉牙往肚里咽。事后,程婴强忍悲痛,含着眼泪,抱着儿子的尸首,安葬在向南五里的太常村(木瓜沟)的山坡上。

   《太平县志》安儿坡,在县西北二十里,即龙脑峰,俗传晋公孙杵臼藏赵孤儿处。

人们尊称程婴的儿子为龙子,将头脑尊称为龙脑,将山坡上的山峰命名为龙脑峰,这就是安儿坡即龙脑峰的来由。

    程婴能在安葬他儿子的山坡上,养育赵武十五年吗,于实不符,于情不符,于理不符。

这就是由有(藏)变没,没不变,因藏赵武是没有的事。由无(没)变有,无是没。因程婴的儿子安葬在安儿坡,俗称没娃沟。

   这个铁的史实,给胡编写赵武藏在“殁娃沟”,尊称此沟为“殁娃沟”者打了一记最响亮的耳光。

正是:赵武藏沟没有名   尊称沟名没娃沟

        赵氏葬在安儿坡   藏赵是假真相白

        史实无据传藏孤   赵孤传说全是假

        由有变无有是无   由无变有无是没

        引经据典考历史   非遗文化重真实

维护非遗保护法   传承非遗责任大

历史是文学记载的,而不是现在才瞎说胡编的。

故事:是文学体裁的一种,侧重于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的生动性和连贯性。

而人们研究“赵氏孤儿的故事”从《史记》中寻找“赵氏孤儿”的来龙去脉,且不知《史记》并没有侧重于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没有写故事的发生地,只是简要记述了这个故事,所以就不能知晓“赵氏孤儿”故事的发生地。只有文学体裁作品侧重于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的生动性和连贯性,才能是故事。各地的口头传说、戏曲以及现今编写的文章都不是文学作品,都不能称为故事。

民间文学:民间文学属于文学的一个特殊类别,是与作家文学、通俗文学并行的一门独特的语言艺术。民间文学是一个民族在生活语境里集体创作、在漫长历史中传承发展的语言艺术。它既是该民族生活、思想与感情的自发表露,有关历史、科学、宗教及其他人生知识的总结,审美观念和艺术情趣的表现形式,也是该民族集体持有和享用的一种具有民族传统特色的生活文化。

非遗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申报书,项目类别民间文学项目名称,赵氏孤儿故事传说

赵氏孤儿故事传说,项目类别、民间文学,何为民间文学,县、市、省三级文化部门认识都是错误的,襄汾《丁陶春秋》刊载高建录先生“寻访赵氏孤儿”文中载:

总之,通过对赵氏孤儿四大核心流布区和主要辐射区的浏览,可以看出,赵氏孤儿传说真是情节各异,众说纷纭,让人眼花缭乱,真伪难辨。

其实,民间文学本来就是如此,不同地域的民众,根据自己的想象喜好加入了各自的情感,形成了新的传说故事,权当是集体参与的一种文学再创作吧。

共同传承也好,分头申报也罢,毕竟目前谁也无法真正还原历史真相,谁也无法用确凿的证据说服别人,就让史家和学者继续去考古发现去研究论证吧,也许有一天会解开这桩历史之谜。

上述对民间文学的认识,是绝大多数人共性的认识,这个认识是错误的。也是人们对“赵氏孤儿”真伪难辨的最大根由。

民间文学,是作家文学、通俗文学并行的一门独特的语言艺术,而通俗文学《东周列国志》就是记载“赵氏孤儿”历史事件的学科,侧重于事件发展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的生动性、连贯性。

总之,历史:记载和解释作为人类活动过程事件的学科。故事:文学侧重于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强调情节的生动性和连贯性。民间文学:作家文学、通俗文学并行的一门独特的语言艺术,只有掌握好了这三个方面的学问,才能辨认赵氏孤儿藏山故事的真伪。

 

 

 

 

 

赵氏孤儿历史学科——《东周列国志》

历史:记载和解释作为一系列人类活动过程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沿革来历,过去的事实。

而《东周列国志》就是记载和解释“赵氏孤儿故事”历史事件的学科。

只有尊重历史,关注典故,就能还原“赵氏孤儿故事”本真面目。

赵氏孤儿的故事之所以能家喻户晓,久传不衰,人们认为首归功于《史记》,非也。《史记》没有侧重于事件发生过程的描述,没有情节的生动性和连贯性,所以《史记》不是故事,人们不能知晓赵氏孤儿的来龙去脉。赵氏孤儿的故事早就在晋国流传开来,源于《七国春秋平话》中的晋国春秋平话。

《史记》源于民间走访,有的地方与史实不符。如:庄姬是晋成公的女儿,却写成了是晋成公的姐姐;十五年后,晋景公早已病故二年,晋悼公为赵武平反昭雪,却写成了晋景公为赵武平反昭雪。

《东周列国志》依据《七国春秋平话》和其他史料记述了整个晋国历史故事。晋国发生的两大历史事件,都在晋都故绛的两座山,一座是绵上山,一座是首阳山。

一件是《介子推守志焚绵上》记述的是晋重耳逃亡十九后回到故绛都,成为晋文公。公元前636年,晋文公在故绛都大赏群臣,唯独忘了“割腹奉君”的介子推,晋文公到绵上山寻找介子推,由于找不到介子推,知介子推是孝子背母隐居在山上,只要放火烧山就会背母出山,但介子推不贪天之功,不图赏赐,终不肯出山,母子烧死在大柳树旁。这个山是原始森林,就是汾城镇南十里的汾阴山,放火烧山后,成了秃岭,改名为晋岭,因是晋国的山岭而得名。

《太平县志》汾阴山,旧志作汾阳山,通志易今名,东西绵亘几三十里,高五里。绵亘:连绵不断。高:从下向上的距离为高。高乃上。晋国时叫绵上山,别名绵山。

《史记》、《左传》、《东周列国志》都记述“介子推守志焚绵上”,而人们不知绵上山在哪里,就讹传为今界休,界休本是两军在边界休战,名界休,而不是“介休”。

“介子推守志焚绵上”2012年12月被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2018年4月,万好收被批准为第四批市级“介子推守志焚绵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第二件:《东周列国志》第五十七回娶夏姬巫臣逃晋,围下宫程婴匿孤。记述了公元前晋景公597年发生的“赵氏孤儿”又称“下宫之变”事件,在首阳山藏孤杀孤斩杵臼的故事。文中载:岸贾自率家甲三千,使程婴前导,径往首阳山。余晖数里,路及幽僻,见临溪有草庄数间,柴门双掩。婴指曰:“此即杵臼孤儿处也。”婴先叩门,杵臼出迎,见甲士甚重,为仓皇走匿之状。婴喝曰:“汝勿走,司寇已知孤儿在此,亲自来取,速速献出可也。”言未毕,甲士杵臼来见岸贾。岸贾问:“孤儿何在?”杵臼赖曰:“无有。”岸贾命搜其家,见壁室有锁甚固。甲士去锁,入其室,室颇暗。仿佛竹床之上,闻有小儿惊啼之声。抱之以出,紧绷修保,俨如贵家儿。杵臼一见,即欲夺之,被俘不得前,乃大骂曰:“小人在,程婴也!昔下宫之难,我约汝同死,汝说:“公主有孕,若死,谁作保孤之人!”今公主将孤儿付我二人,匿于此山。汝与我共谋做事,却又贪了千金之赏,私行出首。我死不足惜,何以抱赵宣孟之恩乎?”千小人,万小人,骂一个不住。程婴羞惭满面,谓岸贾曰:“何不杀之?”岸贾喝令:“将公孙杵臼斩首!”自取孤儿之于地,一声啼哭,化为肉饼。哀哉!髯翁有诗云:

一线宫中赵氏危,宁将血嗣代孤儿。

屠奸纵有弥天网,谁料公孙已售欺?

《东周列国志》第五十九回 宠胥童晋国大乱,诛岸贾赵氏复兴。文中记述了赵武藏在盂山十五年,诛岸贾赵氏复兴的过程。文中载:韩厥奏曰:“岸贾尚在朝中,主公必须秘密其事。”悼公曰:“寡人知之矣。”韩厥辞出宫门,亲自驾车,往迎赵武于盂山。程婴为御,当初从故绛城而出,今日从新绛城而入,城郭俱非,感伤不已。韩厥引赵武入内宫,朝见悼公。悼公匿于宫中,诈称有疾。明日,韩厥率百官入宫问安,屠岸贾亦在。悼公曰:“卿等知寡人之疾乎?只为功劳薄上有一件事不明,以此心中不快耳。”诸大夫叩首问曰:“不知功劳簿上那一件不明?”悼公曰:“赵衰、赵盾两世立功于国家,安忍绝其宗嗣?”众人齐声应曰:“赵氏灭族已在十五年前,今主公虽追念其功,无人可立。”悼公即呼赵武出来,遍拜诸将。诸将曰:“此位小郎君何人?”韩厥曰:“此所谓孤儿赵武也。向所诛赵孤,乃门客程婴之子耳!”屠岸贾此时魂不附体,如痴醉一般,拜伏于地上,不能措一词。悼公曰:“此事皆屠岸贾所为,今日不族岸贾,何以慰赵氏冤魂于地下?”叱左右将岸贾绑出斩首。即命韩厥同赵武,领兵围屠岸贾之宅,无少长皆杀之。赵武请岸贾之首,祭于赵朔之墓。国人无不称快。潜渊咏史诗云:

岸贾当时灭赵氏,今朝赵氏灭屠家。

只争十五年前事,怨怨仇仇报不差。

晋悼公既诛岸贾,即召赵武于朝堂,加冠,拜为司冠,以代岸贾之职。以前田禄,悉给还之。又闻程婴之义,欲用为军正。婴曰:“始吾不死者,以赵氏孤未立也。今已复官报仇矣,岂可自贪富贵,令公孙杵臼独死?吾将往报杵臼于地下!”遂自刎而亡,赵武抚其尸痛哭,请于晋侯,殡殓从厚,于公孙杵臼同葬于云山中,谓之“二义冢”赵武服齐衰三年,已报其德。有诗为证:

阴谷深藏十五年,胯中儿报祖宗冤。

程婴杵臼称双义,一死何须问后先!

 

藏孤杀孤斩杵臼的故事就发生在首阳山,首阳山是姑射山的别名,因姑射山头从北始,“头”是“首”,“北”是“阳”,晋国时称首阳山。

《太平县志》姑射山在县西十五里,自北而南亘抱邑境。

《太平县志》姑射山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盘道村。

《新田古今传说》离绛州城不远,有一座首阳山,山上有个太平庄,住着个年逾古稀老人叫公孙杵臼。

《太平县志》公孙杵臼窑在县西北二十五里盘道村。

从《太平县志》到《新田古今传说》都证实首阳山是姑射山的别名,公孙杵臼窑就在首阳山。

“三姑射的传说”即:姑射神人、姑射山、姑射国。2012年12月,被列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18年4月,万好收被批准为第四批市级“三姑射的传说”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传承人。

首阳山是藏孤、杀孤、斩杵臼“存孤嗣赵”之山,是晋国赵氏代孤、杵臼义烈之地,是“忠义”之山。

盂山是藏孤、育孤、诛岸贾赵氏复兴之山。

没有首阳山的藏孤、杀孤、斩杵臼“存孤嗣赵”,就没有盂山的藏孤育孤诛岸贾赵氏复兴。

首阳山是藏孤、杀孤、斩杵臼“存孤嗣赵”的源头之山。

地名是历史事件的发生地。

冯梦龙是明代人,编写了《东周列国志》,他不是晋都故绛人,记述的绵上山、首阳山,首阳山深处的公孙杵臼窑在临溪旁,今人并不知晓,写的很客观,很真实。这就证实《东周列国志》是依据《晋国春秋平话》编写的。

 

存孤嗣赵还原赵氏孤儿藏山故事本真面目

关注《三晋典故》“存孤嗣赵”还原赵氏孤儿藏山故事的本真面目。

据《辞海》:作为典范的书籍,谓之“典”,故事谓之“故”。“典”与“故”合起来谓之“典故”。“存孤嗣赵”收录在《三晋典故》书内。

“赵氏孤儿藏山故事”就源于《三晋典故》“存孤嗣赵”。分典源、典义、典实。

典实:记述了首阳山发生的藏孤、杀孤、斩杵臼的故事。

程婴为了保全赵氏骨血,把自己的亲生骨肉献出,冒充赵氏孤儿,公孙杵臼舍命才使赵武得以活了下来。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程婴和杵臼救孤”。后人把这一历史故事,称之谓“存孤嗣赵”,“存孤嗣赵”成为三晋典故。

请读《存孤嗣赵故事在首阳山盘道村》一文。

 

山西省襄汾县古城镇中大街

电话:15235786989

2018年8月22日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