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国学经典>>正文内容

曹俊丽散文欣赏:人祖山之秋

源头

    逆流而上抑或顺势而下,出走抑或归来,都无法给探寻千年的问题一个明确的答案。在吉县,一条河,宛若一把出鞘的长剑,把历史劈成了薄如蝉翼的一年又一年,与泥沙俱下;一座山,像一位精通歧黄之术的老中医,在岁月的脉搏里把号出时间的走向与生命的精粹风起云涌。在一方山水里,河奔腾怒吼或暗流涌动,都在世人的眼里成为一道于世绝伦的风景,山却在尘世中静默了千万年,道阻且长。从母亲的子宫走出后,故乡变得清瘦如柴,已无法从一个传承的姓氏和祖辈的传说中去提出故乡的纯度。

人祖山,全国唯一一座以“人祖”命名的大山。在这里,无法忽略各种考古研究学者的探秘,无法省去那些漫山遍野的文化遗迹,合姻崖、穿针梁、洞房沟,太多太多叫不上名字的地名诠释着人类的起源,投射出人类最初的一缕光束。浅薄之人且不论史证,不谈考古,只是把自己真正地放回这座山里,源头一词如漫山遍野渐变的色彩,顺着石子小道延伸出视线。

窗内窗外

    一扇窗开着,开在海拔1742.4米的高处,向世界。

站在窗内看到伸手可摘的日月星辰在从未停止奔走的时间里洒下阳光或清辉。多少年前,人类世界的第一道火光从这个窗口走出,走向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华夏第一洞房”,那个没有红烛的洞房,曾留有如花的处女红,人类开始繁衍生息;娲石上圆和方的存在印证人类对宇宙和大地的认识理解;作为“高禖”的女娲“始置婚姻”、伏羲“始作八卦”表明人类祖先已经开始认识自身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当逐渐文明的人类陆续从这里走出,千万年后只剩一个个冠以原始之称的地名孤独地守候在深山里。即使电闪雷鸣,雨点淋湿了窗外的蓬勃生长的万物,却淋不透窗内被风干的故事。

     一扇窗,开着,放平目光,就可以看见窗内的常不败的盛大的花期。

我看见的一切

    落叶一秋,写意山水。打不碎的阳光里,一滴露水盛放了天空和大地。

    浅秋的清晨,“霞光辉耀祖峰”,层峦叠嶂尽染,山风阵阵,松涛波波,像一朵花的绽放既柔媚又有骨子里掩饰不住的狂热。“远山茫茫近山青”,收回仰望的视线,在低处,一朵又一朵的波斯菊在风中摆动着迷人的腰肢,彼此的一句情话就使得对方羞红了脸颊,就连那块藏在菊花深处的石头,心里都暗涌着爱情的激流。鸟鸣已稀疏,就像一棵树上的叶子,有谁能细细回味“生命流逝的悲哀,抚慰羽落尘封的疲惫?”在瑟湖岸边的石壁上,许多生命,在沦陷的季节里争相着展露生命最后的奇迹。

    “尘世的事,无为而为”看见的,看不见的,都被时光     留在了某一瞬间。

    似乎在山里生活的自己,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低至尘埃里......,浅秋,放开爱自由的心,放荡不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