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尧文化>>正文内容

仝建平:临汾尧文化研究开发的几点思考

临汾尧文化研究开发的几点思考


  • 仝建平 山西师大历史与旅游文化学院教授,历史学博士。
     

  近年来,临汾市县为挖掘尧文化做了大量工作,但存在的不足也很明显,提升的空间仍很大。今后临汾在研究开发尧文化时,务必要有广泛的包容性,要建立一定的机制,应充分吸收借鉴科研院所相关成果,努力打造全国尧文化研究高地。

  帝尧故里与尧都平阳
  尧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初祖,有历史记载的五帝之一。尧与舜法天、知人、仁民、爱物、施政布德的光辉形象,泽被千秋万代。孔子推崇备至,祖述尧舜,孟子言必称尧舜。是中国理想政治、儒家思想、圣贤文化的人文渊薮。
  关于尧的文献记载,传世甚少,多是后代寥寥追记。加上其后历代追尊,其遗迹、故事传说在全国分布广泛,更是加重了廓清历史与文化的难度。现代的研究一般认为,尧是部落名号,并非专指一人。关于尧的故里,包括出生地、建都地、陵墓所在地,目前有争议的涉及至少七省近20市县,包括:山西临汾市尧都区和襄汾县,太原市,晋中市平遥县,长治市长子县,运城市绛县;江苏省高邮市和淮安市金湖县、扬州市宝应县;河北保定市顺平县和唐县;山东菏泽市定陶区和济宁市曲阜市;湖南株洲市攸县、常德市桃源县和常德市;河南省濮阳市范县;浙江省兰溪市。其中山西临汾、河北唐县、山东菏泽三地最为有名,时代早,历代祭祀、遗迹较多,故事传说丰富。
  和河北唐县、山东菏泽相比,山西临汾是全国最著名的尧都所在地。《史记》集解引“《帝王(世)纪》云:尧都平阳,于《诗》为唐国。”《水经注》载“应劭曰:(平阳)县在平河之阳,尧舜并都之也。”唐宋元明清的全国地理总志、大一统志,均记尧都在平阳临汾。至晚西晋元康年间(291年—299年)之前就建有尧庙,但据《水经注》引《魏土地记》,可能曹魏时就已建有尧庙,“魏立平阳郡治此矣,(汾)水侧有尧庙,庙前有碑。《魏土地记》曰:平阳城东十里汾水东原上有小台,台上有尧神屋、石碑。”现今临汾城南的尧庙系唐显庆三年(658年)朝廷拨款兴建,其后历代修缮,遗存至今。存有元代尧庙规模图碑。现为省保单位。临汾城东北30多公里处有尧陵,2006年成为国保单位,据金碑记载,唐初此处就有尧陵,史载元明两代曾有修缮,现存尧陵近年复修,有古碑若干通。帝尧祭祀历时久长,故事传说密集,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厚重。尤其是近年襄汾县陶寺遗址,遗址内涵丰富,城墙、瓮城、宫殿区、仓储区、手工业区、墓葬区、观象台、圭尺等等,已被多数专业学者认为是尧的都城。

  当代临汾尧文化的研究挖掘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临汾的一些地方文化学者就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呼吁当地政府加强对尧文化的重视,尤其是通过政协提案渠道。1991年,临汾市(今尧都区,2000年11月改名)政协文史委适时编辑出版了《尧都胜迹》(中国文史出版社)一书;到了1997年2月,临汾市(今尧都区)成立了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编撰出版了《帝尧与平阳》(内部图书,1997年),主要的学术贡献是石柏青先生,写了《帝尧·平阳与华夏文化》长篇文章。1998年4月,尧庙广运殿失火焚毁,当年10月开始复建,一年后竣工。1999年,平阳木板年画收藏专家赵大勇父子编著《尧都平阳与尧舜禹》(山西古籍出版社)出版。1999年,临汾市(今尧都区)政协编印了《尧天舜日》(内部图书),内容包括“尧文化专论”“尧都史话”和“尧文化随笔”。2000年3月末4月初,临汾市(今尧都区)主办了“海峡两岸尧文化学术研讨会”,层次较高,选编论文集由尧都区三晋文化研究会、根祖文化研究会于2005年内部出版。2000年12月,王春元《尧文化的研究与思考》(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2002年,尧都区史志办编纂的《临汾市志》(全三册,海潮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中设有专编《尧文化》,约7万字。2002年,临汾市领导刘合心率领三晋文化兼尧文化交流团,赴台北出席海峡两岸尧文化论坛。2006年,石青柏编著《临汾帝尧》(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收入《临汾方志丛书》。
  在临汾研究挖掘尧文化的过程中,涌现出三位杰出的当地文化人士。已故的石青柏(临汾市委党校教师),上世纪80年代中期积极呼吁政府和社会重视尧文化,先后编著《帝尧·平阳与华夏文化》和《临汾帝尧》,为临汾的尧文化研究做了最基础的资料收集工作。刘合心(原为临汾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现为临汾市三晋文化研究会会长),多年致力尧文化研究及开发利用,组建临汾市尧文化研究与开发委员会,修复尧陵均是由他主导发起进行,撰写了多篇关于临汾帝尧的文章,陆续收入出版的《中国的源头》(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源头集》(南开大学出版社,2009年)、《我的文化梳理》(内部印刷,2012年),近来结集出版《尧文化知行录》(山西人民出版社,2017年),为临汾的尧文化做出了突出贡献。乔忠延是临汾当地的文化学者,高产的作家,为研究尧文化也出了大力,曾编著出版《尧都史鉴》(山西古籍出版社,1999年)、《漫话帝尧》(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年)、《帝尧史话》(山西教育出版社,2015年)、《帝尧传》(北岳文艺出版社,2017年);其作品结集为《根在尧都丛书》,包括《尧都土话》《尧都人杰》《尧都史鉴》《尧都沧桑》《尧都风光》五册,为宣传尧都做出了贡献。此外,临汾市委党校的石耀辉也多年致力于尧文化研究,是内部期刊《尧文化》及《尧文化研究》的主要负责人,所写的文章收入所撰论文集《尧都文脉》(中国文联出版社,2008年)中,他还利用市委党校培训各级干部的平台宣传其提出的 “治临汾者知尧文化,知尧文化者治临汾”理念。2000年前后,时任临汾市(尧都区)主要领导的王春元为重修尧庙、开发尧文化、召开海峡两岸尧文化研讨会拍板决策,组织落实,还编著出版了《尧文化的研究与思考》,也是尧文化开发的有功之臣。

  临汾研究开发尧文化的几点建议
  (一)临汾尧文化研究开发要有包容性
  既然尧为部落名号,那么尧部落活动生息完全可能是移动不定的。平阳是尧都,尧的建都之地,也就是尧部落经历过较长期迁徙活动最后选择该地定居下来,且创建最初国家的地方。《帝王(世)纪》载“帝尧始封于唐,又徙晋阳,及为天子,都平阳。”尧部落也有可能从河北唐县迁徙到太原一带,再由太原南迁到平阳一带,开花结果,由野蛮到文明,进入早期国家。平阳至少是尧都之一,且是规模较大、建制规格较高的尧都。帝尧定居于平阳一带,也并非活动区域仅仅局限于今尧都区一带,应该范围更广,是在临汾盆地。今日尧都区北面的洪洞、霍州,西面的蒲县,东面的浮山、安泽,南面的襄汾、翼城、绛县(运城市绛县发现西晋永和二年“唐尧寓处”石碑,2008年,绛县“尧的传说”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均有尧的遗迹、传说就不难理解了。决不能用现代的行政区划束缚住研究开发的宽广视野,尤其是尧都区(尧庙、尧陵、出生地伊村)与襄汾县(陶寺尧都城)相距不远,理应联手开发,打造三尧文化,不能画地为牢,就像尧都区一方面依靠陶寺考古材料证明尧都真实存在,一方面开发尧文化拒绝襄汾,甚至发生争抢尧都的煞风景事件。
  尧最初出生的地方,最后埋葬的地方,文献和考古尚无正式结论。临汾挖掘尧文化也不要决然排斥河北唐县、山西太原、山东菏泽等地。目前没有充足证据证明尧或者数个尧从出生、即位到去世埋葬都在晋南临汾一带,上述地区也可能是尧部落曾经活动过的区域,所以临汾要做的尧文化研究开发就是要把尧在临汾盆地活动、建都的历史尽量搞清楚。充分研读、分析、评判其余数省多地的尧文化遗迹,知己知彼,用更大的视野、更宽广的胸怀开展临汾地域尧文化研究,方能产生科学理性的研究成果。(二)临汾尧文化研究开发应建立一定的机制
  先是县级临汾市,后是地级临汾市,均组建过尧文化研究机构,现在尧都区的尧文化研究会少见活动,而市里的仍在继续。20年里,市县的尧文化研究会为临汾的尧文化研究开发做出过积极贡献,承办过全国性的学术会议,出过书籍,办过杂志期刊,开创奠基功不可没,但持续上台阶、上层次的愿景并未达到。
  在山西建设文化旅游大省的当下,临汾也在转型发展,理应更好地利用尧文化品牌,为临汾市域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促进作用。不妨由市里统筹,重整或重建市级尧文化研究机构,最好通过地方立法建立制度,每年财政划拨一笔专项经费,或者筹集社会资金,经费问题绝不能因为主要领导变更而中途停废,以市里为主,联合相关区县文化部门及有关研究人员,适当聘请省内外有关专家学者合作研究,组建尧文化研究队伍。政府出面协调提供研究会固定活动场所,专项经费用于常规工作,每年设立若干研究课题,可以采用课题招聘研究方式,定期召开目标明确的学术研讨会,科学规划,逐步推进,稳健提升,实现临汾是全国尧文化研究中心的建设目标。
  在具体研究方面,可以从各种史书、文集、临汾地域方志碑刻中汇集有关尧的文献记载,汇集临汾现存的尧文化遗迹和关于尧的故事传说、民俗活动,汇集已有的临汾尧文化论著及文艺作品,汇集海内外关于帝尧的研究成果,组建尧文化研究资料信息中心,为以后的研究奠定资料基础。同时设立专家学术委员会,逐年分批设立研究课题,聘请省内外学者参与合作研究。若干年以后,临汾可以成为名副其实的尧文化研究高地。(三)临汾尧文化研究开发应充分吸收借鉴科研院所的相关成果
  从地方学者呼吁重视尧文化至今30年过去了,临汾的尧文化研究主力是临汾当地的学者和文化人士,出版书籍、撰写论文,功不可没,但通读之后不难发现,不少论著泛泛而谈,重复叙说,对尧文化研究挖掘实质提升、对外地学者有启发借鉴的作品相对较少。而临汾召开的几次市外、省外学者参与的尧文化研讨会上,高校、科研院所专家学者提交的尧文化研究论文水平总体还是较高的,有助于提升临汾尧文化研究挖掘整体水平。尤其是近年来,科研院所专家学者和高校博士、硕士学位论文研究尧文化及临汾尧文化的已经积累了一批,如张晨霞《帝尧传说与地域社会》(学苑出版社,2013年)等,当地学者一定要及时、认真研读,借鉴吸收,与外地学者产生交融共鸣,形成研究合力。
  临汾尧文化研究中,地方学者是主力、中坚,但绝不能自说自话,甚至不太遵守研究规范随意引材料下结论,以讹传讹,应广泛深入结合高校科研院所相关研究成果,才能使研究更具科学性,那么地方形成的研究成果才会被学术界重视,从而提升临汾尧文化研究的信誉和实力。

 

仝建平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