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史志·档案·文史>> 文史>>正文内容

百花丛中礼园丁——兼采博纳的大师

百花丛中礼园丁——兼采博纳的大师

生命力的持久与延续,寓存于不断求索追寻之中。

一 久闻其名的人

武术是研究、习练击技的学问,若能引伸,也是一门高级的艺术。洪洞县是山西省两大“武术之乡”的一乡。在洪洞县的武术界里,秦根记先生是位被尊至“大师”级的老一代拳师艺人。

秦先生今年83岁,祖籍洪洞县中部的上纪落村;这里是汉初英烈之首纪信将军的根落处,与周围沟东、湾里、胡麻、永乐一带数村庄里多尚武风,数千年以来代代相承。我的通臂拳恩师李龙图先生,就是沟东村人,绳镖、长枪为其所长,秦根记先生与他熟悉。

鉴于性格、体魄与地理位置等条件的优势,从童年时期开始,秦先生不但勤学苦练洪洞通臂拳,还能多方拜师,诸处求艺。他首先接受本村通臂拳师的教传,力求全盘掌握领会;接下来就是走出去,向其它村庄拳师们求教。

昔时老一代的武术艺人中,多存有门派之见和“小团体英雄主义”的旧习俗,“肥水不灌它方田,功夫不传圈外人”,在当年各地普遍存在过;洪洞县境内也不例外,这给迫切求艺的秦根记造成不少困难。但秦先生不怕碰钉子,而以耐心真诚、百折不挠的意志,赢得多位先师们的认可;从而造就了他的美好声誉与人缘。无论套路动作的规范标准,或是随机应变的防范回击,以致各个招数的艺术境界,秦先生都能融于一身,富于创进,给人以新的领会和美的享受,以致著名 武术大师范作舟老师,也能公开地收他为入门弟子。成年后的秦根记,受到诸多乡亲与弟子们的敬佩和爱戴。人们多以他为洪洞通臂武术的典范传人。目前,他在县内外弟子甚多;这些弟子多仁人志士,正气向上,德艺双馨者。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对“秦根记”三字,我已如雷贯耳。除恩师李龙图先生夸奖过他外,还有同学秦其帅、张修德、高根全、李延年、郭永强等人,都多次嘉誉过他;只是由于本人福浅,久久无缘与其会面。

二 并州的奇遇

1975年夏、秋,为落实中央九号文件,我曾一度于省城留驻。

那时邓小平同志刚当任第一副总理,李三元先生也被落实政策,回到山西省体委任武术教练,食宿于省体育馆。李三元是全国有名的武术家,当时他刚从山东省集会归来;在那里,他的一套综合形意拳的现场表演,赢得暴风雨般的掌声,被诸多名家喝彩推崇,各家著名媒体竞相报道,名声大振。因此,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省体育馆,向他顶礼求教。我因为与李先生是太谷时期的朋友,当得知他重返省体委的喜讯之后,曾于当年的五月中旬某日,专程前往他的住处恭贺。

在这里,经李三元先生介绍,我有幸结识了秦根记先生。经了解,秦先生是专门来太原停留一段时日,立志向李三元虚心学习,把李先生的艺术,尽量地学到心身,以致升化。

三 形意大师李三元

“武术之乡”太谷县,是形意拳的发祥起始地。

形意拳大师 李三元

形意拳由原心意六合拳演化而来。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李能然师傅首将祁县戴氏心意六合拳,传入太谷县境;其弟子贾堡人车毅斋于久练之后,加入许多新的内容;由于另俱独有的风格特色,遂定其名为“形意”,从而与戴氏心意六合拳有所区别。随后在全国各地得以推广,统以“形意拳”称之。李三元是车毅斋弟子门下朱福贵先生的高足,为第四代。

李三元,太谷县侯城镇白城村人,本有雅名李福利,投身革命之初,用乳名登记入册,遂使“李三元”之名讳盛传于世。他排行老三,与其次兄李双元,都是太谷县的形意拳名家。

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总部曾建立一秘密“交通线”:从太行山经由晋中的榆次、太谷、祁县、平遥等县,通往晋绥、乃至陕北党中央,传送秘密文件信息,护送过往的中央和各边区的军、政首要以及国内外友人。作家苏胜勇先生的《从太行到延安》一书,就是介绍这段革命的历史往事。这个交通线的保镖成员,当年统称之为“交通”。

李三元就是这个秘密交通线里的一名“交通”。他曾参与护送过刘少奇、邓小平、陈毅、刘伯承等人;由于其武功高强而又敏捷机灵,曾经使不少难关化险为夷。有过突出的贡献,给邓小平的心目中,留有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当年他到省体委任武术教练期间,邓小平同志给予过有力地支持。文革期间,邓小平同志被打倒,李三元受其牵连被遣送回农村,以“邓小平忠实走狗”的帽子,被揪斗、游街、挨打、受气。邓小平复出后不久,被士内埋没多年的这颗明珠李三元,又一次地散发其豪光了。

秦根记早有拜李三元为师习练形意拳的宏愿。当知道李先生已安住于省体育馆时,他迫不及待的急速赶来,以十分虔诚和格外勤奋的求学精神,深深打动了这位一代名家的李三元先生,遂以真诚之意,向秦根记传授了五行、综合形意拳、龙凤枪、形意鞭杆等套路。秦根记本性敏捷,领会极快。李三元曾对我说过:“秦根记是个人才。”

四 广采博纳求增益

昔年在省体育馆,我曾跟秦根记先生有数次相会。他的豪爽与勤恳,给我以极美好的形象;特别是他那种虚心好学,博闻强记的求知求艺精神,为一般人所难及。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下如此大的辛苦,来太原市学习形意拳?他回答说:“艺无止尽。洪洞县的通臂拳,有它自己固有的优点;而太谷县的形意拳另有特色,二者各有所长。唯我独尊、排它执一,踩路难绰;兼取兼听、博采众长,路将会越走越宽。把太谷形意拳学会带回故乡洪洞,不但对家乡有益,对通臂艺术有益,对全国,对整个武艺事业都有益。我要对形意、八卦、太极等艺术都尽力学习,并都能引进老家洪洞县,使洪洞的武术文化更加繁荣昌盛,也算我为家乡、为祖国尽了一番心,才不枉人生一世。”他的这些语言,掷地有声,致使我铭记数十年之久,如同昨日。

通臂与形意,是风格截然不同的两类拳种。总体而论,通臂归于少林门,要求舒展大方;形意属于内向类,道家的色彩浓郁,要求裸园。若欲二者兼备,并非容易。

形意拳众向以内家拳自称,该门拳术群体意识较浓;入门要有二人介绍,拜师要有相当庄严的投帖仪式;门内师徒团众,各代辈份明确;而不向外人传艺,是一条不成文却又严格的门规。李三元大师是走遍全国的武功艺术家,他首先打破常规,接纳了洪洞人秦根记为门徒,也是一种突破。这当然与李先生的武德观念有一定关系。而秦根记先生本人所持有的优点与作派、思想情操与追求志向,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他是将形意拳引来加入洪洞籍的第一人。

如今洪洞县内,通臂与形意合为一体的习练者甚多,秦根记大师,是位开路先锋。

五 “她在丛中笑”

我与秦根记先生已分别四十多年,先生的英姿雄魄、虚心奋进,骄捷谦逊,好友尚义的风质,深深的嵌于脑海。

2017年7月,由友人高玉柱先生的引领,我前往秦府造访;有缘结识了秦先生的数名高足。交谈中得知,如今洪洞县境内,通臂、形意、少林、太极、八卦、红拳、绵掌、功力等拳种的习练者都有;会多种拳术于一身者,也为数不少,而以通臂兼形意者较普通。昔日那种持门户保守排它的旧习,早已被突破。在习武的艺术领域里,洪洞县境内,已逞现一派“百花齐放共朝阳”的繁荣景象,可喜可贺。

万事开头难,这种兴旺发达的局势,来自不易,其中融汇了多少贤哲精进之士们的心血,可想而知之。他们走出去,请进来,如同蜜蜂采汁,为取新宝而精益求精,穿针引线、迎来送往、费资劳力、请客送礼、顶礼摩拜、不耻不问,发挥了伟大的桥梁作用。秦根记先生就是其中领头挂帅者。在实施这些桥梁作用的时候,并非所有人都能支持,而是有相当多的反对者、诽谤者;秦根记先生在当时,就被某些同行之名人,诬之为“长他人威风,灭自家志气”的离经叛道者。所以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受有许多委屈与挫折之后,方达到“有志者、事竟成。”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秦先生对武术文化、尤其对洪洞县武术文化的贡献,是客观存在的实际。

改革开放是开拓创新的事业。毛泽东同志在《卜算子·咏梅》中,对那些敢于从事开拓创新者们,给予过热情地歌颂:“悄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在这次与秦根记先生久别重逢之际,我们又一次回顾了数十年前的往事,面对当前洪洞县和全国武术界的“山花烂漫”,我们都十分高兴;秦根记先生已经八十多岁,笑得格外欢畅。

临汾市政协文史研究员 周文洁

二O一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于介休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