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日进斗金的襄汾师庄尉家

日进斗金的襄汾师庄尉家
 吴建会  袁焕章
 
    师庄尉家从明末到晚清是太平县(民国初年改汾城县,后合并入襄汾县)四大财主之一。《襄汾县志》记载:“清代尉家在晋南堪称富有,苏州等地设有商号。”尉家祖籍河南瀛州,自明朝崇祯年间迁居山西太平县赵康镇南侧的南赵村。一开始,尉家靠打铁(人称铁匠)为生,逐步发家购买了一些土地,尔后从南赵迁到师庄。清顺治年间,尉家成了当地有名的财主。在本地有土地200余亩,在河南有良田万亩,长年雇有长工、短工、丫环和保镖,还有大小运输车辆、人抬花轿多顶。
    尉家自清雍正、乾隆年间由尉嘉主持家业起,进一步重视商业,广开财路,在两湖、江浙等省经营丝绸生意,使家业达到鼎盛时期。在邱文选先生编著的《史坛耕耘集》中有这样的记载:“太平尉家在明末清初还是封建地主加封建行店的土财主……雍正、乾隆时期达到鼎盛期,直到清末长达300年。”尉嘉在扬州看到丝绸业前景广阔,利润巨大,又获悉盛产桑榆的湖北、湖南、安徽、浙江等地办有很多丝绸加工厂,就组织大批人力财力,从山西、陕西收购生铁、食盐、羊毛、皮革、烟叶等货物发运江南,采取以物易物的办法,换取大量的丝绸、茶叶运抵西安、兰州、西宁等地出售。再用获取的利润在大西北收购鹿茸、麝香、红花和木材运往两湖、江淮,直至两广。之后,再将南方鱼、虾、海带等海产品发运北方。周而复始,经过一次次长途贩运,牟取了巨额利润。从此尉家“日进斗金”,名扬大江南北。
    以尉嘉为首的尉氏家族,在积累了大量的资本后,逐步由商业投资转向金融业,先后办起了银号和钱庄。地域涉及山西、陕西、河南、两湖、两广、江浙等地。同时,他们以钱庄为纽带,在许多大城市开办了当铺、商店等。在各店铺门上都高悬有“师庄尉家”的商号招牌。到了嘉庆年间,尉家家业达到了顶峰,遇到天灾或朝廷大事,还经常给朝廷捐款捐物。据史料记载:尉家曾经向清廷以祝寿、救灾等方式捐献财物,被乾隆皇帝授予“内客中书”衔。之后又多次献贡金银财宝,朝廷又赐“黄马褂”龙衣一件,交赐鸾驾护身。从此,尉家与朝廷的关系越来越近,其财势、权势红极一时。尉家鼎盛时期,家中成立有戏班子,按照店铺排序,每天一城一号巡回演出,从春到冬四季不断,恭喜各店铺发财,安定店员思家心理。尉嘉还穿着皇上赐给的黄马褂,亲自带戏班到扬州、苏州各商号唱戏。尉家在各省市的店铺也随之更加兴旺发达。
    尉氏家族重视育人兴业,人才辈出。清雍正年间,尉家就办有私塾。乾隆年间,尉嘉常年去扬州经商,结识了扬州名士郑板桥,就延聘其做尉家的私塾老师。当尉嘉问及有什么教育儿女的好办法时,郑板桥写了一句平淡而意味深长的话:“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尉家以此作为教育后代的座右铭,鼓励后辈们艰苦奋斗,发愤读书,早日成才。尉家先后有尉泉、尉渊等20多人取得功名,进入仕途。
    尉家有了巨大的财富,又有不少人进入仕途,自清康熙年间就开始大兴土木,兴建家园,先后建起八大楼院、房屋1000多间的宏伟庄园。最引人注目的是尉家乡楼和三层高的望月楼,正中院、正院、书房院、客厅院、账房院等被三条长胡同分开。其中一条主胡同取名尉家胡同,长130米。胡同大门两侧悬挂着两块虎头雕像,相隔五六十米竖有一个青石牌楼,牌楼上刻有清乾隆皇帝题写的“孝”、“节”匾额。青石基座上刻有大、小雄狮和各式各样的花草山水。“文化大革命”期间,这些东西均被毁掉。
郑板桥在山东范县任县令时,于乾隆十四年(1751年)为尉嘉书赠了“难得糊涂”四个大字,劝其看透人生世事。几年后郑板桥又为尉家的家盛业旺再次书写警句:“有这般已过如此,再那般已属过分。”提醒尉家掌握尺度,知足常乐,保持清醒头脑。郑板桥书写的这两幅墨宝,被梁茂祥收藏。
尉家从兴盛到衰落是十分突然的。高善斋所写《师庄尉家》文稿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到清末时代,尉家主管同管账先生等人携带账证等票据到各地商号结账收款,归来途中过江河时,不幸落水,账簿、款额全部被水冲走。所有人员保命幸存,愁哭归家。回来后,大家都认为尉家有命,全靠天神保佑,幸得性命无恙。因此,便在西城外建筑‘大王庙’一座,庙前建有花园,还购置戏箱全套,每年在大庙前唱戏还愿。”另一段写道:“不料这等情况,被他那各地商号人员闻讯知晓,便各自作谋变计,将尉家原地、原名、原商号全部改换了面目及门牌字号,另行立户建账,成为各自所有……”从此,尉家急速衰落。

吴建会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