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临汾公共文化门户网>> 文化资讯>>正文内容

“一字流行”能多久?

一字流行”能多久?

“不再寂寞,现在我们要烎。”可能很多人不认识“烎”,但是只要熟悉网络思维的路数,就不难从这个上下结构的字的构成部件,猜出它的意思:“开火”。网络论坛里,一个月前炙手可热的“贾君鹏”,眼下已经彻底“回家吃饭”。“烎”成了领衔9月的流行字,挑战着“囧”、“槑”的霸主地位。让人耳目一新是,“烎”一扫以往无奈、孤独的落寞情绪,给网络上的“一字流行”加载了一份“斗志昂扬”的情绪。

网民意气风发,“烎”取代“囧”

去年年底,“囧(jiong)”、“槑(mei)”、“靐(bing)”为首的“一字流行”席卷网络。本义“光,亮”的“囧”,“梅”的异体字“槑”,原指雷声的“靐”,因为形象“超赞”,成了网络中指代倒霉、不济、被震撼的专用字。不过,一夜之间,“烎”迅速挤掉了“囧”的网络“怪字”领导地位,成为9月以来第一牛字。有意思的是,“烎”和“囧”的本义相近,都是“光明”的意思;但它那副“站直了开火”的形象,被网民解释为“遇强则强,斗志昂扬”的进取精神,一改“囧”时期的无奈。

“烎”的“一字流行”,始于不久前的一场游戏挑战赛。一个自称“烎”的游戏团队,在全国比赛中挑战实力明显占上风的冠军团队,尽管最终落败,却始终斗志昂扬,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很快,“烎”成了“奋斗向上”的代名词。“我们需要烎的精神。”国庆前夕,网络论坛上的很多帖子,甚至用“烎”和“雄起”、“棒”等一起,形容迎接60大庆的自豪感。

网络怪字这么用,尽管颇有些另类,却不难理解其中的朴素情怀和草根智慧。从去年“80后”批判“90后”的“火星文”有损语言文字纯洁,用“囧”、“槑”、“靐”表达失望;到2个多月前因为游戏停服,无所事事闹出的“贾君鹏”;再到集体跟帖个个说“寂寞”,网络上的集体情绪里有现实生活的投影。“当今人们的情感比以前复杂,于是把一些故纸堆的字挖出来,用一种遥远的复杂来表达生活感受的复杂。”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梁永安分析“烎”字流行时说,民间智慧拥有“超大的底盘”,“新一代‘发明’的字词,从一个侧面体现出属于网络时代的幽默和文化积累。”

和“囧”流行后有人排演“囧剧”、举办“囧展”相似,“烎”也从网络延伸到了现实。“烎文化衫”的图案,是一面五星红旗加一个大大的“烎”,成了很多年轻人追捧的时尚。

古字新用“复活”,是符号而非文字

和“烎”同时走红的,还有“嘂”、“玊”、“氼”等一众怪字。“嘂”是4个口在叫,读作“叫”,意思是“大叫”。“玊”指玉有瑕疵,读作“粟”。“氼”的音和意则都同“溺”。只是它们都没有“烎”的风头来得劲。

想在字典里找到“烎”并不容易,1992年版的《新华字典》和2002年增补本《现代汉语词典》中,都没有这个字。在每天通过网络自动更新的输入法中,要打出“烎”,也要翻过数页,才能在一堆生僻字中找到。而且显示出的版本有的是“开”加“火”,有的则是“干干”加“火”。

 

“网络的盛行也就是最近10年的事情,目前要说网络新字开始‘洗牌’传统文字为时尚早,只能算作一种试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志基表示,尽管近年来时不时冒出网络怪字,但并不意味着这些怪字真的将“复活”,难说它们的生命能有多长。

从甲骨文延续至今的汉字总量超过2.4万,目前活着的只有三四千字,即便一般的人文学者,掌握的也不过6000字左右。专家表示,套取古字字形,赋予音、意、形的当下意义,与其说是在“洗牌”汉字,不如说是用新眼光想象汉字的“表情”,将汉字当作表意的符号。就像1982年诞生的第一张计算机笑脸“:-)”一样,更多的学者倾向于将其当作符号而非文字。

字义词义从活用到确定,不仅需要特定范围和特定语境的认可,最终的“固化”还需要公众集体接受。就像“特”字本义是“公牛”,如今却成了形容词。刘志基说,网络虽然让更多的民间智慧有了表达平台,但这些智慧最终是否被认可和接受,需要经过网络上下更大范围的筛选。“一字流行”能走多远,是个问号。

来源:文汇报

编辑:施力维

和“囧”流行后有人排演“囧剧”、举办“囧展”相似,“烎”也从网络延伸到了现实。“烎文化衫”的图案,是一面五星红旗加一个大大的“烎”,成了很多年轻人追捧的时尚。

古字新用“复活”,是符号而非文字

和“烎”同时走红的,还有“嘂”、“玊”、“氼”等一众怪字。“嘂”是4个口在叫,读作“叫”,意思是“大叫”。“玊”指玉有瑕疵,读作“粟”。“氼”的音和意则都同“溺”。只是它们都没有“烎”的风头来得劲。

想在字典里找到“烎”并不容易,1992年版的《新华字典》和2002年增补本《现代汉语词典》中,都没有这个字。在每天通过网络自动更新的输入法中,要打出“烎”,也要翻过数页,才能在一堆生僻字中找到。而且显示出的版本有的是“开”加“火”,有的则是“干干”加“火”。

“网络的盛行也就是最近10年的事情,目前要说网络新字开始‘洗牌’传统文字为时尚早,只能算作一种试验。”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志基表示,尽管近年来时不时冒出网络怪字,但并不意味着这些怪字真的将“复活”,难说它们的生命能有多长。

从甲骨文延续至今的汉字总量超过2.4万,目前活着的只有三四千字,即便一般的人文学者,掌握的也不过6000字左右。专家表示,套取古字字形,赋予音、意、形的当下意义,与其说是在“洗牌”汉字,不如说是用新眼光想象汉字的“表情”,将汉字当作表意的符号。就像1982年诞生的第一张计算机笑脸“:-)”一样,更多的学者倾向于将其当作符号而非文字。

字义词义从活用到确定,不仅需要特定范围和特定语境的认可,最终的“固化”还需要公众集体接受。就像“特”字本义是“公牛”,如今却成了形容词。刘志基说,网络虽然让更多的民间智慧有了表达平台,但这些智慧最终是否被认可和接受,需要经过网络上下更大范围的筛选。“一字流行”能走多远,是个问号。

来源:文汇报

编辑:施力维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